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宇(川西美校画画的)

80后,老愤青,有人找我请联系13608237066(五毛请勿打扰) 遇见最棒的小朋友!

当代媒体/公共平台的某些分子如何杀死公共讨论空间与扼杀民主

(edited)
不但要看他说了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

先简单陈述结论:脱离现实谈问题都是耍流氓!

首先左人,@Vikingtog (臭名昭著的马特市小丑)与他的朋友@红旗插遍全球 @AOC 等,没人会以他们的思想,政治倾向作为发泄情绪的点,包括网站的管理者也不会。但如果这些人说一套做一套,并认为别人也有毛病,那就是严重的认知脱节。

我们常常说,不要看他说了什么,也要看他做了什么。

合理的审判

如果全部按照@Vikingtog 那莫名其妙的逻辑,显然社会是要乱套的。请读者朋友们注意几个关键词,第一个叫“媒体”,第二个叫“公共空间”,第三个叫“扼杀”。

在互联网时代,不仅仅是美国社会有司法道德上的困扰,更有技术上,国防国安的考量。比如我们常常听到的“言论审核”。

首先不管是哪一种学派,也仅仅是提出问题,但最终解决问题的能力却不一定在学术界。众所周知,涉及到司法,出版,媒体,乃至教科书(教育)等等的思想灌输,包括互联网的公私属性,这些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明白的。

我相信即使是德国与美国的大学教授,也不可能仅凭理论就指导方方面面,这是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譬如对于媒体的讨论,“公共空间”(公有领域)和“私人空间”(私人领域)如何划分,私营传媒公司和公共财团法人传媒公司如何划分。流媒体,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又该如何划分,监管。不要说这面临着技术问题(互联网算法)也有像YouTube这样跨国公司所面临的世界各国文化差异,习俗等问题。

实际上像这些伪学院派压根不会考虑,只会采取对自己有利的说法来背书。

举一个现实的例子,比如@Vikingtog 此人有大量的小号,如@汉堡王市长@索多玛女拳 等,不仅大量制造垃圾文件,更是造成实际上网站的管理与其他用户的伤害,我们看到他口口声声要“纠正民主”,那么为何他自己反而利用这点来破坏他人发言,他人民主的权力呢?因此,在没有前因后果,以及具体事情之下,笼统的归纳一个问题,这就是不负责任,也不符合司法精神,更没有操作的空间。

空想的左人

正如墙内与墙外的互联网环境,其中墙内特指中国大陆所在区域。我们都知道中国大陆的网络审核之严格。2022年2月8日,知名二次元网站哔哩哔哩某位审核员因压力过大而猝死。

审核猝死

其中的原因在于,中国大陆的持续高压舆论环境与人民的不满,所导致“网评员,审核员”们工作量增大。由于中文的独特性,大量制造新词,如“三年大吃饱,十年大健身”(对应三年人为灾害与十年文革),使得算法与BOT程序都不能消除共产党认为的不良言论。因此人工审核仍处于满负荷状态。

而哔哩哔哩作为一家上市企业,公募公司。其资金、业务也不可能无限投入到人工审核之中。我们看到,即使在中国有不少高校教授,如清华大学许志永(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呼吁放开言论审核,仍遭受中共当局肉体摧残。那么,今天在海外讨论这些话题,不可避免的会一棒子打翻一船人。

比如墙内与墙外的言论自由程度,比如不同网站之间的技术层面与政治倾向。这些都不是空想空谈。正如在人民日报各个媒体账号下不能批评共产党一样,公权力肆无忌惮作恶,践踏《宪法》与人权(talk freedom),那么利用自由世界为独裁者宣传的行为,显然不合时宜。

其次,幸存者偏差原理,每个网站都有粘性用户与非粘性用户。有盈利作者与不盈利创作者。为何“知乎”的言论审核强度如此之高,动辄禁言三十-五十天,仍有大量政论性质的作者持续更新?皆因为用户粘性高(同类替代性软件不多)粉丝与讨论热烈。但这也导致他们不断发明“新语”(new speak,与共产党发明的新语为不同含义,仅字面意思)来规避审核,致使大量海外用户无法领会其语言涵义。

这也就带出来通篇文章所讨论的重点,话语权的问题。在没有话语权,媒体没有检查权力的国度,正如#徐州丰县事件一样,恰恰是海外各个媒体的报道使得中国政府开始被迫关注。

s

正如@Vikingtog一边喊着言论自由,一边大量刷屏侮辱用户的行为一样。碰到心口不一,双重标准的人或组织。试问一般读者如何保障自己的言论自由?试问一面制定规则,一面破坏规则,又该如何处理?

这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不但要看他说了什么。也要看他做了什么”。如果一味的以理论带入实践,很可能是被这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蒙蔽欺骗!


1. 我有绝对权力判定你的言论是否符合我的(主观定义下的)自由价值

很简单,单纯用户与用户之间无法做到封号甚至销号,正如市长的行为与语言严重不一致。除非马特市管理员出手,用户很难维护自身权利。因此,此命题为伪命题,单纯讨论主观与客观,这更是一个难解的哲学思考。

2. 我有绝对权力判定不符合自由价值的言论以及发言人的去向

人们通常以简单有效的价值观来判断是否为“民主自由”,即公权力与私人利益之间的冲突。单纯的公民与公民之间,有法律责任按司法程序予以解释,有第三方沟通与第三方进行交流。正如对待民主与自由的定义一样,不同人的定义自然不同,如中国共产党宣传民主不是“可口可乐”只有一个味道。既然中国共产党宣传中国大陆互联网民主自由,那么未必海外网民说“回到墙内”是一句讽刺的话。

如果心中认定大陆互联网不自由,那么讨论的重点应该是大陆,而不是其他用户,毕竟用户不是第一责任人。这个问句就是典型的倒因为果。

3. 不接受我的价值的人应该受到审查,或者遭受严格审查环境下的惩罚待遇。

实际上普通用户之间,仅以马特市举例。如何审查,成本如何,怎么执行都存在现实问题。假设有黑客技术,那么显然构成恶意伤害,法律责任、道德责任。但在更多的语境与具体情况之下,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左人如何说服与自己意见相左的群体?标准不是偏向某一边的。即使是民主也是各方势力的均衡与妥协,不可能做到百分百让人满意。

市长的萎雄文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即自媒体和社交平台的区别。对于马特市这样的小众网站而言,并非不可替代。正如在大陆不使用微信,钉钉等社交工具存在的现实问题。微信绑定银行卡支付,被封号之后余额无法转出。这样的背景之下,能够在微信平台发表不符合共产党审核的政治言论,背后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实名制身份证注册加中国大陆手机号)

而马特市则可以做到大部分情况匿名投稿,且尚未看到版权等具体情况。因此,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来此发言有强烈的政治倾向,或其他言论。其背后动机,心理行为都有待考证。如何仅仅因为用户的只言片语而进行封杀。正是这种复杂的文化,心理,以及使用习惯,内景审核等现实与网络的特点,才使得单纯地教条主义,是那么苍白与儿戏。

即使是马特市产品经理也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让用户满意,开发者尚且如此,何况是政治观点?而仅凭只言片语就加以判断,显然是非蠢即坏!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当代媒体/公众平台的舆论导向如何杀死公共讨论空间与扼杀民主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