閱讀。早起的貓頭鷹

愛死羅輯思維裡的一句話: 「死嗑自己,愉悅大家。」 於是立志當一個喜歡貓頭鷹的普通人。

《理智斷線》-為什麼會生氣?

發布於

【1970年百事可樂挑戰】

這是一場讓民眾在不知道品牌的情形下進行盲測實驗,

每組民眾都分別喝了 2 杯無標籤的可樂,讓大家選一杯自認為最好喝的,

受試者大多喝過可口可樂、也非常喜歡可口可樂,

所以大部分的人喝下後,

都篤定自己喜歡的那杯就是可口可樂,

但沒想到的事、拿開標籤後卻有非常多的人其實是喝下百事可樂。


研究人員發現,人們比起自己的味覺,其實更傾向於品牌。

接著、問題來了,

這樣的事是壞事嗎?


《前額葉-非理智的剎車》

位於大腦前方、我們的額頭處,掌管著我們的理性、思考、情緒等具備人性的部分,

也是我們比其他動物發達,能被稱為萬物之靈的部位。

一般來說憤怒、衝動,我們都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平息下來,

就是依靠此處幫我們踩剎車。

但如果一段時間憤怒仍無法抑制,就很有可能是前額葉沒有發揮作用。

也有研究指出前額葉皮質功能不佳的人,容易變得易怒、暴躁。


但、前額葉也是人類最先老化萎縮的地方,比海馬迴還快。


回到前面所說的可樂挑戰,如果我們給前額葉受損的人進行相同測試,

他們會覺得自己就是喜歡百事可樂的味道,也會認為自己的判斷與品牌無關。


乍聽之下,這樣的人似乎很有主見,不受品牌左右相信自己。

但其實他們大腦已經處在失控的狀態下,已經無法配合周遭環境來改變自己了。

從好的一面來看,這表示他們不會屈服同儕壓力;但反過來說,他們根本不會配合同儕。


能夠感受到同儕的壓力,代表著社會化程度較高;

既然已經感受不到他人眼光,

自然就容易做出讓他人困擾的事,

與其說是執著於自己的思考,不如說、

他們已經做不到「不該說的不要說」,或是「先聽聽別人怎麼說」的狀態了。

一副老腦袋,於是「越老越頑固」、認為「XXX人都很爛」。

《攻擊-化學物質反應》

前面說前額葉皮質變差的人,無法控制憤怒的情緒,

那麼前額葉皮質過於活耀的人是不是就會比較好?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前額葉皮質過於活耀、不但仍會對別人進行攻擊性的言語與行為,

而且更可怕的是會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正義的,

基於「正義感」的制裁行動不但激烈,會更衝動,

還會與腦內物質-多巴胺結合,讓大腦感到愉悅。

多巴胺又稱為快樂賀爾蒙,屬於興奮性神經傳導物質,


因為快樂、所以停不下來,

因為快樂、所以可能會為了獲得這種感受,

而尋找更多的正義行為、尋找更多快感、尋找更多的多巴胺。


根據觀察,開的車越高級,就越容易對行車時一些小瑕疵進行制裁,

原因在於駕駛高級車容易讓人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所以可以查覺到、駕駛卡車之類的大型車輛也比較容易對輕型車逼車,

