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ley

人生的路上有時候走著走著就迷路了,唯一看到的由此去,可能沒有終點,也許還會回到原點也不一定。

送給平行世界的那個你 和我

就著那盞昏黃的燈光,他坐在我對面,像往常一樣低著頭扒飯,然後我看到晶亮的眼淚一顆顆的從他纖長的睫毛上滑下來,那一幕我到現在都忘不了。

當然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讓眼前這個17歲的大男孩落淚,他剛剛興高采烈的拿了學期末的獎狀給爸爸,那是一張幹部服務的榮譽狀,爸爸說了些什麼我不清楚,但顯然不是什麼令人開心的話語,我也無從得知他到底聽到了什麼,也許就是因為什麼都沒有。

我起身走過去輕輕環抱他的肩膀,一直到顫抖變得微弱,用手幫他抹去那些淚痕,如果可以我還想吻去那對漂亮眼睛旁邊的淚水..........對,如果可以........。以上是我平行世界的版本。

事實上當下我什麼都沒做,看著他的反應我開始哭泣,也許是某種投射自憐,也許是拙劣的想轉移注意力,越來越激動的我也確實讓他停止悲傷轉來安慰自己,已經忘記是怎麼結束那頓飯的,但現在回想起當時同年的我總是有種遺憾,覺得可以做得更好、可以更能安慰到當時的他,不過那時的我是沒有這種能力的,所以希望我的這一個版本可以慰藉那個時空的他和我:願你已經從那樣的不被肯定中拿回自己的力量,願我可以在自我投射之間還能看見別人的世界、願我們都能隨心創造自己新的場域,喔對了還有爸爸!(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