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

写字的,不见得比卖小笼包的高明

“平顶山刘玉琨事件”中的舆论众生相

 (編輯過)
首先摇摇羊脂玉净瓶里的水,把你们收进瓶中封住你的嘴,然后紫金葫芦隔绝外界的讨论,再用芭蕉扇煽风点火转移矛盾,府内宝物众多但都仍旧不够硬,论硬还得看墙上贴的急急如律令。



2021年12月28日晚,B站UP主“卦者靈风”发布歌曲《金银》。在高压的言论管控态势下,他借西游记金银角大王之典故巧妙地绕过审查,以戏谑又辛辣的语调讽刺了最近的“平顶山刘玉琨事件”。

歌词里是这么写的:

相传这金银心狠手辣图财害命,托他们的福,这山顶也不太平,肆无忌惮去为祸平民百姓,少了金银,能做的就只有求佛拜经。

歌词中的符号象征直指刘玉琨的遭遇。2021年12月10日,河南平顶山的15岁少年刘玉琨在微博发布视频,称自家在2017年因拒绝开发商的拆迁要求,本就残疾的父亲被雇凶殴打后住院。在视频发出之后,网易新闻调查报道说,刘父在2018年和2019年不堪其扰两次签订合同,开发商却又不按合同支付拆迁补偿,最后刘玉琨一家丢了房子,一贫如洗。

面对刘玉琨一家的索要,开发商声称:“没有你家的房子,你再告十年都没用”。2021年11月15日,刘玉琨的父亲去世,爷爷奶奶均因脑溢血躺在病床上,刘玉琨则辍学在家。

事件发酵之后引发轩然大波,网友们义愤填膺地想要讨一个说法。人民日报在12月17日紧急发文,称法院早已刑事拘留了殴打刘父的一行人,但对开发商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却闭口不谈。平顶山政府也称已经将刘玉琨一家妥善安置,将做好帮扶救助工作,但很快刘玉琨又发一条视频,称政府无人与自己联系,事情并没有得到任何进展,所谓的“妥善安置”,也只是强行把刘玉琨的爷爷奶奶送到医院,带走刘玉琨父亲的遗体火化,并要求15岁的刘玉琨自行承担住院费用。

刘玉琨发布这则新视频后不久,其微博内容遭到全部清空,有B站UP主前往平顶山探访,发现刘玉琨居住的小区门口有专人看守,其人疑似已被控制。

至今为止,刘玉琨没有再露过面,大概是“上头”打过了招呼,主流媒体和各路大V也都不再提此事,但还是有许多人将刘玉琨的视频反复上传,希望通过接力保持这一事件的热度,有关的讨论也一直没有停止。

腐败受贿、官商勾结、黑恶势力、违法不究等相关话题一直是此次事件中的讨论热点,但我个人更加关注的是在切入这些话题时,各方舆论展现出的言论和态度,我们可以从中窥见这个国家的人民在面对一起明显的违法不公事件时,究竟在想些什么?


1、从不缺席的正义感

在每一起恶性事件中,朴素的正义感都是从不缺席的。“自由、平等、公正、法制”被写进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张贴在每一座城市的主要街道上,比任何广告都要密集。所以即使在官方的意识形态宣传下,公正与法制也在民众心中留下了深刻的“正当性”。

而且与被污名化的自由与民主不同,公正和法制的概念还没有被媒体和教育重新定义,和人们日常所理解的公平大抵还是接近的,因此公众虽然对民主和自由的态度游移不定甚至批评,但在出现不公正的违法事件时,其正义感却很快就会得到激发。

在平顶山事件爆发后,我们能够看到许多类型的评论,但几乎每一件事都与正义感有关。

有人担心刘玉琨一家的处境:

为什么还是处理不好,寒冬腊月下孩子和老人怎么办。

有人对刘玉琨的遭遇产生共鸣:

我破防了,甚至还掉了几滴眼泪。

有人担忧起自己:

你不帮我不帮,自己出事没人帮。

还有人感到愤怒:

我啥本事没有,只能干生气,快给我气坏了。


同时,几乎每个舆论参与者都在朝着一个目标努力:保持这件事的热度。

有人把自己的B站名改成了“搜平顶山事件”“刘玉琨事件”“平顶山事件不解不改名”,甚至为了防止公众过几天就忘了这事,许多人接力上传刘玉琨视频,并在评论里打满了感叹号呼吁大家持续跟进。按理说一个网络事件的热度往往会在高潮之后快速走向冷却,但有关刘玉琨的一切却在时隔好几个星期的今天都没有停止,这是极为罕见的。

看到舆论中这样蓬勃且充满力量的正义感,恐怕任何人都要感叹一句“人民有力量,国家有希望”,但在此之外,我又感受到一种悲哀的无力感,从舆论展现的卑微姿态中。


2、卑微天真的舆论姿态

在报社实习写稿时,我曾用过一个词叫“为民请命”,审稿时记者老师给划掉了,大概意思是说这年头不兴说什么为民请命,这个词里人民的姿态太低,有违“人民当家作主”的理念。

我的理解是,人民作为主人应当是直接要求政府来为我服务,而不是求着哪个青天大老爷突然良心发现,来帮帮遭受不公的自己。“为民请命”那是封建时代官僚体制下老百姓的说法。

但在平顶山(以及许多类似)事件中,人民的姿态被放得很低,不像是在对政府问责,而是在求上头的老爷们快快“为民请命”了。事件发生后,许多人在相关的文字和视频下呼叫“人民日报”“新华社”“共青团中央”等官媒账号,附文一般都是求求你了来看看吧,快来管管啊。其语气之卑微让人觉得心痛,这是21世纪的民主法制国家的人民姿态吗?

