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18

發布於
威寶身上讓他喜歡的特質都是他所沒有的,認真、老實、羞澀,他不只一次慶幸自己搶在別人面前見到何平偉這些面貌,並在每次的心動中更加確定自己的心意。這麼好的一個人,他不想讓給任何人。

Chap.18 男生當然是睡一間房啊

連假過完後的日子總讓人特別沒勁,不過這個月有件讓威寶十分期待的事情,那就是...月底他要和程月、另一個追星小夥伴嘻嘻一起去泰國面基了!這趟三人規劃了大半年的旅行終於要成行,聊天視窗裡的四個人都興奮得不行。

為什麼是四個人呢?

因為某個想要意圖霸佔何平偉週末的人在得知威寶的旅遊計畫後,想都沒想就說「我也要去!」,並效率超高地敲了程月報名,而程月身為站在全知視角的真人BL觀眾自然是樂見其成地同意了。於是,三人面基變成四人旅行,一間雙床房變成兩間雙人房。

那又為什麼變成兩間雙人房呢?

因為...

「男生當然是睡一間房啊」(by 今天也很機智的月月)


他泰面基團群組對話

我要暴富:明天就要見面了!!!

我要暴富:(心動.jpg)

威寶:對啊好興奮喔!

文氫本氫:@威寶 幸好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好開心

我要暴富:(黑人問號.表情包)

我要暴富:(你看是單身狗.表情包)

我是西小西:(已退出群聊.表情包)

威寶:...你們幹嘛啦!

文氫本氫:(超無辜.表情包)

威寶:...

威寶:(髒話加載中.表情包)


何平偉忍不住摀住臉,從眼角偷偷看坐在身邊開心哼著歌的人。現在是週五晚上10點20分,何平偉和方文庭兩人正在機場的休息椅上等搭一小時後飛往泰國曼谷的班機。剛才登錄時,方文庭對著地勤小姐不斷賣萌,想拜託人家幫他把座位和何平偉的排在一起。

威寶相信地勤人員的專業,所以方文庭明明晚買機票卻可以和他共坐,一定是因為他們早登錄的關係,絕對不是美男計生效。

「你幹嘛跟她們講這個啦...」何平偉有點無奈,兩人的關係,怎麼說呢,目前是處在一個相當明顯的曖昧,可能只差在有沒有正式告白了吧?何平偉清楚自己的心意,那如果他沒有會錯意,方文庭應該也是喜歡他的,畢竟他都說了會等自己,應該就是他所想的那個意思吧?

何平偉實在討厭自己的矯情,也很難理解自己到底哪裡好,值得方文庭對他這麼好?

他自己都為方文庭感到委屈。

「我說什麼了嗎?就是很開心啊。」被點名的人笑得更開心了,他喝了一口咖啡,對何平偉搖了搖杯子,「如果你旁邊坐個討厭鬼怎麼辦?當然是我比較好啊!」

「有差嗎?我一上飛機就會睡著了啊。」

「我有差啊,好幾個小時不能坐你旁邊,我會孤單寂寞覺得冷。」

「話都你在講...」何平偉決定不要理會方文庭的胡說八道,其實是他有點招架不住方文庭現在更加明目張膽的撩話了,以前他可以當作是對方的個性使然,現在他已經不能不當一回事了。

心動的頻率已經快要超過極限了。


「請繫好安全帶。」

空服人員的提醒聲在狹窄的走道穿梭,方文庭繫好後正要提醒何平偉,發現對方不僅早就繫好了,還正十分認真地閱讀著逃生指南。方文庭想,感覺這個人就是會專心看完救生衣示範的乖寶寶。

不出所料。

「等下空服員示範你要仔細看喔。」說這話的何平偉表情過分認真到可愛,方文庭覺得這時笑出來會惹人生氣,於是他用力地點了一下頭,趁何平偉轉頭時,再別過頭去偷笑。

他就是喜歡何平偉如此一絲不苟的性格,認真工作,認真思考,也認真考慮他的事。

應威寶要求認真地看完空服員示範後,方文庭一樣樣拿出他的搭機裝備,耳塞、頭枕和眼罩,突然間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很輕的「啊」,一轉頭就看見何平偉急忙把某樣東西塞進包包裡的樣子。

「吼,你偷偷藏什麼東西呀?」方文庭其實並沒有看到何平偉藏起來的物品,只是單純想要捉弄小可愛一下,但某人被抓包後太心虛了,停頓了一下後默默地把來不及藏好的物品拿出來。

是一副看起來質料柔軟舒服的眼罩。

方文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眼神從威寶手中的眼罩移到威寶的臉上,說是臉上也不對,因為某人把整個臉轉去面向飛機窗,只留給他一個後腦勺。

我還要多喜歡你才行呢?

