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南

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中囯的民族政策为什么永远都是失败的

中国的民族政策,其实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建国到习近平上台初期,以苏联的民族政策为母本,所实行的苏式本土化民族政策;


而随着习近平权力的日渐巩固,中国的民族政策就进入了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阶段

中国民族宗教网上关于“第二代民族政策”的介绍

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无论是苏式本土化民族政策,还是现在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其实如果放眼世界,这二者都有实施成功的例子。


苏式本土化民族政策其本质就是一种左翼的民族政策,其特征在于:承认各民族地位一律平等,对各族的特殊性予以保护。


比如在各行各业对于少数族裔的名额予以保障;对于各少数族裔的语言文字进行尊重和保护等。


在世界上这一政策实行的较为成功的地方为中华民国(台湾),例如当地的立法委员会有少数族裔的保障名额,同时也在加强对于原住民的语言保护力度。因此当地汉人和原住民的关系也还算和谐。


然而随着汉人地区经济的发达,少数族裔地区经济的落后,这些少数族裔的文化也在流失。


但这是经过社会演变和经济发展后的必然结果,所以也不会因此而造成台湾地区严重的族群对立。


这一政策也在建国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过。但是很快就走向了矫枉过正,变成了一种逆向种族歧视——无论是“两少一宽”还是计划生育对于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双重标准、亦或是莫名其妙的高考加分制度,都让很多的汉族人感到愤愤不平。


最终,本来出于实现民族平等目的推行的本土化民族政策却反而加剧了民族之间的冲突与对立——其中尤以回(维)汉对立最甚。

中国两会新疆代表团的维吾尔成员,后方为解放军代表团成员

由于苏式本土化民族政策见效不彰,于是在巨大的反弹作用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快转入了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


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其实质就是以国族认同取代民族构建,本质上是一种右翼的民族政策。在这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等国家。


美国着重强调所有人都是美国人,而内部则分为非洲裔、拉美裔、华裔、德裔等族群。虽然大家可能血统不同、语言不同,但是来了就是美国人、就要像星条旗宣誓效忠。


可以说,习近平现在推行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有着这方面的影子。


然而很快,和苏式本土化民族政策一般,“第二代民族政策”在推行过程中又一次走入了矫枉过正的地步,逐步滑入“华北沙文主义”的怪圈。


一般认为,“第二代民族政策”的滥觞始于胡鞍钢。在他发表的《第二代民族政策:促进民族交融一体和繁荣一体》一文中,虽然其取消逆向种族歧视政策有可取之处,但是其真正目的在于鼓吹强制推普、取消民族自治制度、实现全中国的华北化。


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大汉族主义,但我认为不是。


大汉族主义是什么?一言以蔽之就是汉族的东西都是好的,汉族人的权利要扩张。但是无论从之前广东爆发的“撑粤语运动”、亦或是仍旧未被取消的逆向种族歧视的政策,都可以看出就连“大汉族主义”都要比现在的政策温和多了。

“齐撑粤语大行动”现场

现在的政策实际上要比大汉族主义还要激进,无论是针对南方汉人进行强行推普、还是针对少数族裔进行严格社会管制,都是一种以华北汉文化为中心的沙文主义路线。


于是,构建国族认同却变成了建立对华北汉文化的认同。中华民族这一概念不知不觉中就被华北汉文化鸠占鹊巢,变成了14亿人效忠的对象。


我们其实可以发现,无论是左翼的本土化民族政策、还是右翼的国族认同政策,其实只要执行得当,都是可以获得成功,进而实现民族平等与族群和谐的。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官方其实并不会过分去介入,强势推行民族融合。因为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主体民族融合少数族裔是大的趋势,即使政府什么都不做,少数族裔也会慢慢融入主体民族,最终成为其中一个略为特殊的分支(现在台湾的原住民其实基本上已经汉化了;美国的少数族群其实基本上也在逐渐向着美国的主流价值观看齐)。


而政府要做的,反倒是要保护少数族群的文化。这样,才会针对社会经济发展下无法避免的民族融合过程进行再平衡,进而降低少数族裔对于现代化的抵触情绪,使得族群对立思想降温。


无论是左翼的本土化民族政策、亦或是右翼的国族认同,均是基于此一点。二者都对少数族裔文化与社会的特殊性予以承认,进而促进族群和谐。

新疆的再教育营

然而这么两样政策一被共产党拿到中国大陆去施行,无论左右都通通变味。因为中国大陆执行这两样政策的时候,其立足点并非是基于多元文化而去承认少数族裔文化与社会的特殊性,反而是基于大一统思维,通过利益交换或者强势镇压来换取少数族裔对主体民族文化的认同。


这说明并不是政策本身出了问题,而是施行政策的制度基础和执行人员出了问题。


在这样一个威权体制下,不管多么良好的理论和政策,最终都难逃被扭曲、异化、进而形成奴役人民的一种手段。


而更可怕的是,许多华北汉人被这种表面上的“华北沙文主义”所迷惑,误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人上人、“北命贵”了。


要知道,不论是纳粹德国的日耳曼沙文主义、亦或是满清的“首崇满洲”政策,底层人永远都是底层人,德国的工人依旧在被压榨剩余价值、底层旗人的生计无处着落也是家常便饭。

绝大部分底层满人的生活甚至还不如汉族贫民。

任何沙文主义终究是针对上层而言。满清的旗人尚书话语权要比汉人尚书大、纳粹的日耳曼官员比其他族群的官员更加飞扬跋扈。但是到了底层,你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日耳曼人还是非日耳曼人,who care?


所以,就算你是华北汉人,即便是“华北沙文主义”当道,你也依旧是待宰的韭菜一株。既然是韭菜,那你跟着赵家大人们又瞎起哄个什么劲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