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27

發布於
所以Christ掙脫了他的懷抱,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多半也只是講不過他在鬧情緒罷了,現在最好的就是放任他去自己消化情緒,莊明杰想,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了。

Chap.27 矛盾

莊明杰看著Christ放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皺眉。照片裡是一雙牽著的手,因為在光線不足的地方晃動所以有點模糊,看不出來是誰牽著誰,但從拍攝的視角看來,其中一人必定是Christ。

另一個人當然是他。這是同志大遊行那天晚上,他們兩人去散步時拍下的。

嚴格來說,是Christ偷拍的。

當然,拍照是無所謂,但是上傳照片就...

莊明杰拿著手機,走到客廳,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Christ注意到他來了,轉頭對他微笑並伸出雙手。莊明杰意會地敞開了懷抱,甫一坐下Christ便鑽入他懷中,像一隻感到舒服的貓,在他胸前蹭了蹭。

兩人安靜地看了一會電視,Christ不時發出的笑聲,在他的胸口震動。

「Christ。」莊明杰輕輕搓揉Christ的髮尾,混血兒有點自然捲,髮色是好看的深茶色。

「嗯?」 Christ的眼睛仍盯著電視,但靠在莊明杰胸口的頭往裡蹭了蹭。

「你把我們牽手的照片放在IG上啊?」

「對啊,love that pic so much.(好愛那張照片)你喜歡嗎?」

「嗯。還不錯。」

有點難開口。他清了清喉嚨。

「那張只有手是還好,如果有露臉的話,就不要放喔。」儘管不好開口,該說的還是要說。

「...why?」喔還好,聽起來沒有不高興。

「我不喜歡。」誠實為上策。

「...」Christ沒有回話,莊明杰感到一陣尷尬,但他確實不喜歡啊,其實他剛看到那張牽手照時,第一個想法是要Christ把它刪掉,就算他知道那根本看不出來是他的手,就算Christ沒有標註他,甚至什麼都沒寫,只加了一個同志大遊行的hashtag,不知道為什麼,莊明杰就是覺得不舒服。

他不習慣把自己暴露在外,即使只是他的一小部分,也讓他覺得很彆扭。

可是他沒有把握Christ能夠理解他。

「就是、就是,嗯...」但他發現他不知道如何解釋。「我覺得不舒服。」

Christ還是沈默。

莊明杰有點生氣了,照片裡既然有他,他就有權利決定要不要曝光吧?Christ不說話是什麼意思?這是不是有點不尊重?

「Christ,你有什麼想法你可以說啊?不講話是怎樣?」

「...」

莊明杰真的不高興了,他調整姿勢把Christ扶起來,打算來跟他正面談談,結果...

「...誒,我在跟你講事情,你睡著是怎樣?」莊明杰又好氣又好笑,眼前的男友睡眼惺忪,顯然剛剛的自己都是在自言自語,頓時所有的氣都空虛掉了。他看了眼牆上的掛鐘,確實已經過了Christ的正常睡覺時間。

莊明杰轉回來看著男友,混血兒長長的睫毛靜靜地停在眼窩上方,略微過長的深茶色捲髮垂在額前,血統的另一半帶來的深邃輪廓在此刻顯得柔和且精緻,薄薄的嘴唇由於主人的健康飲食作息,呈現漂亮的粉色,襯托白皙的肌膚顯得比實際年齡小了好多歲。

看著這張臉,莊明杰實在很想回到幾個月前,問問當時的自己,到底怎麼會說出「你不是我的菜」這種話。

明明現在他每多看一秒,就更喜歡一分。

「Christ,去床上睡。」莊明杰抓著Christ的肩膀輕輕地搖了搖,對方發出幾聲哼哼當作回應,然後繼續閉著眼睛,聽話地任由男友牽著他步回房間,躺上床,讓莊明杰替他蓋好被子,沒過多久,房裡就傳出淺淺的、規律的呼吸聲。


「這是我們第二次看電影了!」方文庭興奮地在何平偉身邊動來動去,只差沒有原地彈跳起來了。

何平偉被對方的舉動逗得忍俊不禁,今天的方文庭還是一樣地好看,黑色的飛機夾克在他身上比套在模特兒上更好看,黑色耳釘基本上是他耳朵的一部分了,如果哪天沒看見,威寶還會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方文庭果然是個帥哥,不得不承認這也是他喜歡對方的其中一個原因,但何平偉的長相是如此平凡,怎麼想都配不上…

停停停!何平偉及時阻止了自己的悲觀想法,已經和自己說好了要改變的,為了方文庭的眼淚,為了自己的喜歡,為了更堅強的自我。

「你一個大人比旁邊的小孩還興奮,好好笑。」何平偉笑著用下巴微微向方文庭示意一旁也在等入場的小孩,後者順著看了一眼,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往前一步湊到何平偉耳邊說:

「因為這是你第一次主動約我出來約會啊,我太高興了嘛。」男孩伸手刮了刮自己的鼻子。

似曾相識的場景、言語,同一個對象,同一樣表達害羞的動作,同一種心跳加速,不同的是何平偉面對心動的態度,那時的他還躲在自己的保護殼裡,而現在的他,願意踏出自我封閉的堡壘,提起勇氣把自己往前推。

推到那個喜歡他,他也喜歡的人身邊。

何平偉暗自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努力的第一步,主動開口約方文庭見面,完成;第二步,需要更多的勇氣,威寶其實有點膽怯,但他相信自己做得到。

暗場了,坐在身邊的方文庭還在興奮地抓著他小聲喋喋不休,然而何平偉一句都聽不進去。

怎麼辦,比想像中還要緊張!

