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南

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中共60世代后生可畏

前几天,在陕西省发生一则非常不太起眼的调动。陕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晓,平级转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

如果再补充一些其他信息,就知道这次调动的意义了。

王晓在2013年时,就已是青海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

之后在2015年,还转任了西宁市委书记。

大家应该知道,省会市的市委书记和省里的常务副省长是省委常委成员中最有价值的两个岗位。因为离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当然委员——省长这一职务最接近,甚至近年还多次出现这两个岗位跨越了省委常务副书记这一三把手,直升省长的案例。

但是,王晓在2020年底时,却从西宁市委书记转任了陕西省委宣传部部长。虽然仍然是省委常委,但可想而知,这是一次搁置。

而如今他能从省委宣传部部长转岗到常务副省长,看似“回到原点”,可对他来说,这堪称“重回一线”,意义相当重大。

关注王晓究竟是在关注什么呢?

是关注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曾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也就是共青团中央的二把手)。

前途有为的王晓

事实上,他也是全党唯一一位,在这个层级的(即,离省长最接近的副省部级岗位,如省委常务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省会市的市委书记),有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履历的官员。

昔日新星济济,如今只剩这一株“独苗”,令人唏嘘不已。

有关党内派系的博弈当然是主因(在共青团的相关分析上,这一派系分析框架还未过时)。但是本文想给大家一个其他视角,讲讲年龄优势的分析。

而年龄优势的起源,譬如和文化大革命的关系、再譬如和胡耀邦等人的关系等等,本文也略过,以免偏离重点。

例如,就算是被"搁置"了9年,这位出生于1968年的王晓,仍是如今全党最年轻的常务副省长之一,可见他当年的年龄优势之强。

就好比今日若是出现一个1978年生的省委成员,必然让全社会瞩目 (当前还没有这么年轻的)。

而他升任副部级时是41岁,也就是相当于今天一位1981年生的干部升任此级别(当前也没有这么年轻的);他升任中央直管的正科级时是35岁,相当于今天一位1987年生的干部升任此级别(当前更没有这么年轻的)。

更可怕的是,他并非孤例,当年整个共青团体系几乎都是如此。

如此年龄优势的加持下,即使是坐攒履历都能“无灾无病到公卿”;更不必说当时,共青团可是个基本都能外放实职的快车道。

毕竟在我国的科层制中,年龄就是资历最实在的基石,而资历是攀登的最重要基础。

这差别极大的年龄优势,带来了很不好的后果。即,年龄优势成为了所有学生干部梯队优先抢占的目标,而非其他。

这意味着在升职这条路上,若想要往高处走,每升一步,都必须保证自己是同龄人中最年轻的那群。如果慢了步,你会立刻被梯队抛弃,或是培养强度、投资力度大幅下滑,因为你的上限肉眼可见地降下来了。

举个例子, 你有4个手下, 都是正科级, 分别是40、45、50、55 岁,而你有一个举荐其为副处级的名额,你会选谁呢?

在过去,你一定更倾向于选40岁的那位,因为这位年龄优势最大,坐攒履历“无灾无病到公卿”的可能性最大,你举荐的回报期望值最高。

即便45、50、 55岁手下的能力也许更强,但没用,因为有时候下一步的升职竞争中,能力不是唯一要素。但占位置等机会绝对是最稳妥的布置。占着、等着的时间能维持越长,机会就越多。

被习近平怒批"高位截瘫“后被贬官的原共青团一把手秦宜智(1965年生),现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

因此, 45、50、55 岁的定位和未来规划就很清晰了,就是40岁那位的副手、手下。年纪越大的地位越低,因为培养价值越低。

这一定会导致45、50、55岁的几位手下严重不满,不仅不满于要听一位40岁”弟弟”的指挥,更不满于这个规则下自己难有出头机会。

这种不满如果不能得到纾解,这个梯队就无法维持稳定。甚至共产党本身都不太能指挥得动、指挥得好这些充满怨气的干部。

而纾解的方法,就是“拿实惠换前景”——对 45、50、55 岁的那几位通过升职上的默许和纵容,换取他们和你、和40岁乃至和共产党的鼎力合作。

这显然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在2012年后,中共中央开始重视起这个问题,而最现实的方式,就是压缩年龄差距,让有能力、有“上进心”的干部,都有力争上游的机会。.

比如,当前省委常委的成员,其出生年代分布,都在1963-1975之间(指换届后,换届晚的省委,其前数改为1964),1963-1964一部分,1965-1970一部分,1970后一部分。其中,1970后的数量是被严控的,当前每个省委只有2人,1975的更是极为罕有。

而比省委常委其他成员高一等级的省委常务副书记,目前出生年代分布(换届后)主要也在1963-1966之间,以1964为主。

曾任上海市副市长的上海本土干部、现任贵州省政法委书记的70后时光辉

相比之下,王晓当年在青海省委,和最年长的省委常委成员的年纪差近15岁。平均数和正态分布宽度,更是和现在不同日而语。所以,像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刘捷(1970年生);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光辉(1970年生),在今年的换届中也将很难进入省委三把手之前的职位(注意,我说的仅仅是很难,但不代表完全不可能)。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陆昊是王晓在共青团时期的团第一书记。那么这次对王晓的解冻,是否也意味着陆昊会在下半年的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呢?我在此给出陆昊两个可能的去向:中央书记处书记、或国务委员。但也不排除陆昊继续升迁较慢的可能。

话说回来,正如刚才的好几个例证(当前也没有这么年轻的)所述,现在对过于年轻干部的拔擢,也不再被允许,年龄优势的直通车被基本关闭。

尽管年长未必代表保守,年轻未必代表开明。但从习近平角度上,年龄梯队的更“合理”建设,不仅可以让各级干部更有上进心和干劲,还能从机制上加强“习式廉政建设”——用职务的升迁来补偿被打压后损失的腐败收益,可谓是一种权术平衡术。

当然,偶尔也会有一点的滞后。比如中共中央委员会里65后的梯队稍有青黄不接,需要人为补充。因此,在这一两年赶上三年从正科到正部的火箭拔擢的65后干部,就特别幸运地拿到了时运的彩票——例如福建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省长赵龙(1967年生);江苏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长许昆林(1965年生)。

那么最后,去共青团的话将来还有前途吗?答案是地方可以,但是中央不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中国共产党60世代领导集体的前世今生

转载 | 朱镕基质疑习近平?中国经济议程收缩暴露习近平权力裂痕

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常委可能性人选预测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