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

观察与记录,身边与历史,文字与影像,数据与故事。

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二)

發布於

篇首先告知各位,我和妻子经历了疫情爆发前的旅行后,非常幸运的没有被感染,目前已经在凤凰城公寓里宅了一个多月了,一切正常。

上一篇拉拉杂杂写了四千多字,只是记录了疫情爆发前的一次旅行中,我们在新奥尔良和休斯敦的一些见闻与感受,却还没进入到我的正题——美西旷野。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我从去年年中来到美国后,长期学习与居住的地方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就是一个位于美国西部旷野中的大城市。在介绍这里的疫情情况前,先用一小段篇幅简单介绍一下亚利桑那。

大峡谷之州亚利桑那 竟然与我的家乡有几分相似

亚利桑那州是位于美国西南角的一个内陆州,西边临着加州,北边依次与内华达、犹他和科罗拉多三州相邻,东边则挨着新墨西哥州,整个南边都与墨西哥接壤。如果你看过《毒枭》(《Narcos》)的话,在最近两季墨西哥的故事里提到过,与亚利桑那相邻的Nogales也是一条重要的毒品通道,尽管不如西边的提华纳(Tijuana)和东边的华雷斯(Juarez)那么出名。(前段时间有幸拜访了美国一侧的Nogales市,当地警长告诉我就在他们市范围内,已经累计发现了超过100条穿越边境的地道,主要用来走私毒品)由于紧邻墨西哥,亚利桑那的拉丁裔人口比例非常高,按美国国家统计局预估的2019年人口数据,全州728万人,其中31.6%有拉丁血统,而纯白人占比则是54.4%,黑人,印第安人(目前在美国已经被称为Native American)占5%多一点,亚裔则为3.7%。因此,在这里白人和拉丁裔是最常见的族群,英语和西班牙语都是亚利桑那州的官方语言,如果你英语不好,但西班牙语很溜,在这里生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我真的好喜欢听西班牙语和拉丁歌曲,可惜好难学)

从地理、经济、族群等特征与国内做个类比的话,亚利桑那很像我的家乡云南。(是的,好不容易来了美国,还是来了个美国的云南。)地理上看,都是位于西南角的边境地区。族群看,都拥有最多的少数民族。(云南包括汉族在内有26个世居民族,亚利桑那有27个美国联邦政府认定的印第安人部落,全州四分之一的土地为印第安保留地)如果了解19世纪美国西部扩张历史的话就明白,那100年里,北美原本的主人印第安人被不断向西驱逐,最后不得不在自然条件更恶劣的西部定居,很多部落就是在那时最终落脚于亚利桑那。经济上,亚利桑那也算欠发达地区,除了Intel在当地有一家大工厂外,没有太多知名企业发源于或把总部放在这里,总体上以五个C为主要产业,分别是Copper, Cotton, Cattle, Citrus, and Climate (tourism),翻译过来也就是铜矿,棉花,畜禽养殖,柑橘和气候(旅游),当然我觉得还可以加个C,那就是Cocaine。(对比云南,这6个C除了棉花,在云南都还算蛮大的产业,所以经济上也挺像。)由于夏季气候炎热干燥,最高可以到45摄氏度,降雨量稀少,所以除了北部高海拔山区外,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高大的森林植被,以低矮灌木和各种各样的仙人掌为主。比如下图中的Saguaro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仙人掌,最高的可以长到超过20米。

Saguaro仙人掌们

尽管看上去比较荒芜,但旅游资源还算丰富,著名的大峡谷,纪念碑谷,马蹄湾,羚羊谷和红岩国度都在亚利桑那。再加上这里冬季气候温暖是很多美国北部州的退休居民冬季度假养老的理想之地。所以最近十余年,亚利桑那州人口增加迅速,2018年其人口增长率达到2.2%,位列于全美第一。不过由于总人口不算太多,700多万仅相当于国内昆明市的总人口,加上地理面积排全美第六,大概相当于河南与安徽加起来那么大,所以人口密度并不高。除了州政府所在的凤凰城都市区外,其他地方都是地广人稀的。

Arizona Sedona的红岩国度
大峡谷国家公园 也是亚利桑那和犹他州的分界线
亚利桑那州主要的自然状生:不高的山岩,仙人掌和灌木

亚利桑那州疫情现状

为何在介绍疫情前先花了一千多字介绍基本情况呢?国内一位专家也曾说过,评估一个地区的防疫对策时,要充分考虑当地的地理、社会、经济、人口、法律法规等基本情况,选择最适合的策略,脱离实际情况与背景谈抗疫,都是不科学的。因此,在分析疫情现状时,我先花了点文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里的基本情况。

