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耳又

反殖民主义历史学生 专注于南亚研究 生活在西方世界, 阿弥陀佛 支持维族人的抗争

非洲灰色经济发展略考

發布於
在非洲旅行数月, 我得知拥有这样的技术和自由拍摄空间的人屈指可数。可这并没有妨碍我了解当地的性工作产业。

新冠病毒的扩散引发了人类集体的反思: 许多方面的科学技术达到了巅峰, 但公共卫生条件以及医疗资源分配在各地不均仍然堪忧。口罩居然也是全世界许多人不愿意接受的束缚。联合国之前有许多提倡发展的目标: 比如脱贫以及性别平等--而2020年让关心此类目标的人有种全军覆没的疲惫感受。

同时, 网络以及摄像技术使得许多美国的女性纷纷选择加入"虚拟"网络性工作者行业。一个名叫onlyfans的网站非常火爆: 付款的粉丝可以获得他们心目中女神的加密艳照。

而在非洲旅行数月, 我得知拥有这样的技术和自由拍摄空间的人屈指可数。可这并没有妨碍我了解当地的性工作产业。我不仅接触到了曾经有外来女性性工作者停留过的旅店, 我还亲眼见到了当地站街的性工作者。她们站在马路上安静地等待客户; 身后停着一辆又一辆的车。她们彼此之间不说话, 隔着一辆车的距离。她们身穿各种颜色和款式的衣服, 并且一点也不土-- 埃塞俄比亚首都Addis Ababa虽然有各种不方便之处, 但时髦的衣服以及当地人精心打扮的骚魂是毫不逊色于任何其他国家的首都。而最让我吃惊的是,与那些一同站在一起的直发卷发女性中, 还有一位矮个子女性穿戴穆斯林头巾站街。这个景观让我重新定义了我对伊斯兰文化的理解。后来试图在网上寻找相关的资料, 在推特上看到有一些其他信仰的尼日利亚人会以此攻击本国穆斯林宣扬本族群女性戴头巾但背后还卖淫的"虚伪"。

我还认识了非洲部分当地男性的通透与圆滑: 其中一些游手好闲的人希望接触到寻欢作乐的女性用钱把他们包下来。我收到过他们明里暗里的秋波, 并且也曾怦然心动。不过考虑到荷包以及无法轻易割舍的感情, 并没有执意往方面发展。

倒是和一位男性一起在当地人开房的房间里接受了他给我的足部按摩。我们一起抽了他替我买的大麻。他教我怎么抽嗨--他的贪心态度让我感到很有"必须要一次抽嗨"的压力。叶子确实给我的感觉很放松。他和我聊了雷鬼音乐以及尼日利亚当红音乐。他长得并不好看, 可是年轻时靠着探戈恰恰等舞蹈, 获取过许多欧洲女性的芳心和欧元。可能也是疫情使然, 他并没有非常专心地撩我, 更多是希望和我抽叶子抽嗨然后说话。而我对于他聊的很多音乐文化话题感到陌生而遥远。我可以理解他聊的出发点, 但并没有来电。我们告别后我就不再接他的电话了。

我就来与旧日的华人朋友们聊起这里的见闻, 主要也是感慨华人女性人身安全保障似乎很薄弱。或者觉得这算得上很劲曝的桃色新闻。但这些华人朋友们的反应比较淡然。或许因为她们不希望显得自己太嫉妒这些人的消费, 又不希望显得太圣母?? 甚至有一位美籍华人男性听完我的烦恼后说, 这就是每个人都在考量的风险--- risk benefit analysis. 如果女性觉得这样做太危险, 她可以换地方或者老鸨。而老鸨也不需要太把自己当作什么救世主。听完, 我中产阶级的内疚感释放了一些, 但仍然会惶惶不安。

------

1月11日初稿。

5月19日完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