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大叔

文字工作者,迷途小書僮。興趣廣泛,喜歡旅遊,踏足50個國家地區。

白堊——法國香檳的秘密,也是藝術家的靈感源泉

 (編輯過)
東京奧運剛完結,話題隨即轉移至2024年的巴黎奧運。我曾與巴黎有兩面之緣,均是工作緣故,第一次是經巴黎到法國中西部城市參觀Cyfac單車廠,第二次則經巴黎到北部香檳區參觀Ruinart香檳酒莊。
Ruinart香檳酒莊

東京奧運剛完結,話題隨即轉移至2024年的巴黎奧運。我曾與巴黎有兩面之緣,均是工作緣故,反而巴黎沒有太多時間慢慢感受。第一次是經巴黎到法國中西部城市都爾(Tours)參觀Cyfac單車廠,第二次則經巴黎到北部香檳區蘭斯(Reims),這裏是香檳酒莊的集中地,在附近繞一圈,不難看到Veuve Clicquot、G.H. Mumm、Piper-Heidsieck、Taittinger、Pommery等香檳莊園,而我參觀的是Ruinart香檳酒莊。

關於Ruinart香檳的故事,或許應該從它的發源地Reims說起。本篤會僧人Dom Thierry Ruinart出身名門,他曾與僧人及釀酒師Dom Perignon在修道院共事,幫助Dom Perignon一起釀酒,從中也掌握釀造香檳的訣竅。在遊歷歐洲及與上流社會接觸的過程中,他預言香檳將有非常好的前景,便鼓勵侄子Nicolas Ruinart發展香檳事業。當時,法律規定只有裝在木桶的葡萄酒才可以運輸,這使得香檳不能遠銷到其他地方,因為木桶不能儲存氣泡,變相令香檳只能在生產地銷售。所以對紡織商人Nicolas Ruinart而言,香檳最初只是贈送給買布顧客的小禮物而已。

後來當地人請求國王路易十五改變法令,最終於1728年廢除葡萄酒只能用木桶運輸的法律。Nicolas Ruinart彷彿看到香檳前景,旋即在翌年創立Ruinart,成為最古老的香檳酒莊,算是完成叔父Dom Thierry Ruinart生前的願景。1730年,這種帶有氣泡的葡萄酒開始走出香檳區,Ruinart香檳也很快取得巨大的成功,到1735年,Nicolas Ruinart甚至結束原本的布料生意,Ruinart成為純粹的香檳酒莊。之後品牌一直續寫著香檳傳奇,成功傳至美洲和亞洲等地區,成為著名香檳品牌之一。

香檳酒窖由城市地下古老的白堊礦井改建而成。

香檳的出色,自然與其產區的地理、氣候關係密切,當然這裡的白堊(CHALK)土壤也有很大的貢獻。據Ruinart的工作人員介紹,巴黎和香檳區在千萬年前曾是一片汪洋,海洋消失後,留下大量的貝類沉澱,這種白堊土壤有很好的吸水性,能保持適當的濕度,是種植葡萄的理想地方。種植之外,當地的人們又利用白堊質土壤來建築地下酒窖,因為白堊岩洞涼爽恆溫,全年保持在11度左右,濕度更達80%甚至90%以上,為香檳熟成提供非常理想的環境。

許多香檳酒窖都是由城市地下古老的白堊礦井改建而成,Ruinart也不例外,更是第一個利用白堊岩洞熟成香檳的品牌。原本的地窖有過千年歷史,由於依然保留著白堊岩地窖的原始狀態,1931年更被法國政府列入文物保護。在Ruinart位於Reims的酒莊地下,工作人員帶領我參觀品牌的白堊岩酒窖Crayeres,她介紹說酒窖最深達地下38米,長度據悉更達八公里,當然我只參觀很短的一段距離。酒窖四周以鈉光燈照明,因為這種泛黃的燈光沒有紫外線,不會對香檳造成影響。

