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5

好了,他已經跳出飛機了,到底是會見到絕世美景,還是漆黑山谷,等等就知道了。

Chap.15 …直男的約會?

原來方文庭想要看的電影是《玩具總動員4》,在他拉著何平偉興奮排隊買票的時候,何平偉得知他是個徹頭徹尾的迪士尼迷弟,幾乎什麼動畫和電影都看過,當然也包括這座影視帝國旗下的科幻及英雄系列,聽到何平偉除了《復仇者聯盟》系列之外,一部英雄電影都沒看,方文庭臉上的詫異及心痛彷彿被愛人甩了般沈重。

不僅如此,他還是個《哈利波特》死忠粉,這方面何平偉倒是插得上話了,雖不如方文庭那般對小說和電影各個細節如數家珍,但好歹也是個路人粉,該嗑的內容都嗑完了,兩人就著這個話題聊得很起勁,一路聊到了電影入場。

何平偉看電影從來不吃爆米花,這種熱量高又貴的東西根本稱不上食物,但看到方文庭興致勃勃地去買電影套餐時,初次見面的拘謹讓他決定不要干涉,靜靜地等方文庭挑好口味,並在對方把大份甜鹹各半的爆米花抱在懷中、一手攢著電影票研究時,他默默把兩杯飲料拿在手裡,跟在方文庭身後走到了座位。

坐下來,遞過一杯飲料給對方,何平偉拿出手機調整成飛航模式,視線裡突然出現爆米花,他轉頭看向把食物送過來的人,電影院裡光線忽明忽暗,對方燦爛的笑容卻是看得很清晰。一瞬間他想,直接拒絕這份好意會不會有點過份呢?

「要吃嗎?」方文庭靠近了些,低聲說「平常我不吃爆米花的,但看電影時手空空的總覺得哪裡不對。」

映著電影預告片的光,身旁的男孩又刮了刮鼻子,何平偉想,這應該是他不好意思時的慣有動作吧。

挺可愛的。

「我平常也不吃的。」他在方文庭有點詫異的眼光下抓了一小把爆米花,「但我人很好,今天幫你吃一點。」說完,何平偉側回身坐好,順勢眼神也帶向螢幕,把爆米花塞進嘴裡,指了指前方,不再搭理方文庭,卻用餘光看見對方小心地把爆米花桶放在兩人中間的扶手深處。不知為何,他覺得方文庭臉上掛著笑。

或者是他自己在笑呢?

電影誠如前幾集一樣十分感人,有幾個哭點讓連平時很少動容的何平偉都有些鼻酸,突然聽到身旁傳來一陣吸鼻子的聲音,偷偷瞄了一眼,隔壁陽光男孩皺著眉頭,眼中的淚光反映著螢幕畫面根本無法忽略。

何平偉居然有點想笑,這真是個性情純真的大男孩,喜歡動畫、喜歡奇幻、喜歡運動、性格直接,實在令人很難不產生好感。想著想著,他默默地從包包裡摸出一包衛生紙,思考半秒後,目不斜視地整包遞了過去。

如果是自己在哭被發現,會覺得很難為情的,不要讓別人覺得尷尬吧。

聽見一聲小小的「咦?」,然後衛生紙從手中離開的同時,右耳畔一句帶鼻音的「謝謝…」,讓何平偉的心跳延遲了0.1秒。

這是…又被撩了嗎?

接下來的電影再感人,也勾不起何平偉一點共鳴了,不如說,他都不確定自己看了什麼,只感覺左胸口熱熱的,右耳也熱熱的,更是不敢再往右側看去了。


私聊對話

我要暴富:第一次約會怎麼樣 進展到哪啦

威寶:不要亂講,就是一起看電影吃飯而已,才不是約會

我要暴富:你就騙自己吧這不是約會 不然怎樣才是約會 開房間嗎

威寶:…..

威寶:(我很懷念我們剛認識那會,大家都有些拘謹和真誠.表情包)

我要暴富:(叭了個叭叭叭叭叭吧.表情包)

我要暴富:彳亍口巴 不是約會就不是 快給姐說細節 你還覺得他直嗎

威寶:就…我真的不知道,一開始我覺得他好像有點彎,但後來…


後來,看完電影之後,兩人決定去一家港式茶餐廳吃個稍早的晚餐,從走去餐廳到吃完晚餐,方文庭簡直沒有停下來地討論《玩具總動員》1到4集的淚點、故事軸、動畫技術的進步,進而到動畫片如何改變這個社會的冷漠,保持童心有多麼地重要等,約會的後半場竟就在方文庭的淘淘不絕中劃下句點。

所以,是他會錯意了嗎?