下面进入疫情介绍,亚利桑那是美国最早出现疫情的几个州之一,早在1月22日,就有一例输入性病例。一位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春节前回武汉探亲,返美后被确诊为新冠病毒阳性。然而,由于该同学发病后及时进行了隔离,其密切接触者也没有进一步传播,因此在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亚利桑那都没有出现一例病毒阳性的情况,直到3月2号才出现了第二例。因此,人们也普遍没把新冠病毒当回事,该逛街逛街,该泡吧泡吧,该聚会聚会,各类春季的户外活动一个接一个。(由于进入5月夏季后,户外气温超过40度,一直到10月才会降低,因此各类户外活动的黄金季节就是冬春这两季)包括学校也是一样,正常上课,正常活动,一切的变化都发生在春假之后。

从3月16日开始,亚利桑那州的确诊人数明显增加,当天有54例,17日到了89例,当地相应的防疫政策也是在此之后陆续加码的,从最初停止餐厅酒吧商场营业(可以外卖和带走),到停止一切聚集性活动,再到出台居家令,从3月中旬到下旬逐步实施。而学校也是在3月16日开始全部转为线上上课。

州公共卫生部门发布的疫情数据,在过去一个月里也在逐步细化,从一开始仅有确诊和死亡人数,到现在已经有了检测人数、确诊人群年龄、族群、性别分布等多项信息,并每天披露医院ICU、急诊、普通病床和呼吸机数量。

观察数据发现,这里不像纽约、新泽西、密西根等地区,确诊数有一个爆发性的迅速增长,而是有规律而缓慢的增长:每天新增人数基本在150例——250例之间,周一到周五新增数高一些,周末两天低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末部分检测实验室休息,检测能力降低所致)到4月20日,累计新冠病毒阳性人数为5064人,在全美排第23,刚好是中间,考虑到亚利桑那的人口排全美14位,这个成绩看上去还不错。

亚利桑那州每日新增COVID-19确诊病例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尽管新增确诊人数仍在每天200多例的水平,但新增住院人数在上周却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从4月6日的40人,降低到4月19日的仅有1人。这是否意味着重症患者的人数在减少?

亚利桑那州每日新增COVID-19住院病例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从确诊病例的人口分布来看,20到44岁最多,达到1878人,其次是65岁以上的长者。州卫生官员在发布会上也曾说,这个原因还是由于年轻人不太重视保持社交距离,喜欢聚会扎堆导致的,当然,统计年龄跨度较大也是人数占比多的一个因素。

亚利桑那州COVID-19确诊病例年龄分布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从病例分布看,凤凰城所在的Maricopa县有2636例确诊病例,超过全州的一半。当然,这也与人口分布有关,整个凤凰城都市圈有400多万人口,超过全州人口的60%。因此病例占一半多,也属于正常现象。

亚利桑那州COVID-19确诊病例区域分布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中下部确诊病例最多的就是Maricopa县也就是凤凰城所在地,南边有941人的Pima县,有亚利桑那第二大城市Tucson。

再看当前的医疗资源情况,目前ICU病床使用率在过去两周都徘徊在70%左右,普通住院床位的占用也是70%左右,呼吸机则只用了不到30%,还有1189台的余量。(这些数据不仅是新冠病毒患者对医疗资源的占用,包括了所有患者对医疗资源的占用,此外还有关于新冠患者住院趋势、聚集性病例情况、检测情况等信息。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前往网站了解:https://www.azdhs.gov/preparedness/epidemiology-disease-control/infectious-disease-epidemiology/covid-19/dashboards/index.php

目前全州ICU病床占用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目前全州呼吸机占用情况/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此外,该网站上还可以查询全州各个邮编区域内的确诊人数,只要输入你居住地的邮编,就可以看到该区域确诊人数的水平。尽管无法精确到具体的地址,但也为个人判断自己所在区域的风险程度提供了参考信息。

按邮编查询区域确诊人数的网页页面/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综合以上信息来看,亚利桑那州的疫情发展平稳,医疗资源目前仍有余量接纳新冠病毒确诊患者。看上去似乎是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理想疫情防控状态:即采取社交隔离,压平确诊人数曲线,避免医疗资源挤兑,尽可能救治每一位重症患者。

亚利桑那州的抗疫政策

       那么,得到目前这样看起来比那些疫情大爆发的地区好很多的结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再来看看当地政府的相关政策。

       亚利桑那州是从3月16日起,关停了州内的所有学校,教学全部转到线上进行。当天,累计确诊116例。

3月19日,州长发布了第一份限制政策,其内容主要是发现有确诊病例的县,关闭所有酒吧、电影院和健身房,餐馆转为可以带走和外卖,停止堂食。同时安排国民卫队帮助医院和超市处理急需事项。当天,累计确诊342人。

