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于思考的神仙

简单自我

幼儿园回忆录

我几乎从来没有回忆过幼儿园的生活。实际上我是有记忆的,尽管年代久远,记忆可能残缺不全,甚至也许已经发生了错乱。但是它们就是在我的脑海里存在着。

我已经有孩子了。我现在还能教孩子很多我幼儿园时候念过的儿歌。『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孩子抱公鸡;你拍二,我拍二,二个孩子肚子饿;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孩子爬高山;你拍四,我拍四,四个孩子写大字;你拍五,我拍五,五个孩子学跳舞;你拍六,我拍六,六个孩子切猪肉;你拍七,我拍七,七个孩子坐飞机;你拍八,我拍八,八个孩子吹喇叭;你拍九,我拍九,九个孩子喝老酒;你拍十,我拍十,看看谁是蒋介石。』这属于比较普通的儿歌。还有一些,其实是很不适宜的。『冬瓜西瓜你傻瓜,傻来傻去就是他,他的屁股会开花。』『东南西北,你家有鬼。』『红旗飘飘,肚子幺幺,你妈生个孩子喜夭夭。』这几个我是不会再教给我的孩子了,尽管它们是我的童年记忆。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大约是在84年,虚岁5岁。对第一天去幼儿园的场景,仅有一个非常非常模糊的印象了。我留下的印象大概是:对陌生环境的恐慌,害怕,强烈的不适应感。

幼儿园其实离家里有点远,至少我觉得比我在小学,比我在中学可能还要更远。当然也许是因为我那时候还太小,会把很近的距离也看得很远。去幼儿园,出了家门要右转(往西走)走到一棵大榕树旁边的时候,开始下坡了。然后沿着左侧往下走,在一家房子的边缘有一排石板路,走出去以后大抵就来到了田埂路。但是这个田埂路应该蛮宽的,大约有两三米宽。往前走一段距离会遇到一个竹器厂,里面有一个工人是浙江人。再往前走一段路,右拐一段就来到了我们的幼儿园。我们去幼儿园也是要下一个坡的。

幼儿园的大门是两扇大木门。进去以后会有两个水泥的滑滑梯,旁边是阶梯。大门的右侧是老师的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些给孩子们的玩具。在幼儿园的北侧是有三个教室,分别是小班、中班、大班。在教室的末尾,有一个大土堆,再往前是一个老教室,我们下课时候可以看到里面有不少破桌椅。教室的南侧是一个大院子。到了冬天,纷纷有很多孩子们会带着屋子里的长条椅出来晒太阳。大院子的西侧应该是绿地,种满了一圈的冬青。还有一个钢铁建筑,上面有吊环,还有爬梯状的东西,供小孩子玩乐。厕所在最西侧,一排站立式的便池。我不记得有没有蹲坑。我在小学幼儿园阶段都没有在学校里上过大号。

我们小班时的一个老师,就叫A吧,好像是生孩子去了。直到我们大班的时候,曾经回来过园里一次。但是并没有再带我们了。似乎小朋友们对她的印象特别好的样子,大家似乎很喜欢她。所以当她回到幼儿园貌似做客的时候,还有很多小朋友貌似还去偷看。

幼儿园其实也上课学习的。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上数学,5可以分成2和3;4可以分成2和2;……我实在想不起来语文都学了什么。也许是在学汉字?因为幼儿园毕业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有考过一次试的。我语文和数学都考了满分。那大概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考试,第一次考满分。好像是95分以上有什么奖励。我的同学zy好像考了94分,非常不爽的样子。

那时候的游戏很简单。课间的时候,经常有小朋友们跑到冬青下面坐着,玩卖西瓜的rpg扮演游戏。还有就是追及游戏。一个人在前面拼命跑,另一个人在后面拼命追。官方一点的(老师带着玩的)那就是丢手绢吧,还有老鹰抓小鸡。还有就是『老狼老狼几点钟』,我记得是好像喊三点钟的时候老狼就可以抓人了。我脑海里现在仍然能够浮现出A老师带我们玩这个游戏的场景。追及游戏还包括了男女之间的互追。应该都是男的追女的吧。zy同学很喜欢这个游戏,而且还给这个游戏起了个名字叫『抓结扎』,那时候的游戏也有这么强烈的政治色彩。

那时候大家还很喜欢玩四角板。找纸折成四角板后,往里面垫个硬东西,然后就互相摔。一个人的四角板放在地上,另一个人的四角板就去摔它。如果能翻个个儿,对方的四角板就归你了。

我们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了帮派。我记得在幼儿园里有两帮同学,课间就不断的斗来斗去。这个事情让我后来一直想写一个帮派的小说。踌躇满志的想写一篇长篇小说。多少年过去了,我也没有写成。我想这个帮派的事情会不会是受武侠小说的影响。当时古惑仔还远没有出现呢。

每年的过年的时候都会有采茶灯的活动。好像会从园里挑几个小朋友去参加这个活动,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过。

而到了六一儿童节,我们每个人要带上一定数量的大米到幼儿园交给园里,然后园里再给大家发清汤粉。每个教室大概会做一番布置,会有很多游戏。大家玩了之后就可以回家。

85年的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是我生平以来第一次经历大雪。之前只见过冰棱子(只要把一碗水放到户外,就可以在早上见到一层冰——其实那个时候应该也是挺冷的吧)于是我们小朋友们便被提前释放回家了。我回到家的时候,父亲也在家。不知道是在做表还是在干嘛。

那时候要贴小红花。我记得教室的墙上会贴一张红纸,然后写上所有小朋友的名字。如果要表扬某个小朋友,大约就会在他/她的名字后面贴一个小红花,以资鼓励。我能记得的名字:『陈妙』『陈静』『陈净』(陈净是个男孩子,陈静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非常野蛮的女孩子,我记得我似乎曾经被她推过)壮壮,zy,cbf,(zy和cbf后来成为我高中同学。zy更是在高中还做过我同桌)

我觉得幼儿园最大的遗憾可能是从来就没有合过影。快毕业的时候倒一直说要拍照拍照来着。但是因为天气原因,所以一直拖到最后也没有拍成。

幼儿园其实是拆后重建的。可能是在中班的时候。当时幼儿园搬到另外一户人家那里。幼儿园老地方则拆掉重建。直到大班之后才回去吧。

可能在小班的时候还有大人送去幼儿园。那时候大人走的时候还会非常难过。等到后来逐渐的就自己去上幼儿园了。爷爷有时候骑车上班的时候会送我去。

那时候的小朋友们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的心灵手巧。我记得他们会做火枪,拿自行车链条来做。会做滑板,只要找一块木板,再找一些轴承大概就做成了。不知道他们那里来的天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