何平偉在回家的公車上有點失神地想,看著車窗外不斷奔後的夜色,他拿出手機看了眼,才不到晚上七點。剛剛分別時,對方非常直率地揮手說了聲掰掰,就逕自走下捷運站了,反倒是他有點微微的失落感。這不對啊,說好的心如止水呢?說好的高冷人設呢?玻璃上映出的這張喪臉是誰的?是不是自己戀愛經驗太少,才會這麼容易被撥動呢?


我要暴富:所以你覺得他撩了就跑是嗎

威寶:應該說,我覺得他後來表現太直了,所以很有可能是我會錯意,你也知道直男撩人最見血

我要暴富:嘖 但我怎麼覺得不是呢 我覺得他肯定是有意思才約你出來的啊

威寶:但你不在現場啊,我真的覺得他是直的,所以…就不算是約會啊,什麼都不是


雖然是文字,但江月可以感覺到何平偉的失望,她畢竟不是男孩子,而且至今也是母胎單身,只是10年的腐女經驗告訴她,這其中一定有玄機,沒有人會約自己沒興趣的對象去看電影的,更別提剛認識的兩個男孩子!還是兩個腐男!腐門修煉十餘載,豈能一朝滑鐵盧!

何況,她知道方文庭是gay,只是人家沒說,她也不好隨便揭人家的底。


威寶:或是…

江月正在獨自群情激憤的同時,何平偉的訊息又來了。

威寶:他看到我就沒想法了吧。


天啊,不僅是慫包,還是個沒自信的慫包!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他這性格,但每次看到他如此自貶,江月還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們寶寶哪裡不好?身高175,皮膚比她這女孩子還要白、還要乾淨沒疤痕;雖然瘦但自我管理好,所以瘦得很均勻,也很會挑選適合自己的衣服配件;嘴小唇薄且因為有好好保養,總是淡淡粉粉的;一對內雙的眼睛,不大但睫毛長;鼻頭小小的,整張臉就是舒服耐看,性格還特別可愛。江月很有自信,何平偉雖然不是第一眼驚艷的那種型,和他相處一下午肯定會有好感的,但是,他本人卻從不這麼想。


我要暴富:不可能 你這麼可愛 他不可能看到你沒想法的 

威寶:那為什麼他之後都沒有敲過我了呢?


和江月的對話發生在週一,也就是說,離何平偉和方文庭見面至今已過了兩天,這段時間,一直以來都主動「騷擾」他的方文庭竟一點消息都沒有,何平偉這才覺得,原來自己沒有那麼不喜歡對方的每日貼圖直送。

然後見面那天分別時的失落感,又悄悄爬上心頭。


我要暴富:他不找你 你找他啊

威寶:…萬一他不想理我,我還主動找他不是顯得很掉價嗎…

我要暴富:(窒息.表情包)

我要暴富:(我跟你說個機扒.表情包)

我要暴富:你是公主嗎 總要人來捧你啊 見了面你也沒聯絡人家 搞不好他跟你一樣想法呢 

我要暴富:而且找他一下怎麼了 丟個表情包過去 愛回不回 不回就當沒發生過 行吧


何平偉感覺自己有點M,總是要被江月罵過一陣之後才恍然大悟,他常常覺得江月就是他的勇氣,幫助他內心比較堅強的人格打敗懦弱的那一方,追星的時候也是,現在也是。

但,長久以來的軟弱和害怕,讓他習慣性地對每一個動作多做設想。主動敲對方,可以,但背後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呢?釋放好感嗎?但對方不就知道自己是gay了嗎?才認識一週,根本還不熟,可以這樣揭露自我的嗎?方文庭感覺不會傷害自己,但誰又說得準呢?當初學長也對他很好啊,結果還不是… 還要這麼輕易地相信人嗎?

好害怕。

這一局,懦弱獲勝;這自尊,他賠不起。

於是,何平偉決心把週六的見面(他堅持不是約會)當作生命的一次偶然,把方文庭視為一個意外,深呼吸,繼續他平淡無奇的生活,停止在意。

然後他就感覺到人生的難以捉摸及無可奈何。

上班時,他打開網頁瀏覽器,一旁的輪播廣告不斷投放各種迪士尼周邊商品;點開instagram,每滑兩下就跳出一則迪士尼電影廣告;打開免費工具app,前五秒廣告是哈利波特新遊戲app的動畫;看Facebook影片時,再次看到迪士尼真人版電影預告;更煩的是,YouTube的自動推薦都是Marvel電影相關的影片,天知道他一共也才看過四部,還連劇情都不記得啊。

拜託手機不要再偷聽我說話了好嗎!萬惡的科技巨頭!!!

