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Thinker

Serious thinker

粗鲁的日本人

她步伐轻快,牵着狗路过我家篱笆。好奇我们手头在做的事,她停下脚步和我们聊了起来。

“你们打算在这里建什么呢?”她问。

“一个小房子,30平米左右。” 我们友善地回答。

“能看到海景吗?我住在街角,就是看中这房子能看海景。”她往山上的方向指了指。

“我们这儿能看到一点海景,还能看到油轮进港。”男友认真地回答。

“我喜欢镇这边和那边的风景,”她朝街的两个方向指了指,“但是这边船只进港太频繁了,我不太喜欢。”

我们放眼望去,蓝莹莹的海面上停这一艘巨型油轮。昨天它进港时,仿佛一座城市在移动。

"这些油轮船头悬挂的国旗都不一样,想想它们在海上的旅程还蛮有意思的。”我答道。两年前12小时的飞行把我带到了这个陌生国度,至今我仍感觉自己像停泊在异国港口的船只。

“你们从哪里来的呢?”她问。

“我从北部,她从中国。”男友轻快地回答。

她低头略沉思了一下。“来多久了?”

“两年前来的,学了两年的兽医护士,刚毕业。”

听到是两年前来的,她明显松了口气。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新冠年,我理解她的顾虑。

“你们旅行吗?我去过日本,还没去过中国。我觉得日本人很粗鲁。”她眉头皱着,语气生硬了起来。

“粗鲁?”我不禁惊讶,心中默想,日本人以礼仪闻名,怎么会粗鲁呢?”

“我在路上走着,骑自行车的日本人会在后面催我,等着我给她们让路。旅馆特别贵,服务也不好,我入住的时候,她们居然不讲英语!”

我差点没忍住笑。日本的自行车道和人行道是共用的,法律不允许打铃催行人,所以这位女士口中的“催人”, 很有可能只是“不好意思”。 英语在日本本来就不是官方语言,去别人家做客,什么功课都不做,还怪主人听不懂英语,这种自大和傲慢是从何而来的呢?

她神采飞扬地继续着自己的故事,我却无心再听下去了。两年的海外漂泊,我听到了太多类似的言论。从认可,到愤怒,再到今日的只觉得可笑,我已从当年的急于融入,到如今的心如明镜。

“很高兴认识你们,”她收紧了狗绳,迈开步伐。“但是下次见面我可能还得问你们的名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