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今天你要喝什麼咖啡?- Chap.0

Chap.0 偶遇

尙云溫安慰性地整了整衣角、摸了摸頭髮,做了個小小深呼吸後往前走幾步右轉進入一家小咖啡店。

一般咖啡店的裝潢多半是木質系列,或者走工業風,再掛上一些文青風格的擺設,用柔和的黃色燈光打造令人放鬆的氛圍。

這家店不是,從天花板到煮咖啡的器皿都是黑色的,只有為數不多的桌椅是白色的,櫃台旁的幾張高腳椅是銀色的,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色彩。

除了店員以外。

「您好,今天要喝什麼咖啡呢?」穿得像顆聖誕樹的女店員面帶愉悅的笑容招呼道,尙云溫肯定她不是為了應景而穿成這樣的,而是每天都把調色盤穿在身上。他知道,因為他已經連續來光顧一個月了。

「嗨,嗯,我今天想要...」即使一個月來除了公休日天天報到,他還是很靦腆,「黑糖拿鐵好了,熱的,謝謝。」

「好喔~那等下喝一口嗎?」

「嗯好。」

付完帳,尙云溫默默走到收銀台旁邊的銀色高腳椅坐著。此行的目的現在正於吧台後的金屬黑咖啡機前,默著一張臉製作他剛才點的飲品。

這一個月來,尙云溫每天下午都會來這家Black Coffee,點一杯咖啡,然後「大方地欣賞」咖啡店老闆。藉由看老闆做咖啡的藉口,他將老闆那雙粗獷中帶纖細的大手,帶有月亮陰晴圓缺圖案刺青的前臂,和專注做咖啡的眼神,偷偷地仔細收藏。

「好了,不用攪拌,直接喝就好。」還有聲音,低沈,簡單,但隱隱有種溫柔。尙云溫趕忙收回眼神改盯著咖啡,他不敢直視老闆的臉,一方面是本性害羞,另一個原因是...他第一次來這家店時,不小心對上老闆的眼神,讓當時走進這家特別咖啡店的偶然,自此成為尙云溫的必然。

老闆沒有什麼表情,但他的眼睛彷彿會洞悉人心,在對上的那一瞬間,尙云溫覺得自己被當場看透,日後數度回想起來,心臟仍有種被抓住的感覺。

他像著魔一般地癡迷那雙眼睛,更後悔自己那天穿得很隨便就去買咖啡了。

口感濃厚的奶泡上灑滿帶有肉桂味的黑糖粉,尙云溫小心翼翼地啜飲,注意力暫時脫離老闆轉移到了手中的咖啡上。

一口就是一嘴奶泡,黑糖粉沾滿了嘴角。

「嗯。」視線裡出現一隻拿著方形餐巾紙的手,形狀稜角分明,帶著清晰可見凸起的經絡,尙云溫一緊張差點噎到。

「謝...謝謝。」他趕忙放下杯子接過餐巾紙,慌張地擦嘴。

隱約聽到的那聲輕笑,他分不清是現實或者想像。


「唉,不知道要吃什麼。」尙云溫站在便利商店的食物冰櫃前猶豫著, 冰箱裡的食材吃完了,大半夜的餐廳也都關了,他又不想吃泡麵,便利商店就是他最後的救贖了。

但對選擇性障礙患者而言,貼心豐富的選擇反而令人寸步難行。

「誒?」身邊別的客人發出了疑問聲,可能是他想買的東西賣完了吧。不打算干涉別人事情的尙云溫並沒有轉頭看。不過,這個男人聲音滿好聽的,低沈渾厚,他又想起了咖啡店老闆。

「嗨。」這一聲引起尙云溫的注意了,或者該說本來就是為了引起他注意才發出的。尙云溫詫異地轉頭,猝不及防對上一雙深邃又略具侵略性的眼睛。

他呆住了,頓失語言能力,但他的視線離不開那對眼睛,隨著對方直起身子而上移,直到眼睛主人低頭偷笑了才中斷了對視。

尙云溫的理智也才一點點回籠,頓時如潮湧的尷尬淹沒了他,他腦中一片混亂。

咖啡店老闆怎麼會在這裡?怎麼會跟他打招呼?他現在穿什麼?有眼屎嗎?頭髮還好嗎?表情還好嗎?目瞪口呆的樣子也太蠢了怎麼會讓他看到這種表情?現在逃跑來得及嗎...

「還沒吃飯?」

「誒?啊..呃..有點餓...」

「住這附近?」

「嗯..對...你..你呢?怎麼會在這裡...」什麼蠢問題啊尙云溫!

「嗯,剛搬到附近不久。這個很好吃,你不知道吃什麼的話可以試試。」

「喔,好啊,謝謝。」尙云溫看也沒看就拿了一盒咖啡店老闆推薦的食物,聽見對方笑了一聲,他有點恍惚地想到下午那聲笑果然不是他的幻想。

「你每天下午都來,我以為你是在附近上班。」老闆挑好了商品往櫃檯走,但似乎並無意中斷和尚云溫的談話,後者有點惶恐但無比雀躍地低頭跟著他走。

「嗯...也算是吧,我是在家接案的,所以也算是在附近工作...吧?哈哈...」

「接案?」

「嗯我是做設計的,空間設計。」

「喔,」對話在雙方結帳時稍作中斷,「有空可以看看?」

「啊?看什麼?」尙云溫有點跟不上,他的腦袋還在緩衝中。

「你的設計啊。」他笑著說的,尙云溫第一次見到他的笑容,有別平時的冷淡,他笑起來有種讓人想要親近的溫柔。

「啊...」尙云溫慌亂地低下頭,他覺得自己心跳太快了。「可..可以啊,你不嫌棄的話...」

「哈哈,你真有趣。」尙云溫感覺聲音變近了,一抬眼,發現咖啡店老闆彎了腰將臉對到和他一樣的高度。這是第三次對上他的眼,他無需任何實驗證明自己只要與那雙眼相對,就如同被強力磁鐵吸引住了再也移不開視線。

「我叫王駿凱,你呢?」

尙云溫覺得臉上好熱,此刻的自己一定很窘迫很丟臉,可是這一刻多麽令人貪戀,暗戀的人正在問自己的名字,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好高興。「尙云溫,我叫尙云溫。」

「云溫,叫我阿凱就好。」尙云溫緊緊抓著手中的塑膠袋,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明天見。」他又一次露出溫柔的微笑,轉身留給尙云溫一個成熟男人穩重又游刃有餘的背影。

「明天見...」尙云溫回答的聲音他自己都快聽不見,再回過神時他已經到家了,站在玄關他打開塑膠袋看了看自己究竟買了什麼。

焦糖布丁。

「誰吃這個當晚餐啊...」但自己也沒跟阿凱說是晚餐,只說了有點餓,他會推薦布丁好像也合理。

不合理的是這一整個相遇,還有兩人交換名字這件事。

「原來他叫阿凱...」尙云溫拆開包裝盒吃了一口布丁。

「好甜。」是悸動的味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