「哇~給我的嗎?摸起來也太舒服了吧!」方文庭一邊說一邊拿起眼罩,反手就把自己帶來的塞回包包裡。

「超舒服耶!比我自己帶的爛東西好多了!」方文庭把眼罩戴到臉上感嘆道。

「真的嗎?」從聲音的遠近聽來,何平偉已經把臉轉回來了。

「真的啊!你這是新買的嗎?」方文庭調整了一下眼罩的鬆緊帶。

「對,啊你不用擔心,我手洗過了。」

「啊~難怪。」方文庭拿下眼罩聞了一下,上頭淡淡的肥皂味相當熟悉,他皺起眉頭。

「怎..怎麼了嗎?」何平偉的神情頓時緊張了起來,方文庭一手摸著下巴做思考狀,慢慢傾身靠近威寶,後者也不自覺地靠過來。

「嗯...」方文庭把手擋在嘴邊,何平偉立刻配合地送上耳朵。

「難怪,聞起來有你身上的香味。」

任性地說完撩人的話,方文庭就戴回眼罩,舒舒服服地躺完自己的座位,嘴角揚著得逞的笑,放何平偉自己捂著發熱的耳朵,就地爆炸。

其實方文庭不是不害羞,如果說他是靠話語撩何平偉,那何平偉就是靠實際行動一點一點抓緊了他的心。威寶身上讓他喜歡的特質都是他所沒有的,認真、老實、羞澀,他不只一次慶幸自己搶在別人面前見到何平偉這些面貌,並在每次的心動中更加確定自己的心意。

這麼好的一個人,他不想讓給任何人。

在引擎的轟隆聲中,他們躍上了天空。習慣當夜貓子且剛才喝了咖啡的方文庭其實不睏,而且他必須承認自己十分興奮,就像隔天要去校外教學的小學生一樣,只是讓他興奮的不是出國玩這件事,而是和誰結伴同行。

咚。

左肩上突然多了一股重量,方文庭揭開眼罩偏頭看了看,何平偉說他上飛機就會睡著不是騙人的,飛機還在爬升,他就已經睡昏了,此刻正抱著外套,頭倒在了方文庭的肩膀上。

方文庭把眼罩拉到額頭上,兩隻眼睛緊盯著在他肩上熟睡的人。觀察一陣,他確定對方是真的睡著,終於忍不住輕輕笑了出來。他端詳著從自己角度所能看到的睫毛、鼻樑,想伸手碰一碰,又怕吵醒了對方。

「誒,」方文庭放輕了音量,「我好喜歡你耶。」

後面那句話,他只在心裡說了,沒有動作的嘴唇則在心聲響起的同時,吻進了何平偉的頭髮。


「那他對你要跟我見面有什麼反應?」小溫一邊攪拌著加了蜂蜜的紅茶,一邊眼帶興奮地問。

「呃...他看起來滿高興的。」莊明杰喝了一口黑咖啡,感覺有點無奈。

他們兩人對坐在咖啡店裡,在這第二次見面之前,他們已經線上聊了好幾天,但聊天內容和初次見面前的大相徑庭,小溫的身份從莊明杰的曖昧對象變成了感情軍師,而原本的軍師...則成為兩人商談的主題。

在那個意外被點火的夜晚過後,隔天毫不知情的Christ待莊明杰一如往常,反倒是阿杰心裡有愧,覺得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放,只是他表面的鎮定功夫做得非常好,竟沒有被Christ看出任何一點不自然的跡象。

但該來的躲不掉,Christ還是問了他和小溫的約會經過。

莊明杰看著Christ好奇的表情,思索著怎麼把「一切都很好,直到我在酒吧看到你然後覺得心裡不太舒服,就丟下小溫自己回家並熬夜等你回來,還偷聽你自慰,最後自己也躲回房間尻了一槍」這段過程輕鬆話家常般地與對方分享。

最後他只好用「還可以,就再繼續聊聊」含糊帶過。

其實莊明杰也沒說謊,他真的繼續和小溫聊,因為他沒有其他gay朋友了,小溫又某種程度上算是「見證人」,他也只能求助於小溫了。

這位前曖昧對象倒是不計前嫌,十分樂意地當起莊明杰的愛情顧問。

「但你也沒有任何表示對吧?那他沒反應也是正常的啊。」小溫喝了一口紅茶後,切了一塊鬆餅吃。「是說,你對你室友是認真的嗎?」

莊明杰看著眼前的咖啡杯,想了半天。

他從來沒有喜歡過Christ這種類型的人,Christ很帥,但阿杰喜歡的是可愛型,而且Christ還比他大,雖然外表上看不出來。莊明杰也不是特別拘泥於這些小事,他更多的是不理解,這就像一個活了30幾年不吃辣的人,卻一朝愛上了麻辣鍋,那種自己都不認識自己的感覺。

