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在清晨写字|无意识写作

在还未睁眼的那种雾蒙蒙里,歌手正在唱:“让时光将我们吞没,漂浮在离地球百万英里的地球。”

捡到的那张油画色彩艳丽,仿佛一下子照亮了童年,照亮了过往的日子。不可能全然不受影响的,你的眼睛看到、你的耳朵听到,你的大脑开始陷入单恋。连六月那张淡蓝色的月历也富有童趣,巨大的冰淇淋可能屹立在某个游乐场的入口处,等天黑下来它就开始闪烁永不褪色的光芒。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当我说出——我已经能够很好地接受自己长大的事实了——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够无比平淡地接受或者完成了这种告别。我每天都在与过往告别,既不悲伤也无法过分喜悦。当乐音停在海面上的时候,我从那种自我的高潮中退下来,看见海边的一首诗。

《我看见坐在》路易斯 塞尔努达
我看见失落或赢得的王国
我看见我的青春没有赢得也没有失落
我看见我的身体那么陌生 远远的
像我自己 远远的在那陌生的时刻

Feelings are fatal的专辑封面,一朵云正试图穿过电线;Osea也像是为某个决心做好了全部的准备;Princess Bubble gum,每个照镜子的短发女孩都像我,我们的心上开出粉红色的小花。你会忘了吧,你会忘了我吧。求你不要忘了我,即便是恨我,也要想起我。

童年结束是什么时候呢,当我像小狐狸一样心怦怦跳,当我有了维特一样的烦恼,当我的眼里只剩下一个人。我迫切地将我的童年远远抛弃在身后,“幼稚”、“孩子气”、“不讲道理”,这些带着童年印记的描述被贬义化了,仿佛关于那个时期的所有快乐都被抹掉了,少年时期的我,在不断地否认童年。当度过了撕扯又落寞的少年时代,我的童年就只剩下了快乐,远隔着一整个银河的距离,遥遥与我相望。我终于学会了平稳地度过每一个大爆炸的时期,不需要靠着否认前一个,才能彻底进入后一个。我可以同时拥有它们,它们可以同时属于我。

一只还未长大的小狐狸,在清晨写字。

夢|沒有奇蹟的男孩

消失的菜市场,和月亮下出走的人

給秋天畫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