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yQ

中年妇人单亲妈妈独自流放在京城,职业无聊无谓使馆人员一枚。

包养

很久没想写点什么,因为没什么困惑,得过且过。

情人节未久曾联系的男人突然出现了,很欢喜。

我说我想像男人一样活着,他说他想像女人一样活着,让我包养他。

过几天他说要来看我,让我帮他还高利贷,因为他就要去澳洲读书,说害怕自己对我的期望太多,说我不爱他,问我要是来找我我会帮他吗?

我觉得自己不是能包养得起年轻男人的老女人,我也不想包养他。

可悲的是,他说我一次次伤害他,连住我家的水费和电费都要追着问他要。

从认识到现在我已经给他不少钱了,他经济条件不佳我知道,可是他已经考上了上海的研究生,家里父母不同意他出国让他呆上海,所以他来问我,说我是他唯一信赖的人,是他的救命稻草,以后会感恩不尽,可是老阿姨我也不想让他出国,更不想为他的欠债擦屁股。

然后就是问我会不理他吗?说烦扰我是他的错,叫我们互删微信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