3月31日,州长发布了更严格的居家令,要求非必要行为不要外出。(注意是不要,不是禁止)这份政策里对必要行为的界定相对宽泛,除购买食品、外出就医外,还包括了户外活动,比如散步、爬山、跑步、骑车和高尔夫球,而且只是强调在进行这些活动时注意保持社交距离。同时该居家令也并没有说如果违反了会被处以怎样的处罚,由谁来监督执行。当时,我看到这一政策时的感觉是执行全靠自觉,能有效果吗?到当天,亚利桑那每天的确诊人数已经升至近200例,并在之后进入4月后一直保持在这一水平。

3月31日生效执行的居家令 / 图: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除此之外,政府还有一些针对医疗机构、检测机构等部门的支持政策,但鉴于篇幅所限,就不再展开介绍了。

个人感觉,这些政策与其他州相比,不算最为严格的,从发布的时间来看,也并不是最早最及时的。只是这些政策与亚利桑那州的州情相匹配,让疫情看起来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为什么这么说?在第一部分我介绍了这里的地理、人口、经济等情况时已经指出了,除了凤凰城周边,亚利桑那总体上是地广人稀,人口密度不高,这首先就不利于病毒传播。即使是在拥有400多万人口的凤凰城,人们居住也是相对分散的,大部分本地人都居住在如下图这样的小房子里。

凤凰城居民区的普通人家

       从高处看,整个凤凰城就像摊大饼一样,除了市中心Downtown有些高楼外,大部分建筑都不超过3层。这样的居住方式让人与人之间本身就保持着比较大的距离,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传播风险可控。再加上这里公共交通并不发达,全市仅有一条轻轨,绝大部分人出行都是自己开车,因此也降低了在公共交通系统里感染的风险。

凤凰城全貌

       那么,政府的政策只要解决了人口最密集的学校不要出现集中感染,并关停所有人与人聚会的场所,病毒也就可以得到控制。而控制住人口密度最大的凤凰城都市圈,也就控制住了整个亚利桑那州的疫情发展。当然,近期当地的新闻媒体也曝出,北边的那瓦霍印第安居留地感染情况较重,且物资与基础设施薄弱,需要更多关注与支援。同时也有人提出,如果当地政府再早一些出台限制政策,确诊人数还可能进一步缩小。

       综合来看,在这样一个西部、边疆、不同族群共居、人口密度不高的地区,当地选择了相对比较温和的政策来应对疫情,也取得了目前来看还不错的效果。相对柔性的政策也给了人们一些可以外出活动的空间,每天我的公寓周围都能看到遛狗、散步、在草坪上的锻炼的人们。我自己在过去一个月里,也去了城周边三个不同的地方爬山远足,呼吸下新鲜空气,欣赏下旷野里春天的繁花。

开满野花的旷野
正在盛放的仙人掌花

       不过,尽管如此,要说疫情离我不远,那是假的。上周,我的同班同学就接到所住公寓的通知,他们公寓里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例。不过通知也只是告诉居民,去邮箱拿快递时要戴手套,不要在公寓的公共区域内逗留,出门尽量戴上口罩,仅此而已。既没有告知确诊住户在几楼,哪个区域,也没有对出入居民有任何检测或限制。对比此前我的家乡昆明出现一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后,一栋30多层的公寓楼,200多户居民被整体隔离14天的做法,我对太太说,这样的佛系管理如何阻止疫情扩散呢? 然而,太太反问我说,如果确诊的是我们,我们隐私和经历几乎被完全曝光,我们的邻居们也因此被严格的隔离,动用数十人的社会力量来进行24小时不间断管控,这样高昂的个人和社会成本适合这里吗?

3月底云南昆明某小区发现一确诊病例,其所居住单元楼中200余户被整体隔离,社区工作人员在门口搭建帐篷值守,防止居民外出,也为居民提供必要的代购等服务。图片来源《都市时报》

确实是,不同的国家、地区,面对不同程度的疫情,并没有哪个方法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只要是进行过科学评估,适合的,有效的,同时能够兼顾疫情风险与社会经济成本控制的,都可以算是好的办法。且让我们放下偏见与敌意,面对新冠病毒这样不分国界与种族的敌人,互相取长补短,启发学习,守护好自己,也保护好他人,尽早回归我们所珍爱的美好生活。连荒漠中的仙人掌都在努力绽放自己,生而为人,又怎可不热爱生命与生活呢?

山坡上开满全地的灌木野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一)——病毒肆虐的前奏里,我们开始了一段旅行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