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因違反社區約章被隱藏

【诉状】毁谤 污蔑 言辞侮辱 骚扰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作者精選

通过查证,此@中華民國遺民 的首页悍然写着如下字眼:

🦈光黃俄賤種 驅逐馬列 恢復中華!

这难道不是直接违反Matty有关宣扬暴力,人身威胁的规则吗?

且此人言论中曾经多次出现【费拉睾猾】(睾在这里是生殖器官用语)【虫且扎堆的地方 除了💩以外 还能有什么?花钱买这玩意 有点不值得】【海外🐶猾】【洼地人】这类歧视性和仇恨言论。此公更在其:

迫使他们自由!

在中共没有被推翻前,自由主义者们只能颅内自由!


公开宣扬大屠杀制造自由等极端暴力仇恨言论。

现本律师公会按照matters有关仇恨言论,宣扬暴力,人身威胁,侮辱,诽谤,多次故意提及性器官等言论发起诉讼,希望建筑师能够进行公正的判决。


以上。

【诉状】@luxun 的诽谤与仇恨言论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https://matters.news/@hi176/馬特市訴訟制度3-0-由建築師陪審團取代-全民投票制-bafyreidutbv2hq4bwtj5qhznamfhhxz7kjkgtdkkrsxev5oknx4vvva3ve


而且诉讼3.0作为“法律",产生效力时间即使是【即刻生效】,也依然在方可成先生诉讼AOC的这些行为发生之后,其中除了纳粹旗帜之外,其他行为均已停止,根据法不朔及以往的原则,是否能用未来的法律判决过去发生的事情?这是matters打算推崇的法律价值吗?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2)“美国间谍方可成”是对本人的直接诽谤,严重侵犯本人名誉权。此人不仅在用户名中使用这样的诽谤语言,而且在帖子中也屡次诽谤,比如这里这里

证据严重不足。而且也毫无根据,按照matters惯例,之前无数人写过“五毛报告”“粉蛆报告”,“五毛狗”“五毛脑残“这类称呼满天飞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正常政治表达”不是吗?那有人了解过五毛本来的含义是什么?【收了共产党钱的人】,对不对?说这句话的人有实际举证对方收共产党的钱,并且贴出收据吗?显然没有。但是这种说法依然直到现在都甚嚣尘上,并没有人因此受到惩罚,大家默认这不是【诽谤,严重侵犯本人名誉权】。那凭什么比【五毛狗】【粉蛆】这种显然已经有侮辱性意味的词汇轻许多,甚至完全中性的【美国间谍】说法就要被制裁?那是不是以后说别人【粉红】【收阿爷钱】【民族情感爆棚】【跪舔党国】【义和团】全部都要按诽谤罪统统封号惩罚?

本律师认为@AOC 此处完全无罪。

(3)此人将这些诽谤的帖子恶意关联到我的作品下方,是对关联文章功能的恶意滥用,且我没有办法取消关联。

之前的判例确实有相关说法。但是经过查证和之后的判例,仅仅关联他人作品被无法被认定为骚扰,必须得是【反复关联,反复@, 反复恶意点赞,反复打赏】全部同时存在,并且持续相对较长一段时间才符合相关的【骚扰】判例。AOC显然不符合此类行为的具体说明。此处本律师依然做无罪辩护。

(4)此人的个人页面背景图是纳粹标志,这是世界主流社交平台禁止使用的仇恨标志。例如:Twitter的规定在这里

matters目前并无关于【仇恨标志】的相关规则,直接用twitter的规则用在这里属于【长臂管辖】,不符合任何正常的司法程序。另外提醒诸位,出于【讽刺,文学作品,比较,批判言论表达】等目的使用纳粹【符号,语言,文本】在目前对纳粹方面法律最严格的德国,是不会受到惩罚的。国家电视台经常会有各种纳粹符号会出现的讽刺类小品,民间也一样会有很多此类文艺作品,并没有人因此被惩罚。@AOC 显然使用纳粹旗帜和口号的目的,是【嘲讽自由派,嘲讽自由派意见领袖的类似希特勒一样的行为】,并且AOC在之后的解释里也同样补充了类比本身的含义,显然不符合仇恨言论的定义。

(5)此人就是此前因违反社区公约被封禁的“RedCheng的爸爸”(@johngalt)。结合他前后不停歇的各种违规行为,我们已经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来:该用户就是利用社区的各种功能(例如标签主理)和尚不完善的地方(例如无法去除关联),蓄意放大自己的攻击和仇恨言论。这样的用户,不仅严重侵犯了本人的个人权益,更伤害了社区的讨论氛围。因此,本人请求matters站方永久封禁这名用户,删除相关诽谤和仇恨言论。

这就完全是对@AOC 的恶意揣测。即使假设两者完全是同一个人。其上一个账号封禁到重新注册这个新账号中间间隔时间也隔了数月。【专业洗版】如爱心哥一般都是被封之后立刻就回来的。这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蓄意】的行为。倒是方先生的这个说法很可能已经构成了他自己要诉的【恶意诽谤】的罪名,假如这个罪名最终被成立的话。

以上。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这种说法类似把人扔进毒气室,然后说“大不了他被Zyklone B毒杀之后很快就重开北欧了,留他活着可是会损害元首的名誉的,是有政治危险的,尤其是在帝国处于危亡之际啊” 一样。

为用户@AOC的辩护书 (文本)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https://matters.news/@hi176/%E9%A6%AC%E7%89%B9%E5%B8%82%E8%A8%B4%E8%A8%9F%E5%88%B6%E5%BA%A63-0-%E7%94%B1%E5%BB%BA%E7%AF%89%E5%B8%AB%E9%99%AA%E5%AF%A9%E5%9C%98%E5%8F%96%E4%BB%A3-%E5%85%A8%E6%B0%91%E6%8A%95%E7%A5%A8%E5%88%B6-bafyreidutbv2hq4bwtj5qhznamfhhxz7kjkgtdkkrsxev5oknx4vvva3ve


而且诉讼3.0作为“法律",产生效力时间即使是【即可生效】,也依然在方可成先生诉讼AOC的这些行为发生之后,其中除了纳粹旗帜之外,其他行为均已停止,根据法不朔及以往的原则,是否能用未来的法律判决过去发生的事情?这是matters打算推崇的法律价值吗?

大家好 Matters律师公会今天正式开始运营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回覆
Janzen@Janzen

确实,普通法的运行成本很高在于它的流程上的程序要繁琐的多。看Matty打算如何改革了。陪审员的选择是在一个符合陪审员条件的pool里随机抽取的,每次不能是同一群人,希望到时候Matty能够理解这套系统的运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