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猫走丢后的十二小时

發布於
她播放那段母猫的叫声,在我听来没什么差别,都像婴儿的哭声。在空旷又陌生的地下车库里循环,细想非常恐怖。

零点刚过,就连开门的吱呀声都陌生得令人心慌。等电梯的间隙里,我只好站在门前默数。但又生怕会从里面蹿出什么东西来,周围安静得只剩下一串一串的心跳声。

 

我在帮她找猫,一只五个月左右大的橘猫。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她快哭出来了,我很少见她这样,第一次还是因为她喝醉。我连睡衣都没换就出门了,匆忙套上一件羽绒服,拉链拉到最上面。夜里风大,还戴了毛绒帽子。

 

一路上我都在警惕,黑夜里的陌生人全是危险,连草丛也要警惕。

 

等我找完周边的几栋楼,已经快接近凌晨一点了。她手机没电,于是借了室友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让我在这里等着。因为她担心那只猫如果跑下来,就会被进出的人不小心放出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来来往往最多的是送外卖的,我给他们开门,跟他们说如果见到猫,请告诉我。

 

运气不好遇到一个喝醉的男人,他满身的酒气,还凑得很近。我故作镇定,大声跟他说:我们在找一只橘猫,你上去看到的话告诉我一声。

 

他还是越凑越近,开始胡言乱语,问我要微信。正在我非常为难的时候,一对年轻情侣下了电梯,我获救般忙和他们说话:“请问你们下来的时候看到过一只橘猫吗?”

 

那个醉酒的男人才继续往电梯口走,我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年轻女孩偏了偏头,皱眉说:“没有看见哎。”然后他们就开门出去了。

 

我太害怕了,电梯门每一次打开,我都在心里祈祷是她。直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我才看见她穿着一件明蓝色睡裙下来。从我面前走过时,我发现她的裙子背后有猫咪的图案。她只穿着一双夏天的蓝色拖鞋,光着脚像是毫无知觉。我问她冷不冷,她摇摇头,递给我一个逗猫的玩具,上面的铃铛在找猫的过程中掉了下来,被她装进了睡衣口袋。她把那根余下的小棍放在了我手里,在她手上还有另一根。

 

我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希望猫会听见铃铛的声音。于是沿着灌木和草丛一路找,一路喊那只猫的名字。在路上见到好几只流浪狗,她就和狗说话,问狗有没有见到她的猫。当我们穿过灌木丛,走到花园的尽头,她站在湖上面,晕头转向,不停地问:怎么没路了。

 

后来在停车场入口遇见一只同样走丢的猫——喂养得很好,很干净,不怕人。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我从来没养过猫。

 

那只猫有着灰白的花纹,跟了我们一段路。但实际上是她在跟着它,她说那只猫在给她某种启示,比如说会把她带到她自己的猫面前。

 

后来灰白小猫蹿进了草丛里,她立刻就跟了过去,嘱咐我将叫声录下来。她跟我说,猫会散发相同的气味,它们发出的声音也可以召唤彼此。

 

我正准备打开手机录音,那只灰白小猫又从草丛里跑出来了,将我们带进了地下车库,它就躲在右手边第一辆车的车胎下面。夜里太冷,猫咪如果躲进了地下车库,就会蜷缩在车胎下面睡觉,那里暖和。这也是她教给我的。

 

她用我的手机搜了一段猫叫声,然后想了想,又改成了母猫的叫声。她说自己的橘猫是公猫,正在发情,也许听见母猫的叫声会回应。于是她循环播放那段母猫的叫声,在我听来没什么差别,都像婴儿的哭声。在空旷又陌生的地下车库里循环,细想非常恐怖。我试图甩掉这些念头,握紧了手里的黑色逗猫棒,想象自己是握着一根魔法棒,恐惧也消散了不少。

 

凌晨两点多,两个女孩往地下车库的深处走去,并想象一个小说般的结尾,期待着我们会真正迎来一个属于魔法世界的奇迹。但始终一无所获。

 

