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6683 

我的鸚鵡死了

時常常

從外地回到家,才知道,活了7年左右的壯漢小壞蛋“小缺胳膊兒”也拜拜了,現在就剩他的瘦小翅無力兄弟“小疙瘩撿兒”。去年本以為他還年輕,因為很有精力油光锃亮,沒想到已經算是小老頭。在養過的已經拜拜的鸚鵡裡算活得最久的。刷新了他那苦命成天遭遇排擠的羽毛亂蓬蓬的叔伯的去年的記錄。

花木蘭為什麼是多元成家玩SM的雙性戀女同志T

時常常

感覺《木蘭辭》中的性別概念可能比看上去的更多元,花木蘭可能是偏拉拉的雙性戀。比如:“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捲捲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胸,願為市鞍馬,從此T爺征。” 翻譯:征兵名冊有很多卷,捲捲都有爺我的名字,真是醉了。欺負爺我還沒生大兒子,欺負我沒長大胸不像刻...

实在不懂为什么好多人这么关注奥运会……

時常常

实在不懂为什么好多人这么关注奥运会…… 我也就21年前被迫关注悉尼奥运金牌数(天天报道进耳朵),然后最后觉得“嗯,很好,但还是不如美国好啊”,哈哈哈。然后北京申奥成功,一堆人欢呼雀跃,我是不知道他们在开心什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可能是上等人受益人既得利益者的世界我这种边缘人不懂)。

“爱国不等于爱党”的奇怪逻辑

時常常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就是统治工具。不要说什么爱国不等于爱党,你爱国主义就是爱维护统治而不是保持批判。好好想想你出于什么就爱国比较好,国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模糊的群体概念,非要爱这个东西,要不你是没好好思考,要不你是抹杀受统治的人的个体,看不到具体的他们,把他们简化,削减他们的主体性。

說自己“身為中華民國台灣的教授”,有什麼問題?

時常常

說自己“身為中華民國台灣的教授”,有什麼問題?單獨說這句話,一點問題也沒有。不管是怎麼樣單獨說這句話、在什麼脈絡下單獨說這句話、面對誰單獨說這句話,都一點問題也沒有。(當然,除非你要冒充中華民國台灣的教授……那就是另一回事了XD)(或者,另一種有問題的情況,就是有更好的更具有主體...

麻煩不要誤傷,叫它“某些泰國的人與小粉紅的Twitter戰”

時常常

雖然我自己知道中國籍的人在行為上多種多樣差異不比異國之間的小,也時刻提醒自己queer一點,不要跟任何身份認同結盟,但是見到泰中Twitter戰這種說法就很煩。因為還是會有人因為看不到多樣性,而理所當然地把所謂身份(而且是很模糊的標籤)等同於某種行為,然後用看待這種行為的方式,來看待他眼裡給你加上的身份,從而看待你。

说“方方日记海外出版会加剧华人受污名和歧视”的,不是蠢就是坏。

時常常

微信公众号文章:《被质疑,遭毒打,海外华人被方方日记害惨了》https://mp.weixin.qq.com/s/MLipPgc-HFdD5hFmW3zRfw新闻:《方方談武漢日記:溫和卻引發仇恨 讓人害怕》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20...

对有权力的人不够警惕,就是造神

時常常

原帖逻辑有问题。这是以结果而论的造神。陈时中比柯文哲做得好,不代表他做的什么都对。你用好的结果,来论证他做的都对,而不管过程中的被牺牲的人,不替这些被消声的人考虑要怎么获得弥补,然后說自己沒造神。Errrr…… 一味说他好,看不见对他的批评,也不想看见对他的批评,不想对他批评。

“就是要叫武漢肺炎”?

時常常

我也算稍微關註研究過汙名化,可當我看到潛在汙名時,卻因為(自己容易被當成利益相關而)恐懼而不敢(立馬)說話,我真是不夠在乎也不夠不在乎。三種使用“武漢肺炎”這個詞的方式: ①制度性地使用武漢肺炎這個詞(結構性壓迫) ②“就是要叫武漢肺炎”(結構性壓迫的共謀) ③個人單純使用這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