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炊

云南人。观察与记录,身边与历史,文字与影像,数据与故事。

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三)——疫情缓慢爬坡 居家令延长半月

(进入5月,疫情重灾区纽约的新增确诊人数已经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了。而位于美国西南角的亚利桑那州,疫情却有抬头迹象。与上周作者在《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二)》中介绍过的情况相比,过去一周新增确诊人数缓慢增加,而传统红州之一的亚利桑那,并没有着急开放,而是把居家令延长至5月15日。)


  4月下旬开始,凤凰城白天的最高温度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40摄氏度,以炎热著称亚利桑那迎来了又一个夏天。去年,这里夏天的最高温度达到了46度多,不知道今年能到多少?这样的炎热会从现在一直持续到10月中旬,除了偶有几次的降雨外,几乎半年的时光,当地人都要在这样的炽烤中度过。

  前几天我和一位学校的老师聊天时他说,从来没有哪一年会期待夏天早点到来,因为据说高温会降低新冠病毒的活性。不知道最近一周的病毒数据是否会让他觉得失望呢?本周(从4月27日至5月1日)亚利桑那州的每日新增病例数,比前几周有了一定的上升,有多日的日新增数量,超过了300例,其中4月29日还达到了446例,几乎比之前每天平均新增200例的水平多了一倍。截至5月1日,全州总确诊人数来到了7969人(4月22日为5459人),死亡人数达到330人,死亡率为4.1%。州卫生署公布的各类医疗资源的占用情况也有了一些新变化, 但并不显著。

全州ICU床位占用比例达到77%(4月22日为70%)/ 图 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全州新冠病毒患者住院人数呈现缓慢增长态势/图 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全州呼吸机占用比例约为30% (4月22日约为29%)/图 ARIZON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从以上数据中可以看出,尽管全州因新冠病毒住院的人数有所上升,但病床数,特别是呼吸机的剩余量还比较大,医疗过载的情况还没有出现。但缓慢增加的新增确诊病例数,确实还是让人有些担心。

             本周三,州长Doug Ducey 宣布将亚利桑那州的居家令延长至5月15日。在周三的发布会上,Ducey介绍目前新冠病毒在全州传播的速度出现放缓的迹象,但新增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并没有明显下降,因此他决定将居家令延长至5月15日。他说如果现在放松限制,有可能将来会导致疫情反复,到时候还得再次关闭经济,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不过,州长也表示他会有计划地逐步开始恢复餐厅和一些非必要商业的部分营业,大概会在5月12日前后进行。

             作为传统的共和党州,尽管最近一两年有转蓝的趋势,但川普总统的支持者还是大有人在的。因此,凤凰城最近也出现了要求重开经济的抗议活动。在4月20日的抗议活动中,凤凰城某家医院的几位护士也来到抗议人群中,用沉默站立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过早重开的反对。

4月20日在凤凰城集会的抗议者 / 图: azcentral
4月20日在凤凰城集会中 静立抗议的一名护士 / 图: azcentral
4月20日在凤凰城集会中 静立抗议的医护人员们 / 图: azcentral

             呼吁同事们外出的护士名叫Lauren Leander,今年27岁,2014年毕业后成为一名护士。那天本是她的休息日,但看到其他州也有医护人员上街,向要求重开经济的人们表示抗议后,她也想效仿这一行动。于是她来到集会人群中,并把现场照片发给了一些同事,询问他们是否也要前来。后来,大约4、5名一起参与了当天的行动。他们并不与抗议者争吵,只是身穿制服,佩戴口罩站在道路旁。Leander在接受azcentral的记者采访时说,有些情绪激动抗议者也对着她说了一些攻击性的话,还有的人指责说她是在演戏,这让她非常沮丧。因为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做出决定的政客,她的工作是照顾病人,而且从2月开始,她就加入了所在医院的ICU单元,负责照顾被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在20日的抗议结束后,她就回去休息了,而由于她在抗议现场的照片被记者拍下,当天晚上,她开始收到了从全美各地甚至加拿大发来的鼓励信息。到了周二,21日,信息更多了,她说自己的手机都“炸了”。到周二晚上,她也只能选择性的回复一些,就早早休息了,因为周三一早七点,她又要回到了一线,凤凰城一家医院的新冠病毒救治小组,继续她的工作。(以上故事是azcentral报道的,我进行了一些概括翻译,原文在此,https://www.azcentral.com/story/news/politics/arizona/2020/04/21/icu-nurse-who-stood-masked-and-silent-rally-open-arizona/3001723001/

