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BoMr972

To the best of my recollections.

其实我不是恐婚



孤岛上的爱情,必有大陆或人群作背景——他们或是一心渴望回归大陆,或者原就是为了躲避人群的伤害。总之,惟在人群中,或有人群为其背景,爱情才能诞生,理想才能不死。

——史铁生《喜欢与爱》


也许过去的感情都比现在的真挚吧。你会遇见给你画了520只小动物的姑娘;也会遇见想方设法就想让你多待一会儿的人;也可能是你绕了大半个地球也还要说顺路的同伴。不管怎么样,问起这些人,都会回答你“我愿意”。但是到了现在,再问问自己,回答常常就变成了“我其实不是很愿意”,做每件事之前都要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事,能有什么回报吗?仿佛一切付出都该有所回报,看不到收益的事情,就不那么愿意去做了。就连看一部番出一趟门仿佛都得先自己掂量两下值不值。究竟变质的是感情还是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连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影子都还没见到。


过去有的时候,好像喜不喜欢也没有那么重要,只要能陪着,那层窗户纸有多厚又能怎么样呢?谁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生活,偶尔同别人的世界开个小窗口交流一下便能得到的欢愉,何必以改变两方世界格局的代价来获得呢?到头来委屈了自己不说,还弄得别人也难受。这个世界上又真的有几个人值得你自己断手断脚地去爱呢?


到后面我们不仅给自己加了条框,还给心里那个模糊的影子也加了一个边框。TA要XX、要XX、不可以XXX...就像要刚好才进水晶鞋的那个姑娘才能是自己的伴侣一样。当发现对方其实是削足适履来套进你的水晶鞋时,又要假慈悲地说上几句“不必这样”,却没想过那被砍下的血淋淋的部分也是那人的一部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够保有完全的自我去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什么承诺,也不用去把指引自己的那道光给掰向谁。愿意的话,说上几句话,就足够了。


也许只是懦弱或是什么,总是呆在自己的舒适圈里,而不愿意往外探出一步。小小的舒适圈并不能让我走出去多远。但总会有想让你走出去的人。而每次基本都在逃避,到了下一次也还是这样。也许会认为那个人真的很棒,但是一想到要离开舒适圈,就情不自禁又犯了老毛病。


假设将来有一天

有人跑过来跟我说

“我们结婚吧”

我会说

“我觉得我当不了一名合格的丈夫 更当不了一位合格的父亲”

她摇摇头

“不会的 我相信你可以的”

然后我们结婚了

如果我做到了

那么大家相安无事

如果我觉得自己没有做到

那么我的余生可能都要因此受自己的折磨

所以我只能逃





对不起这个月真的没想到多少东西

想想自己过去还是很渣

Orz.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