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島一命

同島一命!死裡求生!

诉状|@AOC洗版+骚扰+恶意诉讼

我请@Matty @DrunkenMarxist @William 一起作个见证。有图有真相!说谎@AOC 说他诉状里那几位,哪个不是先拉黑再骚扰,然而。1请问我想知道如何做到拉黑后,@AOC 仍可以@出显示标志的,这是不是故意说谎,恶意诉讼。

我请@Matty @DrunkenMarxist @William 一起作个见证。有图有真相!

说谎

@AOC 说他诉状里那几位,哪个不是先拉黑再骚扰,然而。

1

请问我想知道如何做到拉黑后,@AOC 仍可以@出显示标志的,这是不是故意说谎,恶意诉讼。我观看了这些用户的记录,他们通过一个电报群联系我,我们是一所大学的同宿舍学生,故有几个人彼此认识。我的同学反应,他们在马特市po文期间,多次有被一个小号集团骚扰。

恶意

我想请@AOC 先生解释一下,为什么许多用户一提到“骚扰集团”或你的名字,百分百有不同的账号来辱骂,骚扰,外加阴阳怪气。

正常的思维,既然你们可以怀疑其他用户,凭什么其他用户就一定得听你们的“猜测”。请问证据何在。在@伊藤七兵衛 兄弟的文章中,大量事实表明。所谓支持你@AOC 的用户,大量为@汉堡王市长 的小号。而AOC先生也多次前往其主页点赞,比如在下面这个文章中,点赞,要求其为自己“辩护”。

不堪言论

@台湾人都是精神病 干死小管家 ,明显的脏话和种族歧视的名字,但在AOC先生眼中,却毫无问题,甚至发文称“请您有空为我辩护,谢谢”。我想请问AOC先生,您的做法是在维护马特市的社区环境,还是在培养小团体,此账号已被证实为@汉堡王市长 之小号。且@逃离索多玛 (suoduoma3,suoduoma1,suoduoma612等)均为2022年3月份活动之账号,均未发布过任何文章,但不断在其他用户留言下刷屏,复制内容。

且此账号在改名之前,(原名索多玛女拳)与@AOC 多次互动。请问这不是小团体这是什么?这难道是我虚构出来的事实吗!

此人逻辑
此人前科

用户AOC(luxun)有骚扰别人的前科,且不服从判决。以该用户的逻辑,在诉状生效之前,我从未骚扰过此人,仅仅因为几句话就被他疯狂@,难道任何事实均以其主管意识,而未考虑事实因素,这不叫恶意这叫什么?

根据我朋友传来的电报群图片,显示如下,请马特市市民及建筑师过目

拉黑
1
2
3

请大家做事实分析,在本诉状文前截图显示,用户AOC亲口告诉本人,【他诉状里那几位,哪个不是先拉黑再骚扰】请问从技术手段上讲,别人是如何做到拉黑你,你在大量洗版回复的?

诸如“脑子不好使不是问题,管理员不会罚我,正好让大家看看你这揍性”。等言辞请问@Matty ,这就是你们马特市培养的大v,榜样?甚至自己道德败坏,瑕疵污秽,却大放厥词?你们是写作博客网站还是黑社会?@AOC是黑社会老大吗?还是资金供给者,网站金主?

请问,用户AOC大量关联用户@DrunkenMarxist 的文章,证明如下

1
2

我想请问管理员,这是文章创作者的笔法还是刻意地写色情内容?为何用户AOC大量撰文骚扰其他用户,被他视为无所谓的行径?只是因为其他用户不提告吗?

大量关联

类似还有大量关联其他用户文章

以上种种,皆在证明用户@AOC 是目无马特市规则,我行我素,以及包庇,甚至参与小团体骚扰的前科行为。

他对我的骚扰

这是他对我本人的骚扰。我想请问,难道只有他的判断是无恶意且正确,不无主观?

此人完全臆测,毫无证据证明他的判断能力。因此,不仅在恶意诉讼,而且客观上,助长了@逃离索多玛 (suoduoma1,2,612,3等)账号的洗版行为。

小管家在2022年3月有没有见识过这些洗版账号和言行,我想不用我多解释。用户@伊藤七兵衛 的文章以纯第三方视角,包括@AOC 多次发表“感谢市长”等言论来看(三次以上),难道这不是事实,这不是小团体主义,这不是霸凌,这是什么?

人身威胁
精神分裂
莫名其妙

譬如代表马特市像市长下跪,我想请问全马特市市民,这就是用户AOC口中的,马特市市民越来越喜欢他的证明吗?

请问我个人算不算马特市市民,我有没有资格,有没有理由提告此人。凡事都要讲证据,我的证据清清白白,哪怕人证不算,物证也有一堆。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有前科,且时间跨度长达一年,团伙活动骚扰他人长达一年的人?

@Matty  浏览过往的诉讼材料,我相信会更有发现,究竟有没有小团伙,有没有仗势欺人,有没有恶意诉讼。

我今天在自证清白,为何我的证词不可信,而有前科的人证词可信?这合理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诉状区

1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