咳咳,「愛上」太誇張了,就是覺得滿好吃的。

「其實,我也不確定。也有可能是一時的,畢竟我沒談過戀愛,不太清楚這是什麼感覺。」莊明杰不太好意思把上週末發生的事告訴小溫,只大略地說自己有點心動。

對剛睡醒把臉埋進抱枕裡賴床的Christ心動,對在量販店廚房用具區流連忘返的Christ心動,對在會議中侃侃而談自信煥發的Christ心動,對吃到好吃的東西會不自覺露出笑容的Christ心動,對在酒吧迷倒眾生的Christ心動,還有對在浴室裡釋放情慾的Christ心動。

最後那一項他沒有說出來,但光是前幾項就已經讓小溫眼睛發光了。

「誒~好浪漫喔!」小溫捧著臉,表情相當少女,「也就是說,你完全被一個和以往不同的類型吸引耶,這根本是命中註定!超浪漫的啊!」

「但這算嗎?會不會是我誤會自己的感覺了?要是我貿然採取行動,結果發現不是那回事怎麼辦?」

「拜託,光是你剛剛說的那些根本就是喜歡好嗎?」小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灌了一大口紅茶傾身向前,瞇起眼,伸出食指懟著莊明杰。

「那天你走之後,我認真地觀察了一下你室友,他實在太太太太太好看了,整個人充滿了性感的魅力,把身邊的每個人都迷得不要不要的,天啊,真的是又帥又美耶,連我都被他吸引了。」小溫痴迷地看著虛空彷彿是在回想那天看到的情景,接著說:

「當時我就覺得,你跟他住在一起卻沒有喜歡上他,根本不科學。」他喝了一口紅茶,「放著這種天菜不管,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你不加油一點,到時後悔的就是你啦。」

「那...是要怎麼做呢?他現在看起來完全對我沒有興趣啊。」

「怪誰?誰叫你一開始跟他把話說那麼死?要是我也不會理你。」小溫又翻了個白眼。

什麼叫悔不當初,莊明杰現在體會到了。當初就不該嘴賤說什麼「不是我的菜」,現在臉火辣辣地痛。

幸好他的軍師小溫還沒有要放棄他。

「你現在戰略地位超好的啊,近水樓台,從生活中攻陷天菜還難嗎?聽好...」小溫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但仍興致勃勃地從包包裡變出了紙和筆,相當盡責地扮演起軍師的角色。

只要莊明杰自己不出包,把天菜追到手只是遲早的事啦。


方文庭和何平偉抵達曼谷市區時約莫早上六點半,兩人到了便宜的日租房去補了個眠到中午,收拾了一下便出門覓食了。

九月的曼谷依舊熱到爆炸,兩人都不是第一次來泰國了,卻還是承受不住炙熱的泰式艷陽,於是決定到百貨公司裡面解決第一餐,避免剛到泰國就立刻中暑。

午餐過後,兩人坐在紅茶店喝著冰飲,估算著另外兩位旅伴抵達的時間,討論著晚點的行程安排。連袂矗立的百貨公司給了避暑的人們很好的去處,但泰國的魅力絕不是在百貨公司裡,而是在充滿地方色彩的巷弄角落。

「她們應該快到了,我們先去飯店跟她們碰頭,整理一下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出門了...吧?」何平偉看著手機時間說。

「嗯差不多,然後我們再坐半個小時的BTS,到夜市大概七點,剛好吃晚餐。」方文庭雙手肘支在桌上摸著吸管,看著何平偉的眼裡帶著笑意。

他們剛剛一起去逛街,雖然沒有買東西,但方文庭經過一路上的觀察後,心裡對何平偉的喜好多少有點了解。對於沒有興趣的衣服,何平偉會直接越過,有興趣的會拉起來看兩眼,很有興趣的就會發一下標籤看價錢。方文庭默默記下威寶喜歡的衣服風格,並暗自在心裡和自己的服裝類型做比對,嗯,情侶裝還是有機會的。

「那我們喝完就走吧。」何平偉抬臉看向方文庭,不期然地對上那雙帶笑的眼睛,他眨了眨眼,害臊地低頭猛吸紅茶。

這個反應顯然取悅了方文庭,他偷偷捂了一下心臟,然後刻意地大嘆一口氣。

「怎麼了?」聽到方文庭的嘆氣聲,威寶立刻抬起頭來有點擔心地問。

可愛死了。

方文庭心裡這麼想,臉上還是掛著八字眉和不滿的噘嘴。

「雖然我也很想見到月月和嘻嘻啦,但...還是好可惜喔。」

「可惜什麼?」何平偉不解地歪頭。

「這樣我們兩人世界就結束了。」

「噗!咳咳...」撩話來得猝不及防,何平偉被紅茶嗆了好大一口。

但某人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一邊遞了張餐巾紙給他,一邊說:

「沒關係,還有晚上。」

何平偉第一次這麼後悔交了程月這個朋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1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