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alein

喜欢语言与奇奇怪怪的民谣音乐,热爱自然。 素食萌新。 母语为简中,不过很喜欢正体字,因此尝试多使用正体字来交流。

【卒業旅行】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几天我的心情变化之快实在令我有些招架不住。从入境时政治抑郁,到在路上被美景治愈,到被夏季湖边的蚊子咬到崩溃,到海边玩水的放松,最后回程时这场高速公路上的车祸让我好一阵都处于蒙圈状态。如今我们总算是回家了,躺在自己的床上,心情稍微也有些许放松。

因为时间限制,我们这次从哥本哈根出发,只在瑞典待四天三夜,因此并没有计划什么很宏伟的徒步线路,只是带上帐篷与野炊工具,准备放松地走一趟瑞典南部公路旅行。事实上,这几天以来的节奏一直都很轻松。我们没有特别早起床赶时间,吃完早餐基本上都已经快11点,路上我们还会再停下来喝茶休息吃面包。每天没有很着急地赶路,加上运气不错找到的露营点风景优美,总体来说这一路我们的心情都十分放松。

最后一天的计划是回到哥本哈根,休息一晚后从哥本哈根出发回到德国。其实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只是…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出车祸了。车祸本身倒也没有那么惊险,一场难以避免的追尾事故。现在我倒是知道,车祸是什么感觉了。

我记得当时高速上车流量很大,前面的车可能是因为堵车忽然急刹车,我们车里安娜也赶忙刹车,这时候情况已经有点吓人了,因为我们和前方汽车的距离肉眼可见地缩小,我差点以为就要撞上前面的车尾,不过我们及时停了下来。正当我们庆幸没有追尾时,忽然听见一声“砰”的巨响,坐在后排的我后脑勺被狠狠撞了一下。

说实话,在那几秒钟的瞬间里,我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听到很大的撞击声。直到安娜把车开到右边紧急车道,我要开门下车时才开始感到整个脑袋有点懵,有点头晕恶心的感觉,不过也有可能只是一瞬间的Panikattacke。我最害怕的是后脑被突然撞击撞出脑震荡,不过我并没有特别强烈的反应。到晚上为止有些头晕,脖子酸痛,但是还算是一切安好。朋友们也都是差不多的症状,可以说我们万幸没怎么受伤,只是受到不小惊吓。

后来警察来了。我在欧洲没有任何公路经验,每次都是蹭车,如果出任何事情可以说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其实我朋友也是蒙圈状态,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给家长打电话。啊,这时候我可羡慕了。要是这时我给我爸打电话,他大概会被吓死吧,况且远在世界另一边,也不清楚欧洲的规则,估计要担心死了。

警察跟我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流程,建议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以确保真的没有受伤。我以前都不知道警察的表现可以如此职业。跟我们沟通的警察先生,交流、控场以及心理疏导能力都很棒啊。他跟安娜做了简单的笔录,然后安娜第一次尝试了酒精测试,我们在等拖车的时候,他还跟我们说注意补充水分,吃点东西。朋友害怕地哭了,他安慰说哭出来没有关系,最好是到朋友身边,不要一个人扛着负面情绪。

大家其实已经很疲惫了。因为一直在野营,几天以来都没有洗澡。这时拖车的司机说我们的车还可以继续开,开到德国也可以(四人此时集体???),因为之后后方的雾灯被撞掉,看上去还是挺惨烈的。不过车子本身没有什么功能上的损害。如果拖车检查的话必须拖延至少两天,而且大家都想早点回家,于是便接受了开回德国的建议。

当晚我们在哥本哈根洗完澡的时候真是无比幸福。虽然我的脖子感到强烈的酸痛,也仍然送了一口气。第二天大家七点钟就出发,安娜说不必紧张,我们可以途中休息几千次。不过在傍晚的时候我们总算是回到德国。回家之前大家一起去了Unfallschirugie。医生捏了捏我们的肩膀,问我们痛不痛,最后我拿到了几颗美索巴莫。

当天睡得可真香啊 :)

虽然不是很猛烈的车祸(万幸!),我仍然感到是躲过一劫。这下我总算是知道事故中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了…其实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都是后怕,都是几秒之后才开始恐惧,几秒之后才开始疼痛。

大家不是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但愿如此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卒業旅行】Tag I - 火车旅行与边境检查让我陷入政治抑郁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