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倌

艺术管理在读丨当代艺术与社会思想

洪堡与策展方法


    亚历山大.冯.洪堡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策展人,因为他既不是策展人,也不策展。探险、分享——这是我想象中的策展路径,他没有在探险时想着分享,也不会把分享当作探险。对他来说,探险是攀登万丈深渊的惊奇,分享则是与友谊的喜悦。

  我们是为了什么而去策展的吗?还是说策展是为了成就什么?如今策展作为一种工作方法,接通着学术的训练——它自身亦成为了一项训练,对知识的健身。这意味着,不仅要了解肌肉的名称,而且要制定合适的动作对它进行刺激,如有必要甚至需要药物辅助以达到预期的美观。策展人就是做这个的,他是知识生产的健生教练,给教授们孱弱的身体以健美的体魄。我们生产一眼可见的漂亮知识——大胡子希腊哲学家雕像的肌肉。

  健身是揠苗助长式的性冲动,目标是征服跑步机。漂亮的海格力士从此接过了阿特拉斯背负的天穹,但他的目的是远处的金苹果,天穹对他而言只是必要的杠铃——只有阿特拉斯会为此忧心忡忡。不应该忘了,金苹果本就是三女神选美的奖赏。

  就像健身和养生都必要地茹素,二者却事实地不同。健身可以作为养生的手段,相反,养生也可以作为健身的目的。区别在于:有目的的养生是健身,无目的的健身是养生。唯有当策展不作为期待中知识生产的结果呈现,而仅仅是策展,在此,结果变得不再重要,甚至策展本身也变得不再必要。或者,可以完全是呈现出一个展览,知识却不在场。

  试着在世界中制造艺术困惑,而非在艺术中解决世界困扰。当然了,关怀是无辜的;可是一旦慕求答复,本身便也有了罪责。

  展览是一天之中的一段风景,仅此而已。“谈论之所”、“意义发生之地”,太煞有介事了。策展人偶然间发现了这片风景,而展览并非对风景的还原,从风景中带回来的,我们称之为展览。为此,须涉身经历一段探险。

  由此,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洪堡那博学又热情洋溢的讲座——“会议期间还安排了热闹的宴会和丰富的外出活动,例如举办音乐会和组织参观波茨坦孔雀岛上的皇家动物园。会议室所在的房间陈列着植物、动物和化石标本,另外还借用了大学和植物园的空间”——不是展览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