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122 
阿川
置頂作品

拯救马特市物语|Matters有人在哭泣(一)

一“你可以帮帮我吗,我快不行了。”打开Matters,看见通知旁的蓝点,我有些兴奋地点开,却是这样一条评论。在matters写作一年了,创作了42篇作品,累计创作379827万字,但就像一粒沙被沙漠吞没,没什么反响。得到最多的单篇拍手是73个,因为我发了一张旅游打卡自拍,除此之外...

阿川

死去的“人上人”,活着的机器性 | 不客观地聊聊我所接受的教育

前几天刷B站,看见一个乡村教师的经历分享。乡镇初中里的学生早熟,不服管教,会用言语调戏年轻的女老师,有些人在教学楼的顶层亲嘴。有一次,一个学生问老师,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教书呀?另一个孩子阴阳怪气地接话道:“为了让我们走出这个山沟沟呗”,随即全班哄堂大笑。

阿川

读《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让尸体讲故事给你听吧

若是在大陆的书店逛推理小说区,你见到最多的名字一定是东野圭吾。厚厚的《白夜行》高高垒起,间杂着《秘密》、《嫌疑人x的献身》以及东野的近期新书,巨大的腰封推荐语五颜六色一大片,多扫视几轮,保管你连“东野”两个字都不会写了。此外,至多再有几部岛田庄司、松本清张这些日本推理作家从书堆中...

阿川

马特市民写城市 | 夏天的风何时再来

最近在和@Lola 玩命题写作游戏,这次的题目是“夏天的风”,因为我们都好想夏天回来,冬天实在太难忍受了。同时,这篇也是响应@映昕和@无法 的城市记录主题文,对我的家乡小城做了一个记录,@魔鬼小編 也是这个主题的发起人,虽然他好像不愿意 无法 以外的人参加,不过我还是贸然加入了,希望不要生气哈哈。

阿川

藏族餐厅的男人们

前几天和@Lola 一起去吃了顿藏餐,相约各自写一篇“藏族餐厅的男人们“,用这个大背景,加入了一些虚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对比着看看(文末有关联作品),同一个主题我觉得区别还挺大的哈哈。灌了一口棕黄色的咸奶茶,像洗衣粉加上盐巴的混合体,咸中带着涩,我出于礼貌没往桌上吐,硬生生咽了下去。

阿川

最近半个月冷到老婆出轨都不想出门抓

各位那里冷吗?

阿川

拯救马特市物语 | 马特市民的热烈欢迎(二)

我,@Matty ,还有六哥,一同向马特市的市区走去。Matty说,马特山上的乌云,是马特市市民们的忧伤和失意凝聚的,我们需要收集所有市民的支持力,给伤心的人鼓励和爱,让乌云消散。“你们是最后两个人了,跟我去马特广场吧。”Matty像个三岁的导游,走在前头蹦蹦跳跳,一边回过头来骚扰六哥。

阿川

应该是刚好50字的故事——送给情人的劳力士

A与B偷欢,送了B一块劳力士V7表 B窃喜,回去将手表转赠丈夫C 几日后,A收到了妻子D的圣诞礼物——一块劳力士V7

阿川

我发摔坏了手的朋友圈,是要让领导看见我带伤工作

“现在只想考个国企,舒舒服服地撸猫。”11说这话时声音沙哑,没了半年前的精神,像是连喉咙都意识到了自己永远只能是个喉咙,不再有酝酿圆润嗓音的心情。她告诉我,这是骂学生骂哑的。11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玩性大,疯得很。

阿川

写了一篇假货推销广告:我们不应该砍小偷的头

一直在做文案枪手的兼职,前几天接了一个奇怪的单。客户让我写一个渣男同事的故事。平日里开奔驰,送女孩奢侈品,住高档小区,说自己是房地产商的儿子,可出去约会、吃饭、开房却从不掏钱,和好几个女孩保持关系,四处骗吃骗喝。“一定要写得八卦一点。”客户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