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uer的studyaccount

南瓜不說話,只是默默長大。 在意公共空間的言論邊界,不喜歡看熱鬧,不接受mansplain。

別打著保護##價值的旗號釋放惡意


1.承認任何作品質量都有高低之分,同樣認為每個人的閱讀能力也有高低之分,各人的偏愛也有所不同


當說一篇文章寫得好的時候,往往因為它既符合了我的偏愛,也滿足了我的期待,同時,我的閱讀能力能讓我接近它,感受它。


舉例:

小時候很討厭張愛玲,因為我不懂那種描龍畫風的寫法,只想快速跟進情節發展,獵奇、玄幻的情節和風格尤其吸引我,直到長大後,感受力增強,有慢下來的耐心,才開始能漸漸懂得她,喜歡她。


後來又經歷了一次欣賞風格上的轉變,變得更喜歡她。


作品質量當然有高低之分,但讀者的能力、偏好也有分別,而後者往往也在評價作品的過程中佔很大的作用。


2.社區氛圍和文學價值


蓋婭的文https://matters.news/@OcOcO/給所有的創作者和自己-bafyreigzqgcbvtb2tfh36vdaytxb3krdytslh2ziclq2tw6bhzgnksay3u

主要在講社區氛圍,和從個人使用經驗來看,不同的社區氛圍會催生什麼樣的結果。

作為一個簡體中文網深度使用者,我非常理解她的意思。

簡體中文網的生存智慧差不多就是這樣:你來罵我,我抖個機靈自嘲,或者面對你提的這些大名鼎鼎的名字馬上匍匐在地表演滑跪,這件事很容易就過去了,還會收穫很多人的欣賞。


我姿態擺得越低,你越無法罵我,但我厭倦了這種把戲。

所以我想說自己寫得很認真,雖然不是特別了不起,但也還不錯。


也不是說一個人認真了,別人就必須對這個人善意。

她在講,善意的環境有利於卸下心防去創作。

並不覺得這個和文學的價值有什麼相悖的。


樹立一個稻草人,就算把稻草人打倒一千次,也不能說明自己在這件事上很有道理。


3.一個人可不可以屏蔽惡意評價?


為什麼不行呢?好好的一顆心為什麼要放在玻璃渣上磨呢?

禁止別人說話和自己不想看到是兩回事。我沒有權力禁止你說話,但是這個東西影響到我心情,我可以不看。

承認這個東西會影響到自己心情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啊,更沒必要拿出來嘲諷。


4.批評與惡意;交際禮貌


蓋婭在文中說平等的心,即任何兩個人都僅僅是兩個人而已。我有對任何一個作品不滿意的權力,在將自己和對方都當成一個人看的基礎上,保持尊重的批評和建議都是合理且正常的。


當我們在說交際禮貌的時候,意思並不是聽不了批評,只能聽好話,而是要求一種最最起碼的尊重。


5.面對諷刺,什麼樣的行為是合理的?


被惡意言論中傷後,很容易出現負面情緒。此時,做些什麼事去消解這個情緒是很合理的行為。比如:屏蔽負面信息,發表一些看法。


最後

我覺得傷害一個創作者挺容易的,任何一個作品都不是完美的。

人們在釋放明顯惡意後也總能找到一個看似客觀的立足點維護自己,把惡意偽裝成“建議”或者“批評”,甚至還可能把自己的行為賦予“正面意義”,比如保護##價值一類。



在matters讀到蓋婭的文章是很開心的事,不管是《林子中的血》還是《一面之緣的湖》都是很好很好的文,我堅持對其風格和質量的評價,和趨炎附勢沒有關係。(看不出蓋婭有什麼權勢,對不起蓋婭)

不是要站隊,也沒有捋著這件事順桿爬蹭熱度的意思,本文收到的likecoin會被我用於在matters市集向蓋婭買東西。

希望蓋婭能繼續創作,被更多值得的人遇見,在這裡好好玩,慢慢成長。

給所有的創作者和自己

小說|林子深處的血

合格的創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