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

『都說』這裡有些故事要與你分享, 『都會傳說』相關的大大小小事情,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看看就好。 https://vocus.cc/LastFall/home

十、秘密計畫

發布於

城市的某處巷弄內,
昏暗的咖啡館裏,李中尉今天難得以便裝打扮,正在座位上等候某人。此時,有人推開咖啡館的門,李中尉向著剛走進門的人揮著手,剛進門的是前日來單位拜訪的『聯威資訊』王經理。

王經理朝著李中尉的方向走過去,抵達位置時,開口詢問:
「李中尉,電話中你是說有急事要討論是嗎?」

「嗯!是有一些,我們坐下再聊」

李中尉用眼神警覺地掃了下四周,確定沒有一些閒雜人等之後,說:
「前幾日的測試讓我大開眼界,對你的產品有印象很深,想要交換一下心得。」

「太好了,李中尉對我們的產品有興趣,我們可以好好合作一下。」

「但是……」李中尉壓低聲音講著,「這幾天有些廠商也想進來這個標案,但在我看來,明顯的是來攪局的。我想聽聽看你們的看法,類似的狀況在標案這種模式下,有沒有什麼建議?」

王經理把身體靠近了李中尉一些,似乎也明瞭這個談話的重要性。

「老實說,這種狀況,普遍存在現在的採購標案中。雖然規定上,需要先審查廠商的資格,但避免事後遭到檢舉,大致上都會用比較寬鬆的資格來審查,換句話就是所謂的『放水』。如果最後剛好是由這種廠商,以最低投標價得標的話,正所謂的一分錢一分貨,他們還是會透過五花八門的方法,來得到想要的油水。」王經理接著說,「這就是上次為什麼提醒李中尉,最好是『白紙黑字』,要競標者提供『原廠授權』證明,這些惡質的廠商因為無法通過原廠的審查,一定拿不到證書。」

李中尉知道王經理的意思,回答道:「這點我明白,但我總認為這個標案跟電腦科技有關,含有不少的技術成分,不應該只是單用廠商報價的多寡來決定,我在想有沒有辦法篩掉技術能力不夠好的。」

「這點比較難喔!」王經理接著說,「這個案子已經走『公開招標』的方式,勢必最後還是以廠商報價的高低來決定。就如同你已經知道的,這種方式下,標案的產品規格必須至少讓三家以上的廠商能提供。」

李中尉疑惑地說,「所以說,你本來就不期望IQ2020可以直接放在『標案規格書』中?」

王經理回答:「是的,因為這個產品太新也太特別了,目前可以銷售的廠商其實不多,但是我們是真心的期待可以被後勤處所採用,因為我們對這個產品是非常有信心的。」

李中尉說:「我知道IQ2020是個好東西,也同時在想你上次那個『含X以上之Y功能』的建議,我是想要沙盤推演一下,其他廠商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王經理說:「就『含X以上之Y功能』來說,因為IQ2000是門禁產品的基本款,市面上類似產品的很多,廠商要提供X並不難。至於Y的話,因為開標時會有資格審查,為了順利通過避免當天出狀況,廠商甚至會提供更高規格的產品,這對你們採購單位也是比較有利的。」

「嗯!謝謝王經理提供意見,看來這是最好的辦法了。」李中尉此時想到另一件事,「但是有沒有一種可能,如果競標者由『標案規格書』中,推算實際的產品價格時,發現需要付出的成本過高,會不會導致廠商投標意願不高,甚至湊不到最低的三家廠商數,而導致流標呢?」

「的確,這種狀況也是有的,畢竟在商言商,沒有利潤的買賣是很難生存的。不過,因為我們公司對於這一個標案非常的重視,上頭已經給出明確的指示,所以我會想辦法,這點李中尉就不用擔心了。」王經理說出來他們的看法。

此時,李中尉腦海中閃過一個名詞,但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角色敏感,如果再往下談,可能會遊走在法律邊緣,於是改口說:「那麼也就請你加加油了。」

其實那個在腦海中閃過的名詞,用簡單的話來講就是『圍標』,意思是由想要得標者找來幾個陪襯的廠商來『陪標』,而這些陪標廠商也都提出合格的書面文件,因此資格審查不會有問題,可以湊成足夠的投標廠商後,自然就不會有『流標』的問題。再者他們會各自協調好投標金額,只要事先安排讓想得標者用最低價投標,陪標者出較高價格,那麼開標的結果就會如他們的預期。

其實在安排這次的談話前,李中尉思考了許久,因為明白這樣子的對談其實有些敏感性,不太適合在單位裡談。但又想到為了能使標案往正向發展,把不良的廠商給剔除,並爭取到優秀的廠商,不得不還是得做些努力。一把無形的天秤,在李中尉心中來回擺盪著,「與其什麼都不做的話,到頭來只會災難一場,倒不如跨出腳步來想想辦法。」

李中尉打從心裡很佩服王經理,他應該也有看出自己的難處,而在交談中的適當的時候就『言盡於此』。就像是『圍標』這件事情,王經理說會自己想辦法,也就是他們會自行承擔之後的責任,因此不管標案成功與否,都與李中尉無關係了。

結束了談話後,李中尉似乎有些釋懷。但他明白,後頭其實還是有不少的難關,緊接著的是,要在『招標文件』公開這份標案的『商品需求規格書』,把一切攤在陽光下供人檢驗,這其中要如何拿捏這個尺度,不至於偏袒一方,真正做到讓優良的廠商進得來標案,而把不良的廠商給驅逐出去,這些都是得好好思考的問題。

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李中尉在王經理先行離開咖啡館的一段時間後,再踏出咖啡館。走向重機,戴上安全帽,在正準備跨上重機時,隱約地,他似乎有種不祥的預兆,感覺有種奇怪的目光來自不遠的街角處。

「是有人在監視著?」李中尉有些疑惑地想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九、初生之犢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