被網路科技騷擾了一整天,何平偉現正坐在公司大樓外的長椅上,兩手撐在身後,備感無奈地抬頭望天,捕捉午後最後一抹陽光。

廣告對他沒有殺傷力,他自己也是做廣告的,平常若非自己客戶的廣告,他是不會過分關注的。會讓他這麼心煩的原因是,這些廣告的內容,都在提醒他注意廣告投放的源頭。

那位話題一開就停不下來的迪士尼暨哈利波特狂粉,方文庭先生。

「才說不要在意的…」何平偉輕輕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其實,若不是有點心動,怎麼會如此糾結。自從高中那次之後,他對感情就有點懼怕,這段期間,並不是從未心動過,但隨著年齡增長,害怕失去的東西愈來愈多,相對於談戀愛所需要的付出,得失感變得更重、更難以負荷,也就一點一點消磨了他原就不多的勇氣。

以至於只是主動丟個訊息給方文庭,對他而言都像是逼懼高症患者去跳傘一樣恐怖。

但跳傘瞬間的無限恐懼,會在視野被無盡美景填滿時,消失無蹤,而後令人感謝自己鼓起勇氣嘗試了這麼一次。

「唉…」又嘆了一口氣,睜開眼睛,何平偉坐直了身體,摸出手機,點進一個他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打開的頁面,LINE貼圖小舖。

「我真的是瘋了我…」在搜尋欄輸入關鍵字,那個方文庭愛用的貓貼圖立時跳出來,瀏覽了一陣,何平偉選了一個方文庭也有買的系列,原因是其中有一張貼圖的配字,他覺得挺適合的。

深深吸一口氣,點開聊天視窗,挑出那張貼圖,發送。

好了,他已經跳出飛機了,到底是會見到絕世美景,還是漆黑山谷,等等就知道了。


灌一口咖啡,抓了抓頭髮,方文庭繼續對著黑底的電腦螢幕,輸入一個又一個符號。

這是他熬夜加班的第二天。週六和何平偉見完面之後,他就收到同事的緊急訊息,他們公司的網站被駭了,身為工程團隊的頭兒,他自然得趕去支援。於是,接下來的兩天,他就在會議室、電腦、外賣便當、膠囊咖啡、公司沙發上度過。


私群對話

文氫本氫:確認功能正常了,已恢復上線,辛苦大家了

文氫本氫:大家都去休息吧,我也要掛了

同事1:老大辛苦啦 

同事2:辛苦啦大家,老大也辛苦啦

同事3:

.

.

.

關掉視窗,方文庭站起身來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拖著腳步到洗手間,用力地洗了把臉,抬頭看見鏡子裡的自己,黑眼圈,帶著血絲的眼睛,還有兩天沒刮亂七八糟的鬍渣,嘖嘖,這位宅男是誰呀,真是一點帥氣度都沒有,等等回去的時候得戴口罩了。

抹了抹臉,他閉上眼睛,用指節慢慢地按摩眼周的穴道,畢竟還是個不到30歲的gay啊,基本的保養還是要有的。

「啊!」方文庭猛然睜開雙眼,「靠,忘記了!」他雙手迅速搜尋口袋,沒有,轉身往辦公桌奔去,看到默默躺在桌上的手機,抓起來解鎖點進LINE解鎖,一氣呵成。

這兩天全心投入在修改bug上,完全隔絕與外界的接觸,通常他都不在乎,反正也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人,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有一個讓他在意的人,而這個人,不僅不會主動,還很膽小。

膽小到如果方文庭沒有任何表示,他可能就退到自己碰不到的地方了。

他邊找聊天視窗邊思考要傳什麼訊息過去,卻看到被他釘選的視窗裡有一則未讀訊息。


LINE私聊頁面

Ping:OK

文庭(氫氫):嗯嗯我等你喔!

———Today———

Ping:(摩西摩西.貼圖)


熟悉的橘色貓咪捧著電話筒,呆萌的臉龐寫著「摩西摩西」(日文,接電話時的問候語),方文庭瞬間胸口一股暖意,直衝著他臉上止不住地笑。

賣萌的貓很可愛,這個貼圖的寓意也很可愛,他可以想見對方花了多少時間糾結、猶豫、琢磨,最後甚至選了一個自己常用的貼圖。

最可愛的是這份小心翼翼又投其所好的試探,就像在門外探頭的小孩子一樣,羞澀又好奇。

不行了,有點太可愛了。

單手迅速按了幾個按鍵,方文庭臉上的笑意絲毫未減,等待的同時他關了電腦,正在收包包時,「…喂?」一聲略帶猶豫,有點冰冷,卻隱隱柔軟的聲音傳了過來,加深了方文庭的笑容。

「hi…」

我有點想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