這種我比你「高級、強大」的意識,是睪固酮的特色,

讓人誤以為自己正變身成超人的來源,也讓「正義魔人」出沒。

《由愛而生的憤怒》

還有一種憤怒,來自於控制。通常會來自於身邊最親近的人、家人,

「我這麼做是為了你好。」

這句話有沒有錯?當然直白翻譯是沒錯,但這種過度濃烈的感情,其實是催產素在作祟。


催產素被人稱為愛情賀爾蒙,

是一種能讓大腦感受到愛、產生親密、建立人際關係的一種賀爾蒙,

但催產素會同時愛與恨兩種相反的情緒,產生我把你當成自己人、

所以,你應該要遵守我的規則。也正因為是自己人所以更不能原諒。


不准違反我的規定、不准隨心所欲,在催產素的作用下,

開始忽略其實每個人都是與自己完全不同的個體,

這其實是非常麻煩的機制。因為從客觀的角度來看,

當事人會認為自己的行動相當合理,因為自己必須守護這段關係,

甚至能看見某種「我是在執行社會正義」、「維護和平」的強烈正義感,

強化團隊的和諧轉換成行動,更可怕的是還會對弱者進行無情的攻擊。


所以恐怖情人就此誕生,有愛、有我這麼珍惜你、

我被「逼得」只能以暴力作為解決手段,我只是在管教、只是在教小孩,

卻忘了真正的珍惜是不可能會對家人下手,這正是催產素帶來的負面影響。

越愛、越恨。

《我覺得我是憤怒的一方、我該如何做》

首先,必須要清楚知道一件事,

憤怒的人很少會察覺自己的問題,

因為認為自己是合理的一方、是人類找到對大腦最輕鬆的理由。

只要自己合理,就沒必要再繼續想下去了,接著不斷說著歪理、或是惱羞成怒。

如果繼續忽視自己的憤怒,大腦當然會不斷惡化下去,

好消息是、人的腦袋是一種可塑性極強的器官,

也就是說隨時可以砍掉從練,前額葉是有機會訓練的,

從事一些能讓自己認知帶來負荷的事情,

比如認識新朋友、學一樣樂器、或是跟小孩玩一些最近流行的遊戲,

尤其是學習安全依附者的思考與行為,

觀察對方為什麼不用怒吼也能溝通的經驗。

初期即使只是做些散步的輕鬆運動也很好,

保持外出、社交行為,增加溝通與認知的深度,便是讓腦袋不會老化的方式。

《我覺得我是受氣的一方、又該如何呢》

首先,必須告訴自己,

生氣是一種完全自然、成熟的情緒,是與生俱來的保護機制,

是腦袋正提醒你該準備戰鬥、還是該準備逃跑的徵兆,

一個受人尊敬的人,必是懂得適時表露出自己情緒、

又能獲得他人的真心的人,因此不要把生氣汙名化。


接著要學著如何「發怒」,學著應付自己及對方的怒氣,

這邊所謂的應付,當然不是一句「你媽死了」、或是「我去死好了」極端的話嗆回去,

而是要練習把對方丟過來的語言和態度拋回去。


仔細觀察對方、先閱讀對方的想法,巧妙的使用語言去溝通,

有些技巧高明的人,甚至能將對方的憤怒化為笑料,讓對方冷靜,

再予以反擊。


好的發怒是將不容妥協的部分跟心情傳達給對方,

壞的發怒是將任性將滿腔怒火隨便發洩在對方身上;

因此學習好的發怒,就是必須練習的第二步。


這也是學校裡很少學的,在國外、學校不只教導學生霸凌的不當之處,

也有利用角色扮演讓大家練習如何反擊,如何巧妙的利用語言保護自己。

因為不懂得生氣,最後的結果就是被壓榨,說不定還有被洗腦的危險。


試圖用生氣控制他人思想的人都有項特徵,

那就是剛開始的時候,會對聽話的人很溫柔,藉此取得信任。

但過了不久後只要對方表現出反抗的樣子,或是自己有了想法,

控制者的態度就會大變,透過鞭子與糖果反覆操作,

建立起支配關係,剝奪他人思考的方法。


當一個人被洗腦到只會服從,就會覺得不思考比較輕鬆,

例如家暴,以為只要遵守家裡的「規則、嘗試、習慣、現狀」後,

自己的日子會比較好過。更有甚者、會把「異質」當成擾亂和諧的分子,進行攻擊,

最後不是被消滅,就是被同化。


也因此第三步,就是要養成「只要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我絕不善罷干休」的態度,

也應該讓別人知道自己是個不輕易妥協的人。


最後、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生氣的法則」,

語言是一種絕大部分取決於後天學習,在現今社會非常值得,

對於不習慣在語言上反擊的人就要慢慢擴充「反擊語句庫」,

不習慣代表在對話這方面所下的功夫仍不夠多,

了解更多話語、就更有可能解決以後遇到的問題,

記住各種不同模式的生氣狀況,並用自己的方法想像、驗證、練習,

看是要以充滿智慧的話語回應、或是毒舌卻充滿幽默的方式反擊。


有些人就是能用短短幾個字堵住對方的嘴,

有些人則是能讓敵人破怒為笑,但無論哪一種,

都可以發現最後都有這一種共通點、不傷人,

不傷人的發怒是最重要的武器。

想要學著生存,就要學會《發怒》,

推薦給大家這本書-理智斷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