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雨

香港人/ 用詩/ 用文學/ 用心/

黑暗中的光

發布於

黑暗、燈火、黑暗、燈火、黑暗、燈火、黑暗

黑暗中的一盞燈、照著黑暗的一盞燈、照亮黑暗的一盞燈

燈火:「你是誰?」

黑暗:「我是黑暗,但現在變光了。」

燈火:「那你還是黑暗嗎?」

黑暗:「應該還是吧…」

燈火:「但是你變光了。」

黑暗:「那應該不是了。」

燈火:「那你是什麼?」

黑暗:「我也不知道,那你是誰?」

燈火:「我是燈火,無論身處哪裡,我都是燈火。」

黑暗:「真好,妳為甚麼會來這裡?」

燈火:「我剛好路過,便過來看看。」

黑暗:「這裡空無一物,有什麼好看?」

燈火:「噢,確實是空無一物。不過,不照亮一下怎知是空無一物呢?」

黑暗:「那妳現在知道這裡是空無一物了嗎?」

燈火:「現在知道了。」

黑暗:「那妳什麼時候走?」

燈火:「快走了,我也忍受不了這裡。臨走前想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是誰?」

黑暗:「現在我也不清楚,不過在妳走了之後……我就是黑暗了。」



人生在世,世界浩大。其實我們渺小的生命對於宇宙大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連一顆塵埃都不如。歷經了多少個億,才演化出人類這個物種出來,才有現在的文明。而人的肉體不過是俱俱短暫的生命,相對於一個行星的誕生,不覺得自己的生命實在是太渺小嗎?

人情世間,真的不用在意別人怎看自己。要知道一點,人情便是複雜。

就是各種難以啟齒,說出來又會傷害人的世界。

就是各種受盡委屈,又要把這口氣吞下的世界。

就是擁抱理想,卻只有不斷失落的世界。

就是相愛相恨,卻難以分離的世界。

就是看似美好,卻又充滿矛盾的世界。

就是看慣了醜陋,仍相信會有真善出現的世界。

2019年12月-攝於台灣 淡水河


有些時候,妳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好像沒有任何人能夠理解和給予真切的認同。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如果當一個人太容易就可以被任何人所理解的話,其實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平庸人、跟其他人一樣的平凡。

每個人都要清楚地知道,妳是特別的

特別到沒有人能夠百分百地了解妳;特別到妳會感受到孤獨;特別到連妳也會懷疑自己是一個怪類。

但是,親愛的,妳並不孤單也不奇怪,妳只是特別而已。只是妳還沒意識到。

妳應該感激世界賜給我們一個難易被人理解的思想和人格,在這茫茫的滄海間意識到這一件事,是多麼難能可貴。

妳應該感激世界把自己逐漸塑造成一個無法讓任何人去靠近、去理解的人。因為這才顯得妳不是一個隨波逐流,人云亦云的人。

也許,妳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動蕩的時代、不應生存在這個假面舞會般的世界。

也許,一切都是一個錯誤。

也許孤寂、孤獨、孤單、孤僻、痛苦會陪妳度過短暫但燦爛的一生。但有一點我可以很肯定的是,妳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人性、更感性、更有靈魂、更真實、更向善、更像一個人。

2019年7月-攝於班堡


妳是黑暗,也是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