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春天,惊雷般我的内心

到此,世界鸦雀无声

《雪》

北方的农作物静悄悄

还在等待出芽的时机

南方的却一如往常

不擅隐瞒自己在初春的行踪

青苗兴冲冲地点头、摇曳

突然一夜之间,雪下下来了

整个南边一片寂静

也没有哭声,毕竟它们是

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种子

对自己无辜的命运一无所知


《骑车》

积赞了二十多年的僵硬

经年累月压在我肩膀上的

终于一次性被找了回来

但也许我从未失去过

它至今都还压在那里

遇上风,就拔地而起

遇上雾遇上霜雪

遇上雨水和电闪雷鸣

它丝毫不敢动弹,恐惧

将我牢牢钉在座位上

任由时间的混凝土浇筑


《二十四岁》

春天,惊雷般我的内心

响起一句明晃晃的开场白

好像很重要似的独自酝酿着

“今年,我二十四岁了。”

但是到此为止,

再没有别的故事了。仿佛

仿佛一棵小草只能活到春天

仿佛到此,世界鸦雀无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399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们一生被迫注视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