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19

某人彷彿要貫徹「珍惜相處的一分一秒」這句話般,從坐車回飯店到他們下樓去接程月和嘻嘻前,兩眼死盯著何平偉不放,威寶都覺得自己身上已經被看得千瘡百孔了。

Chap.19 陪在身邊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月月~~~!」

「寶寶~~~!」

曼谷某家飯店大廳上演了一場感人的親友相認大會,主角是一對透過網線神交已久但未曾於現實中碰面的彎男直女,面帶姨母笑在一旁觀看的是另一組彎男直女,如果這是配對節目,四個人怎麼組都只有一對有機會成功。

或許也是這幾位參賽者共同的願望(?)

威寶是真的非常開心迎接程月和嘻嘻的到來,除了終於與好友見到面外,他還需要有人來減少方文庭強烈的存在感。某人彷彿要貫徹「珍惜相處的一分一秒」這句話般,從坐車回飯店到他們下樓去接程月和嘻嘻前,兩眼死盯著何平偉不放,威寶都覺得自己身上已經被看得千瘡百孔了。

要不是我喜歡你,你這種行為就是變態了你知道嗎!

「妳們餓了嗎?」方文庭幫著女孩們把行李拉到房間,開燈、放行李、拿水、開瓶一氣呵成,突然被這麼個帥哥服務得無微不至,兩個女孩都有點害羞了。

「哇,帥哥都是這麼貼心的嗎?」程月接過水瓶大口灌了幾口,「餓死了啦!我們晚上吃啥?」

「去夜市吧,妳們要先休息一下或打扮打扮嗎?」

「不用不用,打扮什麼啊,又不會遇見我男神,明天去活動再打扮就好。」程月豪邁地說,嘻嘻也同意,兩個男生就也沒多說什麼,等兩位女孩收好出門用的包包後,便一起出發去夜市了。

曼谷的假日夜市相當熱鬧,四人來到的夜市在白天是個只在週末開放的巨大市集,可惜因為女孩們的班機時間太晚,加上隔天四人要去追偶像的活動,完美地與市集失之交臂。不過,晚上的夜市雖然沒有那麼多的店家,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由於夜市裡的人潮洶湧,為保護女孩和錢財的安全,四人分成了兩組一前一後行動,程月和威寶一組,嘻嘻和方文庭一組走在後面。

終於逮到獨處的機會,挽著何平偉手臂的程月抓緊了時間詢問好友的「進度」。

「誒文氫本人好帥啊!你們現在到底怎麼樣啦?」

「沒怎樣啦,就...妳都知道啊。」程月作為何平偉唯一的傾訴對象,確實是對於這兩人之間發生的各種雞毛蒜皮小事暸若指掌,但是...

「但是真的見到本人感覺根本不一樣啊!你們兩個人之間那種曖昧簡直了,我和嘻嘻就是什麼都不做也被塞了一嘴狗糧啊。」

「屁啦!哪有那麼誇張,我跟他什麼都不是啊...」

「唉算了,我跟你這死腦筋能說什麼呢?」程月無奈地擺擺手。一直以來,她都是只聽了何平偉的「片面之詞」,多少被威寶感染了一點悲觀的氣息,直到那次方文庭主動對自己說他正在追威寶,程月才知道原來自己看的不是一本悲戀虐文小說。

根本就是一個雙向暗戀的甜寵文啊!

「誒你們慢點,文氫想看個手環。」

兩人聽到嘻嘻的叫喚便往回頭走,只見方文庭駐足在一個手工編織手環的攤位前認真地挑選,何平偉不禁想笑,明明兩手上都已經戴了這麼多叮叮噹噹的飾品,還是忍不住想買呀。

「你還買呀?」何平偉走到方文庭身邊,對方左手掌心放了至少七、八條不同花紋、色彩斑斕的手環,右手則繼續在手環海中漫遊。

「嗯,想買,好好看喔。」方文庭回答時,眼睛仍沒有離開那一片手環汪洋。

本來不是都在看我的嗎,一看到別的喜歡的東西就被吸走了。

何平偉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瞬間窘迫了起來。

我這是在跟手環吃醋嗎?我瘋了嗎!

