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泓清水照人寒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哈姆雷特导读|To be or not to be...原来如此

他非一代骚人,实属万古千秋。

​“他非一代骚人,实属万古千秋。”

--辜正坤

简介:三百多年来,莎士比亚在全球逐步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的作品内容几乎无所不包,称得上英国社会的百科全书。帝王将相、走卒凡夫、才子佳人、恶棍屠夫……一切社会阶层都展现于他的笔底。《哈姆雷特》这部剧是莎士比亚创作生涯中的巅峰之作。俗话说:“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今天给大家做一次导读,如果有被吸引,赶紧看一遍原文吧。

    故事发生在丹麦的艾尔西诺,城堡的露台上两个守夜的士兵接连两夜看到鬼魂出现,他们请哈姆雷特的朋友霍拉旭前来见证这一灵异事件,同样的时间,鬼魂再次出现,像极了刚故不久的国王,身披战铠,满面怒容。难道这预兆国家将发生非常变故吗?霍拉旭认为此事非同小可,事不宜迟,得给城堡里的王子哈姆雷特报告一声。

    另一边,城堡里朝堂上,男主哈姆雷特郁郁于心,满腹牢骚,吐槽这个群臣毕集吵吵嚷嚷的夜晚。因为他们正在筹备一个婚礼。

啊,罪恶的匆促,这样迫不及待地钻进了乱伦的衾被! 
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短短的一个月以前,她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送我那可怜的父亲下葬;她在送葬的时候所穿的那双鞋子现在还没有破旧,她就嫁给我的叔父,我的父亲的弟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那流着虚伪之泪的眼睛还没有消去它们的红肿,她就嫁了人了。
葬礼中剩下来的残羹冷炙,正好宴请婚筵上的宾客。

    父亲尸骨未寒,叔叔即位,取了嫂嫂。大悲未了旋即迎来大喜。新王登基,要证明自己政治地位合法性,必当安抚众卿,借以“当痛定思痛”、“内忧外患之际,尔等责任重大”等等之语:

一方面固然要用适度的悲哀纪念他,一方面也要为自身的厉害着想;所以,在一种悲喜交集的情绪之下,让幸福和忧郁分据了我的两眼,殡葬的挽歌和结婚的笙乐同时并奏,用盛大的喜乐抵消沉重的不幸,我已经和我旧日的长嫂,当今的王后,这一个多事之国的共同的统治者,结为夫妇;

    在哈姆雷特看来,叔叔这番多么讽刺的漂亮话啊。父亲刚死,叔叔夺权;母亲仓促下嫁,无端端的多了一个爹。愁云笼罩眉间,郁结的心事如何得以排解,心碎之余还必须控制自己言行,政权交接之际对自己未尝不是危机。

    在宠臣波洛涅斯家中,全剧的女主奥菲利亚正在送别临行的哥哥,长兄如父,哥哥告诉她感情这种事当断则断,对于哈姆雷特的追求,早点让他死了心的好(爱情不就是一分钟的荷尔蒙荡漾吗?):

哈姆雷特和他的调情献媚,你必须把它认作一时的感情冲动,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凋,馥郁而不能持久,一分钟的芬芳和喜悦,如此而已。
因为像新月一样逐渐饱满的人生,不仅是肌肉和体格的成长,而且随着身体的发展,精神和心灵也同时扩大。也许他现在爱你,他的真诚的意志是纯洁而不带欺诈的;可是你必须留心,他有这样高的地位,他的意志并不属于他自己,因为他自己也要被他的血统所支配;他不能像一般庶民一样为自己选择,因为他的决定足以影响到整个国本的安危,他是全身的首脑,他的选择必须得到各部分肢体的同意;

    平常人家的婚姻尚且要为车房彩礼打算,何况是王公贵族,地位高到一定境界,自己就不在是自己。婚姻就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哥哥说的很简单,他不是一般人,别爱,没结果,爱到最后赔了童贞、输了青春,转过身把新欢相取,你还丢了名誉。

