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勿忘见字饮水

不管世界怎么变,他们都是青春又干净的人。如果我有一刻能接近这样透明的心,那将是我最轻盈的时候。

从我有记忆起,每年清明都是一样的,阴雨绵绵,鬼气森森。但也许从杜牧的时代开始,清明就开始在下雨了。我住在昆明,每逢下雨就迎来“断崖式”的降温,一雨入冬。整个清明假期我都在生病,现在提“见字饮水”也十分“应景”。郑融在《多喝水》里还在唱:長命先可以撐過去/痊癒中/應該多喝水。

 

我在搜索“见字饮水”的时候,发现它已经被列为2020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没想到我这么小心翼翼避开一切“流行”,最后还是逃不出“流行”的魔爪。不过我后来忍不住想,为什么是2020年,为什么会是“见字饮水”,是不是和新冠疫情也有关,是不是和媒体用来“轰炸”我们的观点相吻合。

 

新冠疫情是人们的生活慢下来的主要原因,媒体在反复强调一种观点:是时候慢下来了,“我们应该放弃支配自然的梦想,并接受自己在自然中并不显赫的地位”。我想,如果不是人们注入了这么多新的涵义,“多喝水”、“见字饮水”就是一句“废话”而已,和媒体传达出来的、能让我们很快信服的这种观点一样软弱。

 

早前“多喝水”被认为是一种“敷衍”,感冒要多喝水、痛经要多喝水,仿佛除了“喝水”没有更好的建议。但是在2020年,一个全民“饮水”的时代,这些“废话”变得尤为重要和恳切,“不管心情差或好,都请见字饮水”。我其实难以理解,人在面对日复一日的崩塌时,会喊出这样近乎轻描淡写的口号:见字饮水。会不会太过随便、太过轻佻?

 

但也许“重”的东西太多了,眼下人们只需要先“轻轻地”活下去。我也是大病了一场后才深刻地感受到,这些看起来随便与轻佻的,它们是最基本最顽强的一种生命能力,是我们在不得不死去之前生活的能力。正是因为无法坦然接受日常生活的解体,我们才会以日常的方式重新加入生活,这也是一种抗争。

 

黄伟文为《多喝水》写的歌词:長命先可以撐過去/尋夢者應該多喝水。和所有与“见字饮水”相关的粤语歌一样,都让我感觉陌生又忐忑。我心里明白并非为我而写,所以从不敢将歌词擅自拿走,起码在使用的时候,不是那么肯定和理所应当。对于港人来说,“见字饮水”或许还有更重要的涵义,是他们生存和生活的智慧。

 

自从搬到新的办公室以后,我换了小一号的杯子喝水,感觉容量太小,很快就喝完了。不过小的杯子也有好处,它能让我多起身几次去茶水间。出门穿过走廊,加完水再回来,这些“浪费”刚刚好,是与时间久违的重逢。

 

又想起上学的时候,课总是很长,我包里有一只巨大的水杯,用来和同学比赛喝水。现在觉得羞愧,为什么这么简单这么日常的事,却还要像比赛一样对待。

 

我觉得别人“太轻”,也许是因为我一直都活得“太重”。但一时间要我全部卸下来,我可能还是做不到,最多最多,只能像发现那些因为穿过长廊而寻到的原本不属于我的时间一样,只有片刻能感受到强烈的恋世之情。我一直都不善于活着,至少是“轻轻地”活着。

 

接受“见字饮水”这样轻盈的人生,是我少有的选择。起初很艰难,无异于一脚踏空。我羡慕有些人,他们看起来很平静,有波澜也是快乐的波澜。仿佛不管世界怎么变,他们都是青春又干净的人。如果我有一刻能够接近这样透明的心,那将是我最轻盈的时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 │ 你的人生座右銘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