儘管在腦海裡演練過千百遍,進場前還覺得自己一定可以,真的到了實作的時刻,卻不如他預想得順利。

電影開演了,何平偉心裡懊惱,錯失了一個好時機,他不能再猶豫了。

這回兩人沒有買爆米花,因為何平偉對方文庭說,既然他們都不喜歡吃,就不要浪費錢了。方文庭自然是爽快地同意了,於是此刻,兩人之間的扶手椅縫隙上,沒有礙事的爆米花盒當第三者。

電影演了三分之一,或者更久?何平偉不能確定,因為他完全沒有看進去,只是憑感覺猜測已經流逝了多少時間。每過一個場景,他就多一分心急;劇情越是步入高潮,他的焦慮指數就越往上推進。

沒多少時間了!

何平偉偷偷移動眼神到目標物上,在心裡為自己加油打氣,在用力閉上眼的瞬間,快速伸出手握住了它。


今天莊明杰和Christ各自早早下了班,到了一間莊明杰一週前就預訂好的私廚餐廳共度晚餐;雖然是週一,兩人還是喝了點酒;在加點的店家特製甜點上,插了一支金色的蠟燭。燭光搖曳下,莊明杰拿出送給Christ的生日禮物,是一副鑲著暗色寶石的領帶夾。

因為Christ,他開始在意起自己的穿著打扮,雖然還是比不上男友的品味,也已經遠遠超越了過去的自己,所以他對自己挑的這副領帶夾是小有自信的,而從Christ的眼中,他也看得出對方十分滿意收到這份禮物。

只要看Christ對著禮物各個角度拍了十幾張照,就知道他有多喜歡了。

結束了慶生晚餐,微醺的兩人搭了計程車回家,甫一進門,走在前面的Christ立刻回過身來摟上他的脖子,他們共享了一個甜蜜又綿長的吻,一起進了浴室,在滿室蒸騰的水氣中愛撫彼此的身體。

他對全身泛紅的Christ說,生日快樂,對方捧著他的臉頰回他說謝謝時,他看見Christ眼中泛淚。

洗好了澡,吹乾頭髮,他爬上床去,坐在忙碌回覆手機訊息的Christ身邊,並也拿起自己的手機來看。Christ的眼睛和手指沒有離開手機,但在莊明杰調整好姿勢時,Christ的頭很自然地靠上了他的肩膀。

一切都是這麼恬靜美好,他們兩人的默契簡直是渾然天成,第一個共度的生日堪稱完美。

只要沒有那張照片。

莊明杰心情複雜地看著7分鐘前Christ上傳的新貼文,暗色寶石在手機內建聚焦模式下顯得分外耀眼,整體構圖裡還帶了一遠一近兩個白酒杯,以及在背景被模糊掉的,莊明杰的衣服和手。

『#33yrsold #hbd #thankyou』

什麼都沒有說,也什麼都說了。

「Christ。」莊明杰盡量保持正常語氣地出了聲。

「嗯?」跟上次相同的回答,莊明杰看了一眼身旁的Christ,這個角度看不見對方的臉,但他仍在回覆訊息的手指表明他是清醒的。

「你IG的照片,有沒有別張可以放?」

「...那張怎麼了嗎?」Christ的口氣聽上去沒有異樣。

「那張我的衣服還有手都入鏡了,還是說可以裁掉再上傳一次?」

「...」他瞥見Christ的手機畫面切到了那篇Instagram貼文。

「你看,這樣不是很明顯嗎?」莊明杰指向模糊的照片背景中屬於他的一部份。

「...還好吧?又沒有露臉,根本看不出來是你呀?」Christ沒有抬頭看他。

「不是啊,我們今天是下班直接去耶,衣服是一樣的啊?」

「這就是件普通的灰色上衣,怎麼可能看得出來是你的?」

「我不喜歡啊,我就不想要照片裡有我。」

「...所以是說我不能po文嗎?」Christ不知何時已經坐直了身,沒有靠在他肩上了。

「不是啊,你可以po啊,只是你不能換一張嗎?你不是拍了很多張,有沒有只拍禮物的?」

「...」Christ沒有回話,只是滑著手機,他們兩個現在並排坐著,莊明杰看不到Christ的手機畫面,不能確定對方在做什麼。

「...所以?你有要換一張嗎?」於是他就問了。

「...」

「...」

「...不說話的意思是?」莊明杰有點不爽,他當然能讀懂此刻的氣氛就是Christ在不高興,但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要求很過分,又沒有禁止Christ做他想做的事,只是換一張照片而已,有什麼好不高興的?而且他們不是正在溝通嗎,Christ不說話,兩人是要怎麼交流?