她不断播放着诡异的猫叫声,手里还拿着逗猫棒,我就紧跟在她身后。有车开进来的时候,我们排成一排躲避,手里还握着魔法棒,像女巫深夜做法,唯一目的是寻找一只猫。

 

经过一道又一道的廊柱,进入曲折封闭的空间,我忍不住握紧那根魔法棒,手心都出汗了。她平日里连自己一个人乘电梯都会害怕,如今穿梭在深夜的地下车库,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她在害怕。

 

没有,还是没有找到。

 

我们回去的时候,她仍是不甘心,一直在摇逗猫棒,呼唤猫的名字,期待它能够听见。物业管理员也在监控室里帮我们找,说是查了所有门的入口,都没有发现猫跑出去。她不放弃,连消防栓的门都亲自打开来查看。

 

回到家以后,她也不说话。家里还有两只猫。一只是室友养的小猫,才三个月大,刚刚长出牙齿,会舔手,正在改掉这个毛病。而另一只也是她的,她亲自挑选的渐层,和走丢的那只橘猫一样,也有五个月左右大了,在她的房间里哀哀叫唤着。

 

她进房间拿了纸笔,开始在本子上写寻猫启事。可能是心里太乱,连写了好几张都是错的。她写完了一张,我也开始帮忙写。她用荧光笔把"橘猫"和电话号码重重地涂了一道,写了二十六张左右,接下来我们要将这个小区所有的电梯都贴上寻猫启事。她翻出两罐猫氨片,让我带下去,边摇边找,再找一遍,她说那只猫平时听见摇猫氨片的声音就会跑出来。

 

物业已经很久没有理我们了,值班员在监控室里看见我们贴启事,就给她发消息:你们在做什么,不能贴的。我们合计着继续贴,假装没看到。

 

但后来我们还是打算亲自去监控室看看,到了那里,已经三点了。监控画面的每一帧都像是制作粗糙的恐怖片。在监控室值班的竟然是个年轻女人,齐刘海,低马尾,说话也没有不耐烦,很认真地在帮我们调监控录像。

 

三点四十,她的脸上毫无睡意,从监控里每看到一只猫都要焦虑一回。

 

因为担心猫咪自己会回家,我拿了钥匙去她家等,而她在外面继续找。

 

电梯上到18层,门打开的时候,我差点一头栽倒。在门口翻找她的钥匙,除了金属撞击出声响,却意外惊悚地听见了一声猫叫。我来不及开门,在两个过道上来来回回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她的房间里有另一只猫在叫,我只能失落地暗示自己:刚刚有可能是那只猫。

 

这时门外路过一个老婆婆,抱着她年幼的孙子。我拿着逗猫棒跑了出去,急急忙忙问道:"不好意思,您上来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一只橘猫,它走丢了。"婆婆说没有,然后又补了一句,猫可能会往更高的楼层跑,让我去上面看看。

 

我有一种预感,这次一定能找到。她收到我的消息后,也很快就跑上来与我汇合。从18楼一直往上找,终于在第24层找到了:那只猫咪耷拉着耳朵,正站在消防栓底下瑟瑟发抖。

 

她抱着猫一直不肯松开,门口放着那只猫场常用来睡觉的垫子,还有一些猫粮,不小心撒在了地上。她将猫放在了垫子上,一直在训斥它:叫你乱跑,找了你一晚上,你快闻一下,这是你的味道啊,为什么不回家呢。她像对待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我说,你快把她抱回来吧,她应该很冷很饿了。但是她仍然像在教孩子一样教她的猫,一边又忍不住心疼。

 

我一看手机,十一点四十,和昨晚猫丢失的时间正好相差十二个小时。那只猫耷拉着小小的脑袋,瑟瑟发抖,喂它食物,它却不肯吃。

 

她抱着它不愿意放下,在房间和客厅反复折腾,非常暴躁。但是我知道,在消防栓旁边,她一看到猫就哭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32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