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lonious

Homo sum. Humani nihil a me alienum puto. 主要關注與寫作: 政治哲學;法學與法制史;日文/法國文化與歷史;當代觀察與評論 豆瓣ID:Thelonious 微博賬號:Theloniousfr

5月5日jingyao案女權行動實踐zoom會議簡要記錄與感想

下午聽了一下ZOOM的《惡性事件發生,除了憤怒,我們還可以幹些什麼——以中美志願者跟進Jingyao案和鮑毓明案的女權行動實踐為例》,因為本來之前就在寫東西和看資料,實在困得不行,所以聽得也不太仔細。但是看到zoom本次只有300人的上限,騰訊會議雖然有轉播但似乎效果也不太好,所以覺得還是想簡單介紹一下情況,希望能有更詳細的筆記記錄者來分享,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關注。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我的簡要聽後感,第二部分是我的一點個人看法。


一共是三人進行各自經歷與想法的介紹,每人15分鐘,包括支持人在內,目前人都在美國,這些當然與jingyao案發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相關,也和目前大陸metoo環境有關。第一位七七介紹了自己在網絡(主要通過微博)進行宣傳與支持jingyao的活動經驗。有一點比較有趣,是她自己在jingyao案之後發起的呼籲是用微博的幾乎沒有什麼粉絲關注的小號進行的,但事實上這也還是可以做的,並且包括新浪科技等官方號也會進行轉發(但會抹消發起者的名字與ID)。第二位梁小門是紐約職業律師,她發起並且參與了支持jingyao的庭審旁聽活動。她在1月份庭審之前想模仿海外metoo行動者拉橫幅,但是響應者剛開始只有一人,但是很幸運的是有豆瓣的朋友轉發,使得明尼蘇達州的兩位豆瓣使用者的年輕女性也到場加入,然後四個人一起拉了橫幅,並且參加了法庭的旁聽。第三位楊小姐本身是旁觀者,但正好當時人在美國,所以參與了活動(這位具體說了什麼我其實不太記得了,就截圖了幾張)。


之後大約1個小時都是聽眾的提問與報告者的回答環節。大致讀者的問題有幾個:如何與新聞媒體取得聯繫,如何尋找可靠的法律渠道與專業律師?如何面對自我審查問題?如何看待大陸以微博為主的極端女權主義言論。

報告者回答最多的是自我審查問題,這一點確實還挺值得感慨的,因為三位活動參與者人都身在海外,尚且有這麼大的壓力(其實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身在國內就更不用說了。有人說,其實最讓她感到壓力的,就是父母親人與朋友的勸阻,家人都會說:“我們也知道性騷擾與性暴力是不對的,但是你還是不要去做這些,這會有危險。”

但是我聽到的更多的是,她們說自己從一開始都不認識彼此,誰都不認識,但是在從事活動之後,逐漸就會認識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很多事情其實真的沒有想象得那麼難比登天。然後其實在行動當中也並不存在一個固定的“組織”,而基本是通過社交媒體的半公開隨機招募的形式展開(當然核心組織與參與者不會很多)。

這次網絡會議我基本從頭聽到尾,其實本身能夠吸引我去聽的講座很少,對我來說一般只考慮“我不熟悉但感興趣的領域”,這分為兩種,一是知識領域,那在人文學科方面大概只有文學和藝術算是,二是涉及實踐與行動。這次會議就屬於後者。會議主要報告人都很年輕,從她們的語言表述與思路,都不難發現稚嫩之處,但這並不重要,她們都在努力與聽眾分享自己的經驗,並且在回答提問時也能盡量做到真誠,我覺得這就足夠了。我去年11月來到巴黎,正好遇到十年一遇級別的反退休金改革運動,所以參加了巴黎的兩次遊行,第一次參與就聞到催淚彈那令人窒息的味道,至今都難以忘記當時的激動。今年3月8日,疫情已經在整個法國蔓延,我猶豫再三,還是決心參加在巴黎舉行的反對性暴力與平權的遊行活動,我為那天能和那麼多美麗而堅強的男男女女走在一起而感到自豪(我之後會把日記搬運到matters上進行關聯)。當然說到底我並非組織者,所以對全世界最喜歡遊行的法國人究竟是如何組織運動的,我依然一無所知,但我想其實這類實踐性極強的活動,就像今天線上會議參與者所分享的那樣,大家都是一張白紙開始,但沒關係,大家一起努力就好。無論如何研究哪種游泳姿勢更好以及計算水中的阻力,都無法代替直接把你一腳踹到游泳池裡面讓你自己去撲騰的意義。

然後還有一點是主持人也提到了,目前支持jingyao以及鮑毓明案件的活動者與支持者大多是大陸的年輕女性(而且我相信很大比例有高學歷以及海外留學背景),她們不言自明地把這些活動與“女權主義”以及“女權主義者”聯繫在一起。但問題就在於,和更廣泛意義的平權運動顯然不一樣的地方在於,jingyao案與鮑毓明案涉及的首先都是刑事犯罪問題,對這個問題的關注以及個人立場,在我看來並不需要你一定是一個女權主義者(這裡還有個基本問題是“男性是否可以成為女權主義者”,這在歐美很早就有爭論,在日本就我的觀察而言,基本是被否定的)或者平權主義者。諸位男性朋友,請你們設想一下,沒錯你自己不是強姦犯,你也不會參與或者想要成為強姦犯,你覺得這和你無關,但是你自己總有家人和朋友是女性,你的女朋友或者妻子、妹妹,她們在年輕的時候是學生,可能要面對看似衣冠楚楚實則人面獸心的教授的威脅乃至侵犯,她們在進入職場之後可能會遇到同事乃至上司的性騷擾,你覺得這樣也沒有問題嗎?如果你不僅不支持她們的努力與呼籲,反而冷嘲熱諷乃至各種惡言相向,你怎麼就知道,下次遭遇這樣不幸的,就不會是你自己的家人或者女友?

最後,其實我在中途也曾想過一個問題:為何劉強東作為國內頂級富豪,他的醜聞在國內並未被迅速且徹底的打壓(要做到這一點對於TG的文宣部門而言易如反掌)?這當中是否有可能牽涉到政治鬥爭的問題,例如黨內高層本來就要打壓淘寶京東這些互聯網巨頭,藉此醜聞正好能逼迫劉強東退位乃至打壓京東的股價實現一系列資本運作與入侵的活動,達成最近幾年“國進民退”的目標?如果是這樣,那麼女權主義者的努力是否會像1月底新冠疫情在武漢爆發之後民間力量的動員與介入那樣,最終防疫物資被官方全部截獲,是徹底被利用了呢?我想在政治高度黑箱化的中國,在現階段恐怕是很難排除上述陰謀論的猜測的。但是無論如何,選擇不行動乃至沉默,都不可能會產生更好的結局與未來,所以我依然願意相信,jingyao以及她的支持者的努力與行動,對於中國和世界的女性而言,都不會是徒勞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