「...找照片。」他看著Christ的側臉,混血兒在上班時會用點髮品把捲髮整理一下,打造出既幹練又時尚的造型;然而到了晚上,洗好吹乾後的蓬鬆捲髮,反而讓他看起來有點孩子氣。

如果他剛好在生氣,就更顯得孩子氣了。

「嗯。」看到Christ即使不高興,也還是明理地妥協了,莊明杰覺得彼此應是達成了共識,事情解決,皆大歡喜。

雖然Christ接下來都不靠近他,可能就是還有點小情緒吧,讓他自己靜一靜,等一下就會好了。

莊明杰是這麼想的,所以當兩人各自把手機拿去充電,關了燈,躺下來,他就自然地側過身去抱Christ,對方雖然沒有如同往常般回抱他,也沒有湊上來給他一個晚安吻,至少願意讓他抱著。莊明杰認為沒事了,閉上了眼,準備進入夢鄉。

「你為什麼不喜歡?」

懷中之人突然發問,聲音不大,但在悄無聲息的房裡格外清晰可聞。

「沒為什麼,就是覺得不舒服。」

「是不想讓認識的人知道嗎?」

「嗯,也不完全是認識的人,就是...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任何關於我的事,我會覺得不舒服。」

「所以,我們交往的事情也不能讓別人知道是嗎?」

「嗯...你想讓誰知道?」

「...I don’t know. People. (我不知道,就是別人。)」

「不是啊,你想讓誰知道,你告訴我啊?」

「我的家人朋友吧。」

「你家人ok啊,朋友...看是什麼朋友吧。」

「什麼意思?認識你的朋友就不行是不是?」

「不是啊,你總有比較好的朋友跟普通朋友吧?難道每個都要說嗎?」

對話進行至此,沈默回到了兩人之間,Christ又不說話了,但這次莊明杰沒有要逼他給出個答案,畢竟Christ先前已經把貼文的照片刪掉換了一張,眼下沒有什麼急需解決的問題,而且他的話明顯比較有道理,Christ沒有理由不同意。

所以Christ掙脫了他的懷抱,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多半也只是講不過他在鬧情緒罷了,現在最好的就是放任他去自己消化情緒,莊明杰想,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了。

睡飽了,腦袋清楚了,Christ就會知道,莊明杰是對的。


方文庭此刻的思緒完完全全從電影裡跳脫了出來,發散於空中,然後慢慢一點一點聚焦,卻不是再回到螢光幕上,而是往下落到了某個被何平偉握住的地方。

他完全沒有預想到這件事的發生,以至於戀愛經驗豐富如他這一秒也不知該如何應對。何平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膽了?方文庭一方面不敢置信,一方面又覺得好感動,他知道何平偉在靠著自己的力量,慢慢向他靠近,包括主動約他看電影,以及現在這項舉動。

他知道這對何平偉而言,是一件多麽需要勇氣的事。

方文庭偏過頭去看向何平偉,明明做出了勇敢的行為,威寶卻是把頭低到完全看不見臉,方文庭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感覺到對方的手動了一下,他立刻反轉手掌一氣呵成地與威寶十指交扣。

是的,何平偉在光影交錯、忽明忽暗的影院中,握住了方文庭的手。

說是抓住應該更為貼切,因為何平偉的動作既不浪漫,也不熟練,甚至有點粗魯,讓當時專注於電影劇情的方文庭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來。不過,當他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時,一股狂喜之情瞬間泉湧幾乎要突破他的胸口。

雖然在今天之前,方文庭已經牽過了何平偉的手,但這是何平偉主動的第一次,從許多方面而言都別具意義。方文庭甚至不用想像就知道,何平偉為此肯定計劃了好一陣子,反覆思索、反覆演練,直到真的要實行時亂了套,完全跳脫計畫魯莽地抓住了方文庭的手,然後感到又懊惱又羞愧,只能低著頭逃避現實,卻不知道,這一切對方文庭而言,只是再一次說明他有多可愛,並讓他深深感覺到自己是被何平偉喜歡著的。

電影在演什麼都不重要了,他的雙眼不想再從何平偉的身上移開,他握緊了威寶的手,並在感覺到對方回握時輕輕笑出了聲。這種感覺好奇妙,方文庭忍不住想,明明兩人連臉頰都親過了,他牽起何平偉的手的每一次,卻總是更加心動。

而這次,何平偉第一次主動「牽」他的這次,方文庭相信,他會永遠記得這一刻的心動,記得胸口這股騷動的情感,澎湃到讓他很想立刻站起來對整個影廳的人宣布,坐在他身邊的這個人,世界上最可愛的這個人,就是佔據了他每一次心跳的,他最喜歡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26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