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雨

香港人/ 用詩/ 用文學/ 用心/

道別情書

不知道妳是否還記得我曾對妳說過,如果我不向妳表露我的情感,這將會是我一生中的遺憾。

在我們交換了聯絡之後,大概妳不會知道,其實我心裡是害怕的。因為在我複雜的思緒中,出現了各種的疑慮,讓我即使擁有了妳的聯絡之後,也不太懂得怎樣跟妳交流。我真的實在不知道。我相信自己能夠很自然地與熟悉的友人交流,但是對著妳,盡管只是面對一個只有幾個數字的電話號碼,已經令到我不知所措。呆呆地看著妳通訊軟件的頭像,也許這樣也讓我滿足。輸入了的文字想想後又再刪掉,重新輸入後又再刪掉,就這樣反反覆覆。現在一度想起這樣子的自己,也十分可笑。但是真的,我非常恐懼妳會討厭我,覺得我這個人很煩。所以我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太常找妳,一直去做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來分散我對妳的思念。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呀。我非常渴望與妳交談,與妳談盡世間一切無聊毫無意義的事情,這便是我最渺小的夢想。我完全不介意別人是如何評論我,如何看我。不過對著妳,我做不到。在妳面前,我卑微得像一隻快被妳搓死的螞蟻。

七月六日,我記得在課堂的時候,同學在問妳會跟學校舉辦的假日旅遊到哪裡去。我在旁邊聽到盧森堡三個字。我立刻飛奔到學校的辦公室去參加假日的盧森堡之旅。整個人像是找到人生目標那樣,十分起勁,血液都在我身體中沸騰。彷彿已經可以幻想到在盧森堡中與妳的各種經歷,那只屬於我內心的秘密。但妳要知道,旅行的前一晚,我失眠了。

在旅行的當天,我早了很多就到集合的車站,同學們一個接一個地來到,已經到了集合的時間,卻仍未見到妳的身影。我當刻焦急起來。拍了集合地點的照片,問妳到底去哪了,我們快出發了。過了一會妳傳來了短信。原來妳並不是去盧森堡,而是另一個地方。我非常失望。

整個旅程,我變得悶悶不樂。聽說盧森堡有很多鮮明的樹林植被。都好像隨著我的心情褪色了。

我認為遇見妳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在我的未來裡面也許不會再遇上妳這樣的人。就是剛好有各種的因素才使我們能在浩大又渺茫的地球中偶遇。不能快一秒或慢一秒,這不單單是一個美麗的巧合,更是命運。

我到現在也無法回憶妳的面容,絕對不是因為面盲。其他人的面貌我都是記得清清楚楚,唯獨是妳的。每次跟妳說話,我把一生的專注力都集中在妳的眼睛,從不離開半刻。那是擁有魔力的雙瞳,吸進了一個無盡的旋渦中,但並不可怕,反而感到能令我融化的溫柔。我想進一步靠近妳的靈魂,進一步貼近妳的心。我想成為妳眼中的那一個唯一存在。

不完美的就是完美。

因為種種不同的經歷、文化、城市、世界觀,才讓我們能在歷劫多世後相遇。如果太過完美的話,或許妳不會出現在我的世界中。所以我才說不完美的就是完美,最少對我來說是。

其實我也該向前走了,也該把早已生銹的齒輪轉動起來。說是情書也不太適合,不如說是跟內心的某個自己道別。跟那個因妳而瘋狂的自己道別。經歷了時間的沉澱,我也明白到世間很多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尤其是感情方面。一個人對自己沒有感覺也是無可奈可的,並不能強逼對方。對方不喜歡自己也是有她的原因,什麼原因也好都不關我的事,也無需告訴我。人生在世怎可能無悔,說是無悔也不過是執著。該放下時就要放手,而不是死死地牢固著。

什麼時候該放手?就是意識到對方終究只會成為自己人生中的其中一位過客的時候。

想不到歲月洗禮過後,一直以為自己早就把妳放下,才發現自己只是不肯去面對而已。該了結。當中也有很多妳不會知道的有關我的事情和想法,都是同樣地與妳有關。但我不想再說了,應該說那都是我的私人的秘密,我不想跟妳或所有人講。而妳也永遠不會知道。就讓我好好的把這些秘密藏在心底,與我終老。

2018年7月-攝於盧森堡
2018年7月-攝於盧森堡
2018年7月-攝於盧森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