在參觀酒窖的過程中,工作人員不斷強調白堊(CHALK)的重要性,它既是Ruinart歷史的見證,也是品牌香檳有如此出色品質的關鍵元素之一。在種植葡萄及熟成香檳等實用功能之外,白堊也為蘇格蘭藝術家Georgia Russell帶來靈感,她在參觀白堊岩酒窖後,創造出最新的裝置藝術作品及Ruinart香檳酒樽裝飾。

白堊岩酒窖Crayeres一望無際。

Ruinart by Georgia Russell

早於十九世紀晚期,Ruinart已表現出對藝術的熱愛。1895年,品牌找來當時最出色的捷克插畫家Mucha,手繪一幅充滿現代感的海報。時到今日,Ruinart依然與當代藝術關係密切,參與Art Basel等國際藝術盛事,也不時找來不同藝術家合作,包括室內設計師India Mahdavi、法國設計師Emmanuel Dietrich、荷蘭設計師Maarten Baas等。早些年,法國設計師Herve Van der Straeten和荷蘭家具設計師Piet Hein Eek也為品牌旗下Blanc de Blancs香檳分別打造冰桶和香檳木箱,蘇格蘭藝術家Georgia Russell則受品牌的白堊岩酒窖所啟發,創造一個香檳酒樽的裝飾,以及全新的裝置藝術。 

 Georgia Russell先後在University of Aberdeen和倫敦Royal College of Art學習藝術,現於法國工作及生活,作品曾於多間美術館展出,也被巴黎Centre Pompidou及倫敦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等美術館收藏。她自小已喜歡畫畫,試過版畫、素描甚至影像等不同藝術,最後選擇以cutting進行藝術創作。「我並沒有特意選擇cutting,當我想有進一步想法時,這個念頭自然而然就產生了。當我利用cutting創作一件立體的作品時,感覺比漂亮的畫畫作品更直接,更栩栩如生。」

從1998年開始,她開始利用書籍、照片、報紙等不同的媒介進行cutting創作,當年歐元貨幣出現,她還利用紙幣做成一隻死蝴蝶。「每當看到能令自己產生情感或記憶的書籍、照片時,便想將其轉化成一個作品,將原本的美麗放大,將身邊容易忽略的事物再呈現眼前。」這種創作方法表面上是藝術家在破壞原有的書籍或照片,然而Georgia Russell從中也為作品帶來新生命,轉化原有作品的特性,並賦予作品新的定義,如她所說,是一個Lost and Gain的過程。

Georgia Russell為Ruinart創作的香檳盒。

「我們居住的環境正在被污染、大自然也不斷被破壞,當然做這樣的題材時,就會挑選特定的紙張或照片,通常是風景照片,對照片進行重新建構,去表達背後愛護、珍惜自然環境的信息。 」即使撇除作品背後的信息不說,也不得不佩服她精細的雕琢技巧,巧妙地利用手術刀結構平凡的物料,令其變為充滿動感而複雜的藝術作品,當她將自身的感覺融入創作時,自然令作品更具意義。

Georgia Russell不是故步自封的藝術家,除了創作手法愈趨抽象化,也嘗試以簡單的創作去帶出深層的意念,與Ruinart的合作算是一個例子。首次和香檳品牌合作的她,參觀Ruinart的白堊岩酒窖時,深深對白堊岩洞的歷史與質地所著迷,她亦受此啟發設計一個白色盒子,藉此表達出白堊岩洞的質地。盒子裡有一個用金屬切割而成的裝飾,當光線灑在香檳上,更能突出Blanc de Blancs的金黃色澤。與此同時,她還根據Ruinart的古老文獻創作一個紙質的裝置作品,希望能與Ruinart的歷史聯繫起來,將那些古老而又價值的東西, 呈現在人們眼前。 

·原文見於2014年《號外》雜誌,有所增減。

·圖片來自Ruinart網站:https://www.ruinart.com/en-uk/experiences/cellars-visit-reim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國系列之十七】以身體作無聲抗議 劉勃麟的隱形攝影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