    父亲波洛涅斯也来送儿子一程,别了也劝女儿感情之事慎重考虑。

波洛涅斯
嗯,这是应该考虑一下的。听说他近来常常跟你在一起,你也从来不拒绝他的求见;要是果然有这种事,— 人家这样告诉我,也无非是叫我注意的意思,— 那么我必须对你说,你还没有懂得你做了我的女儿,按照你的身份,应该怎样留心你自己的行动。究竟在你们两人之间有些什么关系?老实告诉我。
奥菲利娅
父亲,他最近曾经屡次向我表示他的爱情。
波洛涅斯
爱情!呸!你讲的话完全像是一个不曾经历过这种危险的不懂事的女孩子。你相信他的那种你所说的表示吗?
奥菲利娅
父亲,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想才好。
波洛涅斯
好,让我来教你;你应该这样想,你是一个小孩子,把这些假意的表示当作了真心的奉献。你应该把你自己的价值抬高一些。
奥菲利娅
父亲,他向我求爱的态度是很光明正大的。
波洛涅斯
嗯,他的态度;很好,很好。
奥菲利娅
而且,父亲,他差不多用尽一切指天誓日的神圣的盟约,证实他的言语。
波洛涅斯
嗯,这些都是捕捉愚蠢的山鹬的圈套。我知道在热情燃烧的时候,一个人无论什么盟誓都会说出口来;这些火焰,女儿,是光多于热的,一下子就会光消焰灭,因为他们本来是虚幻的,你不能把它们当作真火看待。从现在起,你还是少露一些你的女儿家的脸;你应该自高身价,不要让人家以为你是可以随意呼召的。对于哈姆雷特殿下,你应该这样想,他是个年轻的王子,他比你在行动上有更大的自由。总而言之,奥菲利娅,不要相信他的盟誓,因为它们都是诱人堕落的鸠媒,用庄严神圣的辞令,掩饰淫邪险恶的居心。我的言尽于此,简单一句话,从现在起,我不许你跟哈姆雷特殿下谈一句话。你留点儿神吧;进去。
奥菲利娅
我一定听从您的话,父亲。(同下)

    哥哥劝她结束这段没结果的感情,父亲劝她如果显得唾手可得会很廉价。反正至此,奥菲利亚答应了哥哥和父亲闭门不见哈姆雷特。

    男主这边,好朋友来报,哈姆雷特惊疑,难道是父亲含冤显灵?约好时间露台一探究竟。凌晨12点的钟声敲响不久,鬼魂再次出现:

你这已死的尸体这样全身甲胄,出现在月光之下,使黑夜变得这样阴森,使我们这些为造化所玩弄的愚人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恐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说,这是为了什么?你要我们怎样?
鬼魂:
当我按照每天午后的惯例,在花园里睡觉的时候,你的叔父乘我不备,悄悄溜了进来,拿着一个盛着毒草汁的小瓶,把一种使人麻痹的药水注入我的耳腔之内,那药性发作起来,会像水银一样很快地流过了全身的大小血管,像酸液滴进牛乳般地把淡薄而健全的血液凝结起来;它一进入我的身体里,我全身光滑的皮肤上便立刻发生无数疱疹,像害着癞病似的满布着可憎的鳞片。这样,我在睡梦之中,被一个兄弟同时夺去了我的生命,我的王冠和我的王后;甚至于不给我一个忏罪的机会,使我在没有领到圣餐也没有受过临终涂膏礼以前,就一无准备地负着我的全部罪恶去对簿阴曹。

    昨日的盟誓还在耳边响起,王后就对新欢降身相许,叔叔为了光明正大的满足自己的淫欲,毒杀了熟睡中的国王。哈姆雷特如何能够忍受这惊天霹雳?仿佛全身的筋骨一下子衰老,就要瘫倒在地。

记着你!是的,我要从我的记忆的碑版上,拭去一切琐碎愚蠢的记录,一切书本上的格言,一切陈言套语,一切过去的印象,我的少年的阅历所留下的痕迹,只让你的命令留在我的脑筋的书卷里,不搀杂一些下贱的废料;是的,上天为我作证!啊,最恶毒的妇人!啊,奸贼,奸贼,脸上堆着笑的万恶的奸贼!我的写字版呢?我必须把它记下来:一个人可以尽管满面都是笑,骨子里却是杀人的奸贼;

    一颗复仇的种子就此播下,愤恨不言而喻。但是情绪并没有冲昏哈姆雷特的脑子,凭着王子应有的成熟和理智,他开启了一条装疯卖傻的avenge之路。

    风云变幻杀机四伏的宫廷里,哈姆雷特的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刚刚上任的国王,为什么变疯?真疯还是假疯?如果是装疯会不会意有所指?

新王潜心腹来套哈姆雷特的话、虚伪的朝臣在哈姆雷特面前唱双簧试探他。都被哈姆雷特一一讥讽而去。

    这种情况下,再强大的哈姆雷特也感到孤独无援。仇人执政、母亲成了敌人枕边人、一群百官皆顺臣,复仇的火焰如何容纳对奥菲利亚的炙热的爱情?

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微贱者费尽辛勤所换来的鄙视

    哈姆雷特从自身联想起这个人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不是介于基督徒的“自杀不被允许”,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是要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还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以斗争结束这一切?是自杀?还是最后被杀?

死了,睡去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

    万般痛苦纠结之下,整部剧最著名的一句话: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脱口而出。

    至此,复仇之路正式开启。

---------------------------------------------------------------------------------------------------

微信公众号: 银河系青年 相信时间的力量,做一件简单而又有价值的小事,一直做,坚持做,等待时间去赋予其意义。记录生活中值得耐人寻味、值得铭记的瞬间,分享生活随笔、个人感悟、通识知识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