就在威寶即將獨自陷入無限尷尬和自我吐槽的時候,手腕上突然一熱,有人握住他的手腕並放上了某些東西,他回神見到方文庭歪著頭,拿了好幾條手環在他手腕上擺擺放放。

「你在幹嘛?」

「我想跟你買一對手環一起戴啊,我覺得這幾條都不錯,你喜歡哪一條?」方文庭攤開手心上三條花色不一但都偏樸素的手環,仍沒有放開威寶的手腕。

「呃...可是我,很少戴手環耶...」

何平偉說完就後悔了。

原來漫畫裡大型犬的即視感是真的...

眼前的人顯而易見的失望神情硬是把罪惡感塞入了何平偉的心房,他幾乎可以看見方文庭垂下來的狗耳朵和尾巴,但他不是故意潑對方冷水的啊,只是一時之間過份誠實了而已。

正想說些什麼挽救一下局勢時,程月和嘻嘻拿著幾條手環湊到兩人中間,何平偉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腕不知何時已經獲得了自由,心裡卻生出一股失落。

「我們買一樣的手環好不好,當作面基的紀念!」

尷尬是什麼?尷尬是上一秒才拒絕了喜歡的人想要戴情侶手環的邀請,下一秒不得不同意摯友想買友誼手環的提議。

等等,什麼情侶手環,才不是情侶手環咧!

結果,兩個女孩興沖沖地為四人挑了同花紋不同顏色的編織手環,男孩們也很配合地立刻戴起來。接下來的夜晚,何平偉不斷偷偷觀察方文庭的神情,但一直到四人回到飯店、各自回房,垂頭喪氣的狗耳朵和大尾巴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天啊,女生打扮要用的東西也太多了吧?」方文庭靠在化妝鏡旁的牆上,看著桌面上琳瑯滿目的各項器材嘆為觀止。

吹風機、化妝品、梳子(至少三把長得不一樣的,方文庭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梳一個頭需要這麼多把梳子)、捲髮夾、更多化妝品、超多髮飾、一個20格裝的塑膠盒,每一格都裝著不一樣的東西,總之都是閃亮亮的,他也不知道是用在哪(後來看程月貼在眼尾的水滴貼片他才恍然大悟)。總之,他算是理解為何女孩們要比他們早一個小時起床了。

「那是當然的啊,我們可是要去見男神啊,我家裡東西更多呢,這不是帶不過來嘛。」程月一邊捲著頭髮,一邊得意洋洋地回答。一旁的嘻嘻點頭附和,她正在調整剛粘上去的假睫毛。

雖然說很花時間,但不得不說,打扮完後的女孩們真的都閃閃發光。方文庭覺得這不光是化妝品的功勞,女孩們想在自己的偶像面前呈現最美樣貌的那顆心,才是最耀眼的。

他自己何嘗不是呢?只不過他想展示的對象不是偶像,而是他喜歡的人。

昨天才無情拒絕和他戴情侶手環的,他喜歡的人。

想到這裡,方文庭默默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他知道何平偉是下意識說出了拒絕的話,對方後來不停觀察他的眼神,他也注意到了,就連此刻兩人在女孩的房間等待她們梳妝打扮,威寶仍時不時往他這邊望過來。

其實,他真的滿受傷的,但他的自尊不允許他把失落表現出來,尤其還有別人在場呢。

慢慢來吧,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兩位精緻女孩整裝完畢後,四人揹好相機包、拿好要送給偶像的禮物,便滿懷期待地前往追星現場。

今天要去的是CC的雙人活動,下午四點才開始的活動,他們四人11點就抵達活動場地,卻發現好位置都被一早來的泰妃們佔去了。他們仍很幸運地找到一個不錯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舞台的全貌,雖然有點遠,而且是在一間餐廳裡,不過既然剛好到了午餐時間,就隨遇而安吧。

