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forTwo

鲁汶大学心理学系,人类观察员。 如何在广袤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是一生的课题。

我在抖音上投放了人生第一支视频,并给它买了热度

4月21日,QuestMobile发布《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报告指出, 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同比增长14.7%,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同比增长72.5%。

我也是抖音月活中的一员。

在2018年以前,我还是一个对短视频的“奶头乐”嗤之以鼻的清高症患者,拒不下载抖音、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10月去台湾交换,室友分别来自浙江大学和南开大学,都是大陆最棒的学校,两个人经常刷抖音,且经常熟练玩梗。慢慢地,我对这类平台的成见消散了,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只是一个看客,没有产生过发表内容的想法。之所以会想要尝试这件事,也是由于工作带给我的心态上的改变。

不再像大学一样在各种领域乱冲乱撞,工作后的我开始意识到在某一个领域深耕、通过各种媒介去积累影响力的重要性。因此,我开始尝试各种媒介,主要的表达方式是文字。我会以一周一文的频率在Matters上分享平日的体验、见闻,不仅是为了记录,也是为了练习和积累。

在分享的过程中,最常有的情况是:一篇文章发出去后,像石头沉到湖底那样毫无波澜。

每当写一篇文章后无人拍手,无人评论,我便会陷入短暂的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只是在记日记”,随后两三天提不起继续写的力气。这种时候,每一个留言都格外珍贵。如果时隔一周、两周,过去的文章有人留言鼓励,我便会产生“被看到了!”这样小小的意义感,接着积攒了勇气,开始想这周可以分享一些什么样的故事。

由于受挫不少,本周我想要分享主题就是——获得“流量”是什么体验。这也是我第一篇除时间之外有其他成本的文章产出——98块Dou币,也就是98元人民币。



昨晚,我在已经开通两年,仅用来点赞和看视频的账号(抖音号:teateaforever)上发布了人生第一支视频——与别人合唱15秒周杰伦的《园游会》。接着,我用抖音自带的Dou+加热度功能,为自己的视频“加热”。 Dou+的网页上写着,98元,能够换来6小时的持续推荐时长,以及最少5000次的播放量。

这并不是一个提前策划好的选题,事实上,昨天晚上我只是想尝试一下拍抖音的感觉,《园游会》也是一首我随便选的歌。这支合拍模板已经在抖音上走红两三个月之久,已经有让观众审美疲劳以及过气的嫌疑,分配的自然流量应当不会很多。

在发这条视频之前,我也没有想过要用Dou+花钱去加热它。不过,发出去两三分钟后,这条视频的总播放量一直是0。出于一种迫切地想要被看见的心理,我点开了Dou+,选了最便宜的那一档,5000播放量的加热。

Dou+热度的购买页面

在接下来六个小时里,我体会到了“被看见”的魔力。

在支付成功、视频通过平台审核后,我的短视频播放量就开始像挤牙膏那样,慢悠悠地上升。每打开抖音刷新一下,这个位于视频小窗左下角的神奇数字“播放量”就会往上飘几十到一百。消息区也开始出现了小黄点,开始提醒某某赞了你的视频、留下了评论、成为了你的粉丝。

这中间,我不断地退出程序想要去做别的事情,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点开它的手。这个App变成了放在手边待拆的盲盒,让人实在是很难忍住不去碰它。

并不是每一次打开手机都会有新的消息—— “间歇性强化”,我的脑中飘过斯金纳的理论。鸽子按下笼中的一个键,有时掉落食物,有时不掉落食物——按键这个行为能够维持的时长,比每次鸽子按下键都掉落食物这种训练方法来得长,因为它放大了好奇心和期待(是的,鸽子也有好奇心和期待)。

总之,这条花了10分钟琢磨录制方法,用5分钟正式录制成的短视频在接下来的3个小时内给我带来了91个粉丝,250个赞和29条评论。我在这6个小时内点开抖音的次数,比过去一个月加起来都多。

到12点半时,我必须要睡觉了,但就是关灯躺在床上,还是忍不住打开刷新了一下。为了入睡,我把抖音暂时卸载了。

早上起来时,我又迫不及待地重新下载了抖音,发现自己的视频总播放量已经上升到1.1w。不过不知道抖音的算法机制是什么样的,直到第二天晚上,这个数字都再也没有变化过。

面对昨晚的抖音流量奇遇记,我还是有一些反思的。

首先,过去我对抖音的概念建议在观看者的维度上,从未发现抖音原来也会让分享者上瘾,即使分享者不能从中获取任何金钱上的利益。不同于文字写作平台有限的用户以及有限的推荐,Dou+热度这种买流量的可能性极大地满足了一个人的自恋需求

在众多精神分析的理论中,自恋都是人的核心需求,一个小婴儿生下来时认为自己应当是无所不能的,随后在现实世界的一次次“打击”中适应现实,明白自己的局限性。但是在抖音流量的世界里,赞美可以把滤镜后面的人淹没。

我收到的评论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自恋需求

第二,Dou+给出的用户画像能够让人体验到很强烈的掌控感。 Dou+给出了用户画像,包括用户的年龄、性别、完播率、点赞率。这些数据能够让发布者了解自己的受众,规划下一个视频内容,并且让人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同时,我也可以想象到,倘若自己之后发布的视频数据没有第一个视频好看,我又会觉得很失控和焦虑。

清晰的数字化,也是掌控感和焦虑的来源。数字化下,是一个节奏极快、瞬息万变的世界。

Dou+给出的数据

第三,我真切地意识到了团队的力量。这个认识其实并不是抖音带给我的,但是抖音的运营也向我印证了团队的重要性。发布了这个视频之后,我开始想稳定运营这个抖音号的可能性。但是越想越觉得,一个人做一个号,出成果的希望渺茫。过去的22年,我都觉得自己适合单打独斗,不适合在团队中做事。但我越来越发现,无论是运营一个公众号,还是去做一个能够稳定地产出优质内容的内容品牌,对独行侠来说都是很难的。能够拥有抖音的流量是一件(从心理和金钱两方面来说)均有收益的事情,但是稳定的收益需要一个能够出策划、写脚本、拍摄、剪辑的强大团队,不是一个“突然想要尝试拍抖音”的个人所能达成。

总之,流量是一场算法下的幻梦,赞誉是针对滤镜背后的人。这是个很有趣的体验,经过这件事情,我差不多能初步理解网红博主们可能有着怎样的心理状态,以及这个身份对人的自我是一个多么大的考验。最后,世界上不存在任何轻松的工作或斜杠副业状态~

以上,就是我在Matters上的一周体验分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