             最近,围绕是否重开经济,无论政府、媒体还是民众都在表达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声音汇集到舆论场上后,不同的群体也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自己支持的声音。比如说,我个人的经济压力没大到付不起下个月的房租,我自然认为在家里呆着是对自己,同时也是对别人的健康安全负责的行为,我支持上街表达的护士们。但我楼下的咖啡馆店主,则希望经济早日重开。咖啡馆上个月20号就关闭了堂食,为了能维持经营,多少有一点收入,店主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客人只能隔着大门看菜单或者网上点餐。开车来的人,可以在旁边的车库里等候取餐,这里专门设置了供客人排号的区域。步行的顾客,则可以坐在咖啡馆外面等待。点的餐饮品做好后,服务员会拿出来给你带走。他们都戴着手套,但并没有戴口罩。我本想跟店主或者店员聊聊,但能感受到他们并不太想和人多说话,必要的交流完成后,就迅速关门回到了店里。也许他们也是在反复权衡后,决定冒着风险继续维持咖啡馆的运营。

菜单贴门上,隔着门看,看好了敲门点餐
咖啡店旁边的停车场 专门设置了让人等候的座位 两个座位之间隔了至少3米

            在美国,因为发声渠道是多元的,人们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然后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选择。即便有的选择是有风险的,甚至是有可能给其他人带来伤害,政府通过在法律范围内警示,甚至惩罚会伤害他人的行为(比如对违规开门接客的商家进行罚款),来给出自由行为划出的边界,但前提是不能阻止任何人发出声音。更多的声音本不应被责备,因为不同的发声者有不同的诉求,无论这些诉求能否实现,至少表达意味着存在,沉默并不等于消失。

             最近我也特别留意周围的美国人有哪些变化,想知道疫情给对他们真正的影响是什么。一位同校的硕士同学在交流的时候说,他觉得特别失落。因为居家令导致了他的兼职工作也不得不停止,没有了支持日常生活的收入来源,尽管亚利桑那州允许在读的硕士申请失业金,但他觉得比较难以接受。因为从小到大,他的父母都告诉他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挣钱,纳税,像失业救济金都是去帮助弱势群体的,他甚至用了loser这个词。也就是说,在他的价值观中,领救济与loser是划等号的。确实是,因为外部不可抗力导致的暂时性财务困境,不仅会让生活更加艰难,也关乎于一个人的尊严。

             而其他一些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的同学也觉得工作异常难找,尤其是在新闻行业,很多的媒体都冻结了招聘。因为在美国,大部分媒体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广告,企业陷入困境后,首先削减的也往往是广告这样的市场营销支出,而对于媒体而言,最大的成本就是人,所以媒体收入少了,最先考虑的就是减少人力成本。这样的形势,对于本就在走下坡路的新闻行业而言也是雪上加霜的。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上个月刚刚发布的一份报告,过去12年,美国的新闻从业者减少了近27,000人,不知到今年年底的时候,又有多少新闻人不得不转行呢?

2008年至2019年,报纸行业流失了一半的雇员 电视略有增长 互联网翻倍 / 图: Pew Research Center

             从3月中旬开始,所有超市里都找不到厕纸了,每次我去买菜都会去厕纸的架子上看看,一直都没见到它们的身影。4月30号,一位老师因为在Costco买到了厕纸,兴奋得专门发了Facebook纪念一下。

各个超市里都空空的厕纸货架
一个半月过去了 她终于买到厕纸了!

             暖心的不只是厕纸的供应有所恢复,亚利桑那的警察们最近也没闲着。它们不仅像其他州的警察一样,集体出动去给小朋友们过生日,还在twitter上晒出了拯救三只小鸭子的“壮举”。

凤凰城的警队集体出动 鼓励一位1岁的患病儿童 / 图: @PhoenixPolice
亚利桑那州警察在一条公路的紧急车道上救下了三只小鸭子 / 图:@Arizona_DPS

            出门的不只有警察,这两天,在公寓附近和凤凰城的河滨公园遛弯时依然能看到不少人影。我忽然发现这些平凡的场景里,一旦有了人,就无比美好。有园丁在帮助户主修剪打理院子,有人蹲在墙角喂流浪猫,有人外出运动、健身、划船,享受阳光,还有人坐在屋顶观赏夕阳西下。虽然亚利桑那关闭了所有室内聚集场所,但并没有叫停户外活动,于是也有很多人在评估风险后,决定还是要拥抱生活。战胜病毒,我们真的需要很多鼓励与爱,有的来自于他人,有的来自于自己,还有的来自于这个美丽的世界。

正在打扫的园丁
一位在墙角喂流浪猫的女士
河边公园里享受阳光的人们
Salt River里玩皮艇的年轻人
公寓屋顶欣赏夕阳的人
凤凰城市中心的喜来登酒店点亮了一圈心形灯


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一)——病毒肆虐的前奏里,我们开始了一段旅行

美西旷野中的疫情观察(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