更遑论,他们一开始就求错了人。许多天真的民众还意识不到,这些所谓的官媒和施加不公的政府才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是天庭的神仙,你们这些喧闹的舆论才是妖怪。

就以人民日报而论,在全国各地的省份中各有1个分社,当舆论矛头有可能指向当地政府时,当地分社记者首先做的事就是和当地省级政府联系,然后大家商量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先要求各(不敢不从的)社交媒体企业管控舆论,然后地方政府处理几个小妖怪示众泄愤,最后人民日报出面作出正义评论,平息舆情。

相比于开放言论让媒体自由采访,这样做的好处至少有两个,第一是可以保护好“应当”保护的人,第二是防止舆论最后走向对制度的批评。第二点尤为重要,你们要救刘玉琨可以,要处理开发商可以,要惩治几个贪污的小妖怪也可以,但不可以攻击拆迁中的各种违法问题,不可以上升到对政府的不信任。

就像《金银》歌里所唱:

金箍棒正劈开黑暗,向他们逼近,火眼金睛仔细观察,谁曾相互莅临。都是误会,太上老君堆着笑出场,这又是一场考验,在取经的道路上。

总而言之,我人民日报已经主持正义了,这是中国梦实现道路上不可避免的考验,此事到此为止,后边就不必再谈。

可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到此为止,不追寻问题的实质,后头不知还有多少个阴影笼罩下的“刘玉琨”要在玉净瓶里化为脓水呢。


3、被转移的社会矛盾

在此次事件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种声音,那就是批评“资本”的声音。开发商目无法纪雇凶打人,资本有罪!微博清空刘玉琨账号为虎作伥,资本有罪!各个社交媒体删帖睹嘴,资本有罪!可这一切真的可以全让资本家来背锅吗?

卦者靈风的歌对此也有评论,他写道:

首先摇摇羊脂玉净瓶里的水,把你们收进瓶中封住你的嘴,然后紫金葫芦隔绝外界的讨论,再用芭蕉扇煽风点火转移矛盾,府内宝物众多但都仍旧不够硬,论硬还得看墙上贴的急急如律令!

拿着众多法宝的是资本,可资本背后的急急如律令是谁,抛开刘玉琨事件不谈,又是谁在对996视而不见?说到底,资本家也就是工具而已,使出律令的那些人巴不得舆论骂一骂资本家,这样神仙们就能稳坐天台、万年无忧了。

对资本的仇恨是内部的矛盾转移,外部的矛盾转移自然有我们的老朋友——“境外势力”。

此次事件中,类似“不信谣不传谣,不要被境外势力和有心之人钻了空子,要相信国家和政府”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见这两年的“敌我意识”培养得非常成功,在铁拳砸下来的时候想的不是怎么制约铁拳,而是担心铁拳做错了事会被人骂。

当然,“敌与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无道理的,美国想不想制约中国发展?想。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品质是否有一部分是靠剥削发展中国家工人而获得的?是。可是这一切需要在和美国完全没有直接关系的“平顶山事件”中反复提及吗?各位自有答案。

在我看来,资本与境外势力如今已经是哆啦A梦的口袋,啥都能往里装。而且经过长期培养,现在甚至无需官方引导,“仇恨资本家”与“强调敌我意识”已经成为了每次恶性事件中公众舆论的自发行为,印刻在许多人的思考方式中。


4、阴阳怪气的神友们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事件中的“神友”表现。

所谓“神友”是和“兔友”对立的一群人,可以简单理解为恨国党与小粉红。但这群恨国党深知直接发表恨国言论是会封号的,所以他们用各种阴阳怪气的方式来抒发情绪。例如在“狗狗吃战斧牛排”的视频下评论“我一日三餐都吃牛排,因为我用花呗(借贷)”或“战斧牛排狗都不吃,我们中国人就是爱吃洋芋”,以此表达对贫富差距过大的不满。

在卦者靈风的《金银》视频里,大量出现了神友(风格)的身影,他们在弹幕里反复刷“狂,太狂了”“我都有点害怕了”“为人民服务”,这类抽象词语或官方话语既可以表达不满情绪,又可以避免审查封号删视频,可以说神友们自行建立了某种语言共识,为许多日常语言赋予了特定语境下的额外内涵。这样的“阴阳怪气”是无法被审查的——毕竟你总得让人打字吧。

去年时神友就已经出现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了,我很喜欢他们的梗,也时常关注友友们的状态,如今看来,神友的队伍是越来越大了。

尽管学校教育和媒体试图将“爱国”“敌我意识”作为思想钢印敲进人们的脑子里,把每个人都变成“兔友”,但兔友们毕业之后被捶打几番,发现自己连声音都传不出去,很快就会加入神友的队伍。我们可以从中看到现实带来的社会矛盾正在不断加剧,炸药桶已经越撑越大,在审查制度里不易看清的水下。



最后附上卦者靈风《金银》视频的链接:

《金银》_哔哩哔哩_bilibili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1年度问卷 | 趁着老婆不在家,聊点儿不能聊的

“弦子败诉”背后:女权主义运动面临的舆论困境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