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ntknow

.

我好喜歡看書之閱讀心得(三) 情緒賽局(2) 之職場Game Theory

規劃激勵結構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必須要小心進行否則就會出現動機逆轉。 這是職場上的Game Theory。


作者提出一個例子:

想像一下你擁有一間軟體公司,你的公司接了一個Project,而這個Project需要A員工和B員工: A員工負責研發,B員工負責行銷。每個員工都可以在兩種可能的行為中選擇其一: 認真工作或打混摸魚,認真工作的員工保證能夠完成任務。但倘若他決定打混摸魚,成功完成任務的機率就只有50%。


先由A先生負責研發,然後B先生去做行銷。而B先生可以看到A先生有沒有認真工作,但A先生卻無法知道B先生會不會認真工作。員工認真工作當然亦會感受到痛苦,而我哋就當痛苦程度相當於1000美元。


激勵結構一: B先生的考慮


現時你會提出這個紅利結構: 只有在專案成功時發給A先生1400美元紅利,另外發給B先生2010美元紅利。


假若B先生看到A先生有認真工作,而B先生決定不認真工作那這個專案成功的機率就是50%這表示有50%的機率拿到2010美元的紅利,相當於可以確實拿到1005美元(期望值)


而若B先生決定認真工作,那這個專案就一定能成功,B先生必定拿到2010美元的紅利,但需要減去所承受1000美元的痛苦,相當於可以確實拿到1010美元(期望值)。


所以假若B先生看到A先生有認真工作,B先生就有動機去認真工作。


但是假若B先生看到A先生沒有認真從事研發工作,他顯然就沒有認真工作的動機了,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他會拿到紅利的機率,在他還沒開工之前就已經只剩下50%。


假若B先生選擇不認真工作那麼專案成功的機率就只剩下25%,期望值只剩下502.5美元了。而B先生選擇認真工作的結果,只值5美元。


激勵結構一: A先生的考慮


接下來我們分析A先生的考量,他在B先生進行行銷之前,要先從先軟體研發的工作,倘若A先生在研發階段認真工作,他透過前面的推論知道B先生也會認真工作,因此這項專案一定會成功。在這個情況下,A先生會付出1000美元的痛苦,但是保證會得到1400美元的補償,即400元的淨報酬。


但假若A先生決定在研發過程中不認真工作,那麼B先生就一定不會認真行銷,理由前面已經說過了。在這種情況下專案成功的機率會下降到25%,這表示A先生有25%的機率會拿到1400美元的紅利,也就是期望報酬等於350美元。


因此,一直推論下來,A先生和B先生都會認真工作以獲得紅利。



激勵結構二:B先生的考慮


現在假設你這位公司老闆,決定給員工提高紅利當作是完成專案的報酬。你決定結予A先生1900美元,而給B先生4020美元。


假若B先生看到A先生認真工作,他就值得也跟着認真工作,因為他拿到3020美元的淨報酬,如果他混水摸魚期望報酬就只有2010美元。


但現在思考一下倘若B先生看到A先生在研發階段工作不認真情況會怎樣? 在這種情況下B先生繼續認真工作,他有50%的機會可以拿到紅利,但要是他也跟着不認真工作,就只有25%的機率能拿到紅利,B先生在第一種情況的期望報酬是1010美元,第二種報酬的期望報酬則只有1005美元,結論是在這種情況下無論A先生有沒有認真投入研發工作,B先生總是有認真投入工作的動機。我們發現提供更有吸引力的紅利確實能夠提升B先生認真工作的動機,就算A先生決定不認真工作,B先生也寧願認真工作。


激勵結構二:A先生的考慮


然而,因為無論A先生做什麼決定,B先生都有認真工作的動機,這個事實如今會改變A先生的工作動機。先前我們得到的結論是,A先生有動機認真投入工作,是因為他知道倘若他混水摸魚,B先生會看在眼裏然後決定不要認真工作,但是在新的紅利條件下,無論A先生怎麼做,B先生都會選擇認真工作。


在新的激勵結構下,對於A先生來說怎樣才是最佳選擇呢? 假若他認真工作,專案一定會成功,他會拿到1900美元的紅利,但是考慮到他認真要工作要付出相等於1000美元的代價,他的淨報酬其實只有900美元,但是倘若他選擇混水摸魚,專案成功的機率是50%,換算成預期紅利是950美元,這比他認真投入工作的報酬還高。


換句話說,A先生知道B先生無論如何都會認真工作,A先生的人作動機就解低了,增加紅利反而使工作情況惡化。



現今社會經常以個人為單位發放獎金,而非以群體為單位,但根據研究指出激勵團隊更能增加效率。 (運用強而有力的道德機制 -> 大家不想要被同事指責為害其他人拿不到獎勵的害群之馬)


所以大家想激勵員工完成計畫,避免好像上面的例子一樣,增加獎勵反而使情況惡化,不妨考慮以群體作為單位,利用道德機制作為工具去使員工更認真工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