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28

Christ沒有看男友一眼便走進了浴室,反常地鎖上了浴室的門,扭開蓮蓬頭,脫光了衣服,在由上而下噴灑的水柱中,委屈地流淚。

Chap.28 狀態

Christ 並非一個很能沉得住氣的人,只是因為平日工作太忙,他找不到時機好好和莊明杰談談。

生日那天,莊明杰要他換IG貼文照片的事,他耿耿於懷,坦白說,他相當不爽。

首先,他在他個人的社交帳號上貼文,莊明杰無權干涉,而他卻干涉了,甚至不肯讓步。

這件事Christ還勉強可以接受,畢竟每個人對於自我暴露於社交媒體上的容忍程度不同,照片裡的確露出了莊明杰的少部分,儘管有所不滿,他其實是願意把照片換掉的。

真正惹惱他的,是莊明杰的態度,那股理所當然、自以為是的態度,讓Christ不爽到了極點。

因為莊明杰除了在吵架的當下跩得要死,接下來的日子裡他的行為舉止一如往常,彷彿他們沒有在Christ生日那天有過爭執,彷彿Christ沒有消散的不滿,只是他在無理取鬧。

實在是太令人想問候他家人了。

沒有在第一時間把話講開,剛好給了Christ沈澱思考的空間。那晚的談話太過簡短,Christ又正在氣頭上,一時無法深入理解兩人實際上的思想差距。

認真地反覆回想那晚兩人的對話,他試著理解莊明杰的想法,莊明杰是一個很保護個人隱私的人,很不喜歡聊私事,否則他也不會長這麼大卻一個gay朋友都沒有,直到遇見了Christ。

莊明杰對Christ可以說是幾乎沒有隱瞞,甚至有點過分直白,有些情侶間說出來會有點傷人的想法,莊明杰也是直言不諱,落實一個gay圈直男該有的白目行徑。

這份坦白對於Christ而言,提供了一定的安全感,他願意去尊重愛人對於個人隱私的堅持與要求,也沈浸於只有自己能見到愛人這不為人知的一面的優越感,但是這不代表他要犧牲他的個人意志,只是因為愛對方而完全遷就。

這種經驗一次就夠了,他絕對不要再犯一次。

「喔?怎麼自己靠過來了,不氣啦?」當Christ坐到沙發上並往莊明杰懷裡鑽時,講話不經大腦的白目男友如是發言。

吸氣~吐氣~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你還想要我跟你說話就閉嘴。」莊明杰笑了幾聲當作回應,Christ默默按下自己的拳頭,現在還不能發火,該談的事情還是要談。

Christ拉過莊明杰的手,和他十指交扣後放在自己腿上。兩人安靜地看了一會電視。

「你覺得,你會跟你爸媽說嗎?」Christ盡量語氣平靜地開始他預先想好的話題。

「嗯..應該不會吧。」

「你是覺得他們不會接受嗎?」

「嗯,我爸媽都很傳統,會想要抱孫子的那種,沒必要跟他們說這個。」

「是喔...」Christ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電視上。「那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Christ推開莊明杰坐了起來,兩人的手已經鬆開了,莊明杰沒有發現,Christ覺得有點失落。

「他們不會逼你結婚嗎?」

「會啊,常常問我有沒有交女友,啊我就沒有啊,他們也沒辦法。」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一輩子這樣敷衍下去?」

「我也不知道,反正能拖多久是多久。」

「那如果不能再拖了呢?」

「什麼意思?」

「如果他們就是要逼你結婚呢?到時候你要怎麼辦?」我們要怎麼辦?

「不會啦,時間夠久他們就會自己放棄了啦,而且還有我哥在啊,他已經結婚有小孩了,也不怕沒人傳香火了啦。」

Christ看著莊明杰態度隨意的態度思考著,看樣子莊明杰是沒有要為了討好父母而選擇異性婚姻,但...對於他和Christ之間,他好像也沒有要公開的意思。

「你哥知道嗎?」

「知道什麼...喔,我哥喔...我不知道誒,他應該是不知道啦,我也沒打算告訴他。」

所以你是打算永遠不公開嗎?

