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九月结束时叫醒我

發布於
当我敲下这行字,无聊的时间蛋糕又扩大了一圈。

早上出门的时候特地绕了路,准备去看卖包子家的小猫。可是运气不佳,没有遇见他们,那只黑色的戴漂亮铃铛的小猫和它的小主人。


失落而返,原先藏在密林间细碎的阳光也跟着消失,好像走到那里,路就到尽头了。再加上这个失魂落魄的结果,想要回到被稳妥包裹的状态已经不可能。那些曾被许诺过的未来突然发生了,但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们有可能见不到那只猫。你并没有做这样的心理准备,也无力承载。


就这样,在不可避免错失一些未来的时间里,九月快要过完了。但时间会不会是一种幻觉,我有时候能感觉到它,有时候却不能。为什么相同的刻度,叠到最后能够察觉到的那一刻,会有这么大的不同。我说的是一段时光的开头和结尾,它们到来时总是令人震颤,非觉得与众不同。


想起从前与 K 谈论闰年,特别的年份和特别的年份中间是什么样的四年,会和普通的年份和普通的年份中间不一样吗。其实是一样的,它们的中间也是普通的年份。而我们普通的日子,现在的,之前的,之后的,旁边的,也是普通的。


下午四点钟。当我敲下这行字,无聊的时间蛋糕又扩大了一圈。九月啊九月,在我自己的时间里,已经拥有过二十三次,往后它还将从我的手中继续溜走。我想象着那些时间,当我还没来,或者在我已经死了的时间里,世界拥有更多的九月,比我活的时间要长一百万倍。

阳光照在一台缝纫机脸上,他也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九月要结束了,我什么也不想做,但是看到了阳光照在很多事物身上的样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323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