「Excuse me? Can we sit here?(不好意思,我們可以坐這裡嗎?)」四人的桌邊突然傳來聲音,他們抬頭一看,原來是一對亞洲夫婦,年紀約在50歲上下,正笑容可掬地朝他們問話,並指著另一半空著的桌面。

「啊,Oh, yes, please.(可以,請坐。)」方文庭用眼神詢問過同行友人後,回應了那對夫婦的詢問。他們選到的這張桌子滿大的,即便坐了他們四人,仍有一半是空的,沒有道理拒絕別人共桌。

亞洲夫婦一邊道謝一邊坐下,在方文庭的搭話下,四人得知了原來這是對韓國夫婦,太太是小C的粉絲,先生則是陪著來追星的。

大家聽了都很驚訝,太太喜歡的是男偶像,先生不吃醋就算了,竟然還陪著到現場追星?

大叔年紀的韓國先生聽了只是靦腆地笑了笑,幫自己那整個人都面向舞台坐的太太把水杯斟滿。

「呀啊啊啊啊!!出來了出來了!他們來了啊!!!」

遠處隱隱傳來了嘈雜的聲音,隨著尖叫聲愈來愈近,程月和嘻嘻的大砲鏡頭是愈拉愈遠,直到小小的觀景窗中出現了兩位偶像的身影,女孩們也跟著無法克制地尖叫起來。

方文庭是一行人裡唯一一個沒有帶相機的,一方面他沒有相機,一方面他很懶,反正到時再叫朋友們分享給他就好。看著除了他和韓國先生(沒帶相機+1)之外的四人激動地又是捂嘴、又是跺腳、又是互相拍打,然後不時舉起相機一陣狂拍,他突然覺得能理解韓國先生陪太太追星的心情了,因為粉絲們激動的樣子,著實很可愛。

然而當他看到何平偉露出平常沒有的興奮神情時,總覺得不是滋味。


「天啊天啊天啊!哇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剛剛送禮物給CC的時候手都在抖呀!本人好好看啊太好看了呀!那眼神簡直了!啊我死了啊!」

「我還跟他說話了呀!!!天啊我死而無憾了嗚嗚嗚!他們太好了嗚嗚!」

「真的!本人真的好帥喔!感覺比我在台灣那次見到的更帥了!」

活動已經結束了,四人已經吃完晚餐並買好零食回到飯店,不過見到偶像的興奮感是沒這麼容易消退的,除了方文庭外的三個人仍在吱吱喳喳地聊個不停。一直在旁邊微笑聆聽的方文庭見這場熱烈討論沒有要終止的意思,冷不防丟出一句:

「威寶你有去台灣見面會啊?」

被興奮沖昏頭的何平偉霎時僵住,這才意識過來自己不小心說溜了嘴。他去過台灣見面會這件事情直到今天都沒有告訴過方文庭,其實也沒什麼原因,單純只是覺得那次自己的表現過於丟臉,堪稱是黑歷史,也沒有遇到適當的時機和方文庭聊這件事,就這麼一直保密下去了。

他下意識地看向程月,發現程月也在看他,兩人眼中的尷尬不言而喻,但他們都忽略了還有第四位球員在現場呢,嘻嘻穩穩地接住了方文庭的直球,理所當然地回道:

「威寶有去啊,還拍了好多照片呢。」

「是喔。」何平偉硬是從方文庭的聲音中聽見一絲寒意,回頭一看,對方竟在微笑。

更冷了。

「我把東西拿去我房間冰,順便洗澡,妳們弄好了就過來吧。」方文庭笑著說完,揮了揮手便開門進了他和何平偉的房間。

「誒,你沒告訴他呀?」程月用手肘碰了碰何平偉,後者搖了搖頭。

「唉你快去啊,」程月突然推了何平偉一把,威寶回頭不解地看著她,「人家肯定不高興了,趕快去哄哄吧,主動一點吧你。」

何平偉看著方文庭離去的方向,轉頭對女孩們點點頭。

「那..那我先去找他,等下見。」說完,他便快步走到房門前,拿出房卡。

「加油!」回了程月一個加油的手勢,威寶走進了房間。


房間裡沒有方文庭的人影,浴室則傳來了水聲。何平偉有點惴惴不安,程月說得對,方文庭肯定是不高興了,但好像不只是針對何平偉沒有坦白的這件事,仔細想想,早先他們在討論今天的活動時,方文庭的參與度也不高,該不會當時就在不開心了吧?

