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一个自认年轻的人,喜欢写作、喜剧和炒饭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umaleiyang

作为文字的诗|Slut Bitch Virgin and Mother(fucker)+外一首

作为女性的写作

The S Word

这种鸡一直存在着

我在枕头上,找到它的羽毛

有时很甜,有时带着人血

我问自己何时受伤过

天突然亮了,火车已到站

鸡比我先跳下巨大的台阶

检票口的年轻人,等待飞来的蒲公英

他血红的嘴唇,今晚用力地抿


The B Word

低下身体,往前看

哪里都是海滩

都是沙子,争先涌入缝隙

又寻着快感溢出,徒留腥臭

它们住在坚硬而笨拙的壳中

它们的哲学只有开合

我真害怕自己,如果站起来

踩着这一层层绵软的尸体

能否尿下去


The V Word

她一开始就想停下

但其他事情,更不可忍受

于是每周三次,飞艇穿过暴雨

在腹地,掠取圣遗物残片

我以为我是骄傲的指挥官

以为手指的金属腥味

能证明她,已如浆果成熟

忘了银色的清晨里

她曾独自穿过羊群

耐心弄皱体内的史莱姆

黏液温柔,如我和她的相爱

恒久如钻,又清澈过眼泪


The M Word

她是无常的一部分

我却恒常地取代她

她洗碗、咳嗽、渗出乳汁

我讨厌这一切,然后习惯

她的接吻和做爱不如我多

我又输给其他人的女儿

只要输得够多

我就能配上她的伟大

我的孩子就敢惹怒其他孩子

在这无人记分的色情比赛中

为我赢回一局




镜子


注定在夜半两点,你进入泡泡糖

兔子被粉色吓走,掉落的尾毛照亮房间


房间平原住满盗贼,专偷下个月过季的雪

雪是天堂的祝福,定时刷新这和谐之家

让孩子更幼白,老人的坟墓更黑


借着珍贵的雪光,你把母亲遗传的罪

摘下清洗,直到妊娠纹磨开平整的皮肤

带有咸味的墨流出


那些无知的手指,就这样蘸着新罪墨

书写未来英雄的历史,歌谣传入森林

变奏成百年后,吓唬孩子早睡的童话


历史书的插图,是他收藏的相片

镜中她舔着指尖的番茄酱

没去看桌上的披萨和刀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作为文字的诗|27岁,有时以为是28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