這是Christ下一句想要問的話,但他忍下來了。

他無權逼迫任何人出櫃,就算是自己的愛人,他都無權干涉對方的出櫃意志。

但同樣的,別人也無權管他要不要公開自己的交友狀態。

「我可以理解你不想讓家人知道的心情,不過我生日貼文那件事是不是有點誇張?哪有人在別人生日的時候跟壽星吵架的啦?」Christ假裝開玩笑地提起阿杰在生日時跟他吵架的事,想不到莊明杰不僅沒有跟著笑,反而有點訝異地看著他。

「我們沒有吵架啊?」

「誒?那不算吵架嗎?」

「不算啊,我是在跟你說道理,我就不喜歡自己的照片出現在任何人的社交媒體上,但我沒有要你刪掉啊,只是要你換一張照片而已。」

「但那明明就看不出來是你,而且我什麼都沒有寫耶。」

「不是有同事加你的帳號嗎?如果他們有認出來我的衣服,不就會知道是我了嗎?而且,」莊明杰說著拿起了手機,點開IG滑到Christ的帳號,「你看,你打的這幾個hashtag配上圖片,基本上就是告訴所有人你去約會啊,你看下面的留言什麼『好閃』、『好甜蜜』、『男神死會了』什麼的,就很明顯是這樣啊。」

「我覺得讓公司的人知道很不好,會影響工作。」

「我沒有要干涉你發文啊,你可以發,我只是說要把我裁掉而已,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不高興?」

「我有說錯嗎?」

兩人陷入了沈默,嚴格說來,莊明杰所說的完全沒有錯,但不知道為什麼Christ就是一股不爽。

超不爽。

「所以,我也不能跟別人說我們在一起?」

「沒有啊,我上次不是說了,你要告訴家人可以啊,朋友的話就是要看跟什麼朋友說,畢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我的意願也很重要吧?」

「聽起來,你的意願是比較重要沒錯。」

「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那如果有人問你有沒有交往對象,你會怎麼說?」

「我會說我沒有女朋友。事實上也是這樣啊。」

「那別人就會覺得你單身,也沒關係?」

「有差嗎?總不能說我有男友吧?」

「這樣啊,」Christ把臉轉向電視,「那我也可以說我沒有男友囉。」

「也不用吧,你可以說你有交往對象啊,你又沒差,大家都知道你出櫃了啊。」

「但我說我有男友,大家就會開始問東問西的啊,萬一問到你怎麼辦?畢竟我們在公司是走得滿近的。」Christ依舊面向電視,但他的心正在感受令人恐慌的下墜感。

「嗯,也是。」Christ瞬間緊張了起來。

「那你還是不要說你有對象好了。」

然後他感覺他的心猛地撞到了某個強硬的物品,撞碎了一塊。

「嗯,好。」Christ盡量保持語氣的平穩,再坐了一會,Christ站起身,「我先去洗澡。」

說完,Christ沒有看男友一眼便走進了浴室,反常地鎖上了浴室的門,扭開蓮蓬頭,脫光了衣服,在由上而下噴灑的水柱中,委屈地流淚。


接下來的日子一如往昔,Christ和莊明杰依舊同進同出,偶爾其中一方要加班,或其中一方要聚餐;兩人都有空的日子,就會一起吃晚餐,時間早一點就回家做飯,太餓了就在外面解決;週五晚上,兩人都會睡得晚一點,一起窩在沙發上看看電視,或者回房間做些開心的事。週末時,先起床的人就會為另一人準備早餐,Christ特別喜歡台式早餐店的風格,莊明杰則喜歡自己做的美式早餐。

關於先前討論過的話題,Christ再也沒有提起過,莊明杰也早就忘記了。不如說,他在「討論」的那天就認為雙方已經達成共識、討論出結論,沒有什麼會影響生活的事情發生,而且Christ看起來也沒有不開心,一定是也認同他的說法才對。

這樣的想法一直持續到他兩週後他從老家回來的週日晚上,才徹底被顛覆。

快到台北前,莊明杰在高鐵上打了個電話給Christ,但對方沒有接聽。他不以為意,想說Christ可能在忙,反正沒多久就到家了,他也只是想問問Christ要不要吃點什麼,他可以順便帶回去。

不然他就買巷口那家Christ喜歡吃的滷味回去好了。

在滷味攤時,他又打了個電話給Christ,仍是無人接聽,這次莊明杰覺得有點奇怪了,於是他換了用LINE打給對方,卻仍聯絡不到人。

LINE私聊頁面

Jay:怎麼沒接?

Jay:在家嗎?

Jay:hello?

連續發了幾則訊息後,他等了一陣卻等不到「已讀」,心中出現了一絲不好的預感,他開始有點煩躁地不斷往滷味攤裡張望,終於等到他的餐點好了,袋子一提便快步往家裡走去。

約莫五分鐘的路程,在焦急時感覺像是50分鐘。一轉進巷子,莊明杰就抬頭看向自家窗口,沒有透出燈光的窗戶坐實了他心中的不安,他更加焦急地小跑到大門口,快速掏出鑰匙、開門,然後連大門都顧不及關就往電梯奔去。

等待電梯下樓、開啟、關門、上樓、再開啟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終於到了家門口,他迫不及待地輸入電子密碼,還因為太急而輸入錯誤,莊明杰一邊罵著髒話一邊用力地按下正確的密碼,鎖解開了,他猛地拉開門。