是為了什麼事情不開心呢?

我為什麼沒有發現呢?

何平偉拿好了換洗衣物,坐在床邊陷入沈思,一路回想到昨晚在夜市發生的事情,罪惡感又浮現了,難道是從拒絕他那時起就不開心了嗎?

罪惡感更深了。

水聲停止了,何平偉頓時坐立難安了起來,於是當方文庭走出浴室時,看到的就是某人在床邊僵直罰站的畫面。

其實,方文庭是知道自己瀕臨失態,才藉著洗澡的藉口躲進浴室去冷靜自己的。

昨天被拒絕已經很傷自尊,今天看到何平偉見到偶像那麼興奮的樣子,方文庭可恥地吃了偶像的醋;而剛才又被點出何平偉至今沒有向自己坦白他有去見面會的事情,這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簡直差點就要拉垮方文庭的笑臉。

他對自己的幼稚行為感到不齒,同時又忍不住感到委屈。

我這麼喜歡你,對你毫無保留,但為什麼我們之間總是有距離?

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走入你的心?

沖了一陣冷水稍微冷靜下來後,方文庭頓生歉意。剛剛那樣丟下大家、自顧自地回房間,至少程月和何平偉肯定知道他在不高興了,這只是自己在遷怒,等下得去向他們道歉才行。

而當他走出浴室,看見明顯手足無措的何平偉在房裡等他時,心疼感和愧疚感一秒戰勝委屈感,促使他快步走向對方。

可是,一走到何平偉面前,方文庭又不知該怎麼開口。

「對不起。」

反而是何平偉先說出了方文庭原本想說的話。

「對不起,我沒跟你說我有去台灣見面會的事,因為...」何平偉不好意思地看向旁邊,「你還記得當時你有抓了一個臨陣脫逃的男粉上台嗎?」

「記得,我記得。」方文庭有點激動。

「那個人...就是我。」何平偉雙手摀住了臉,做了個深呼吸,「因為實在太丟臉了我不好意思告訴你啦!」他穿過手心傳出來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方文庭卻覺得這樣的他好可愛。

「然後,」何平偉放下了左手,伸出去拉住了方文庭的衣角,「對不起,剛剛都在跟月月她們聊活動,沒有注意到你在不開心。」

沒關係,是我自己在鬧彆扭。

方文庭覺得幾分鐘前還縈繞不去的委屈感,現在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留下的只有被喜歡的情緒脹滿的心,還有想要緊緊抱住眼前之人的衝動。

「然後...」何平偉將右手伸進了褲子口袋,拿出了一樣東西,放開了衣角改成握住方文庭的手腕,輕輕將他的手翻面,然後把右手握著的物品放到了方文庭的掌心。

「我比較喜歡這個花色。」

方文庭低頭看著自己手心上躺著一條手工編織手環,他認出來這是昨晚他選好讓何平偉挑的三條之一。

「我會戴的。」丟下這句話後,何平偉抓了衣服急匆匆躲進了浴室。

突然間,方文庭想起了下午遇見的那對韓國夫妻,在他們四個人要先行離開時,韓國太太還熱情地向他們揮手道別,她先生則依舊坐在一旁微笑,現在回想起來,太太一直是挽著先生的。

他這才真正理解先生為什麼願意陪著太太追星,那看似靦腆的笑容其實蘊含了無比的自信。

方文庭再次看向手中的手環。

你是我重要的人,所以我願意陪著你開心,因為我知道,在你身邊的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所以,我要佔據這個位置,當你最重要的人,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開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18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