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望明日大驾光临——第三封信

發布於

摘录

01

最愚蠢的、最丑陋的、最不成器的,并且头还是扁的,就是最伟大的。这是我在佛经中看来的。

02

从此以后,一郎再未收到落款为“山猫奉上”的明信片。“当初要是答应山猫写那句‘望明日大驾光临’该有多好啊!”他时不时地会这么想。


正文 

望明日大驾光临

——第三封信

 

一郎和山猫


“望明日大驾光临”,是一郎和山猫分别以后的遗憾。一郎心想,如果当初答应了山猫,写下这句话,那一定会再见到山猫。

 

为避免重蹈覆辙,不能再相见,我将这封信的标题就写作“望明日大驾光临”,希望我们可以终生保持来往。至于“明日”是哪一个“明日”,我不做任何的期待,我只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到来。你一定也和我一样,拥有相同的心情吧。

 

一郎要沿着溪流旁边的小路,往上游的方向走去,穿过森林,路过瀑布,才能找到山猫。从地图上看,你好像住在一个离海很近的地方。但你说不知道,可能你还没有去过海边,不过没关系的,我也是二十多岁才看过海。你问我在哪里,我指出地图上那个蓝色的点,那就是我所在的位置。你发了一大堆哭泣的表情,“我们的距离好远。”

 

那时我觉得很奇妙,我说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在我看来都不算远,只要想去,都可以到达。但实际上就是很远,对吧,只是网络让我有了那种错觉,我还跟你开玩笑说“网络一线牵”。

 

我翻看聊天记录,发现我们已经交换了整整一周的彼此的天空。你的照片是清晨、黄昏、夜晚,你总是能发现寂静的秘密。而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白天,明亮但喧闹。“你那里的天仿佛一直都是彩色的。我们这儿,只有雾围着山,和只有仔细看才能看到的蒙蒙细雨。”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交换一下,白天的时候,你看山看云,看远方,而我多留意清晨、黄昏和夜晚,在寂静里寻找你曾到访过的秘密。不过当你面对白日时,可能需要适度地屏蔽喧闹,从而发现重要的事物,比如彩色的天空,树木不断更新着的绿。

 

座敷童子、雁童子与《恶童》

 

这周读的其中一篇叫《雁童子》,不知你有没有读到这里。我想起来上一周你的读书笔记专门写了《座敷童子的故事》,说你在结局时为他泪流满面。

 

抛开雁童子奇幻的身份——由大雁变成一个孩子、曾经是天上的仙童——我们会发现他只不过是一个被迫遭到遗弃的孩子。尽管被收留,他也因为身世遭到其他人的欺凌。这和座敷童子的经历是有相似性的。明明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平白遭受这些痛苦。

 

《恶童》是一个冒险电影,我真是从小到大都喜欢冒险故事。里面有两个主角,一个叫黑,另一个叫白,他们住在宝町的一个狭小的角落里,一辆废弃的车上。黑和白从出生起就被父母遗弃了。为了活下去,为了守护对方,黑和白变成了这一带的“坏小孩”,经常打架。

 

在电影里,宝町很美,但我却感到恐惧,因为这是一座让孩子感到生存绝望的城市。

 

所幸《恶童》有很好的结局,黑和白团聚,如愿去了海边建房子。但这个结局实在是太过梦幻——世界上还有很多孩子在忍受痛苦。虽然电影里一再强调城市的冷漠,但实际上和孩子们对抗的并不是城市,而是城市中的人,和他们冷漠的心。

 

座敷童子、雁童子和恶童,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造成他们的痛苦的,是人们的冷漠。

 

“卡拉奇”学院

 

最后再分享一点我的生活碎片吧,这周我加入了同事们的“画画打卡群”,这个群的名字叫”卡拉奇学院“,他们告诉我,卡拉奇是意大利画家三兄弟的姓氏,他们在文艺复兴时期创办了一所美术学院。

 

听到这个解释,总觉得自己的画好像是不配出现在这个群里!不过我还是想要和你分享。

 

2020-11-18玫瑰奇迹

 

2020-11-19藏起来的猫猫

 

以上都是我临摹的,我还不会创作!就写到这里吧,希望我们下周也过得很快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小朋友

当我年少时——写给我远方的“小朋友”

和我一起走遍天涯海角|第二封信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