屋子裡漆黑一片。

莊明杰一邊開燈,一邊叫著Christ的名字,鞋子胡亂地脫在門口,東西隨意扔在桌上,他先進了房間,再來是浴室,接著走到廚房,還看了一下後陽台,最後去到小房間,連鞋櫃他都打開來看,但這房子就這麼大,就算他花再多時間搜尋,結果也是一樣的。

沒有人。而Christ說好會在家等他回來的。

也許Christ臨時有什麼事出去了?但他應該會先發訊息跟莊明杰說的啊?或許他手機正好沒電?那也有可租借的行動電源可以借啊?也許他只是出去一下下,馬上就回來了?但Christ知道他大概幾點到家,至少會留個燈給他的。

莊明杰再撥了一次Christ的電話,然而不管是電話或訊息,都找不到Christ。他決定要去倒杯水來喝冷靜一下,起身走到廚房拿了個杯子,轉身正要拿起水瓶時,看到有一張字條壓在水瓶下,是Christ的字跡。

莊明杰一把抓起字條來看,然後立刻轉頭衝進房間,果然,正如字條上所說的,他在自己那側的枕頭上,看到一封信。

他戰戰兢兢地拿起了信,卻沒有打開它的勇氣。


「今天也是一個紀念日!」方文庭笑得像是中了百萬樂透一樣。

「這麼多你記得住嗎?...」何平偉低著頭嘟囔。

「沒錯,可能記不住,所以我寫了一個程式提醒我這些重要的日子!哈哈哈!」方文庭騰出一隻手挖出手機,在螢幕上滑了幾下後,轉給何平偉看。

有沒有這麼瘋,真的寫了一個程式...

「你看你看,第一次見面是2019年7月20號,第一次加LINE是7月23號,第一次約你被拒絕是7月26號...」

「神經喔!這有什麼好記的啦!」

「當然要記啊!很重要耶!然後我們第一次去看電影是7月27號,第一次吃宵夜是7月29號...」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可以不用念了...」

「然後今天是我們第一次擁抱,也是你第一次主動抱我耶!我好激動你都不知道我剛剛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還好吧...你太誇張了啦...而且,我們之前明明就有抱過...」

回想起「真正的」第一次擁抱,何平偉覺得丟臉得要死,當時的他哭得亂七八糟,連話都說不好,方文庭會抱他只是為了要安慰他,而事實上,當時的擁抱確實很有效地安撫了因坦承心事而近乎崩潰的威寶。

他仍然常常想到那個晚上方文庭所給予他的溫暖,並將其視作支持他往前邁進的力量來源之一。

「有嗎?!喔...在上海的時候?那時候你哭得好可憐喔,害我本來想做壞事都不敢了哈哈哈!」

方文庭大笑的時候,震動了兩人貼靠在一起的胸口,不只如此,何平偉很確定這次他的心跳聲肯定傳給了方文庭,因為他自己就感受到另一道不屬於自己的心跳頻率,雖然和他自己的不同節拍,卻一樣跳得很快。

他正面朝外地把臉埋在方文庭的肩上,不敢面向對方,過份地靠近會讓他害怕。威寶感覺到方文庭把頭靠上了他的頭,他的雙手在方文庭身後,怯怯地抓著方文庭的上衣,儘管他幾乎整個人都被包裹在方文庭的大衣裡。

兩人靜靜地擁抱著,感受此刻既青澀又生動的溫暖。

「誒...我問你唷,」方文庭輕輕地開口,「上禮拜,你主動牽我的手,這禮拜,你主動邀我進你家然後抱我,」他的下巴和身體微往後縮,試圖把嘴湊到何平偉壓在他肩上的那側耳朵旁。

「我可以期待下禮拜的發展嗎?」這句話幾乎是吻著何平偉的頭髮說的。

何平偉不敢回答,更不敢抬頭。其實,他原先確實是這麼計畫的,但是他現在不確定自己能進行到下一步了。因為,光是今天主動擁抱方文庭,就讓他害羞得要死,他的想像訓練完全派不上用場,下週要他主動吻對方,他怎麼可能吻得下去啊!

看何平偉不說話,但感受到自己的衣服被抓得更緊了,被可愛到的方文庭笑了出來,將下巴靠在何平偉的頭上,抱著他左右輕輕地搖晃起來。

「誒~誒~威寶~你告訴我呀~我下禮拜需不需要帶一條護唇膏在身上呀~」

哎呀,背上被捶了一下。

「............」此時把臉埋在他肩窩的何平偉嘟嘟囔囔地不知說了什麼,方文庭停止了搖晃,低頭探向何平偉低得更低的頭。

「你說什麼呀?」方文庭輕聲問道。

何平偉沈默片刻,突然抬起頭,沒有看方文庭的眼睛,卻把臉湊到他耳邊,說:

「如果我不敢親你,那你可以親我嗎?」

方文庭想說,現在,此刻,這一秒,他就非常、非常、非常想親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2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