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水的多莉魚

紀錄於我如同替生活留下痕跡,時常被杞人憂天的腦細胞堵住前進的道路。

生命無法承受之......

痛覺使人感受鮮明,想法尖銳。

也不是第一次被這樣的疼痛折磨了,可每每無法釋懷。對於這樣磨人的痛楚時常想著這世上有一半以上的人無法理解,那是種幸運,也是種差別待遇。

她並不喜歡血的味道,尤其在痛意襲來時,血的氣味越發令人厭惡,想挺直腰桿與之對抗,可現實不如人意,只得拿著一個熱敷袋靠近痛處,蜷縮著身子期望把疼痛縮小一些。

她偶爾會想讓另外1/2的人承受自己的痛苦,比如在路上隨意的找一個人,使用柔弱的拳頭往其下腹部攻擊,這樣的疼痛必須得持續至少兩日,起初是悶著痛,接著擴散至全身,甚至動彈不得,可能會反胃。傷口不會痊癒,只會在每一個月反覆,伴隨血流成河。

想了想,她彎著身子,進入浴室打開熱水器,以高溫蒸氣把疼痛驅走,儘管效果有限,再過一下子,她只要入睡便得以暫時把剛才的策劃拋開......來日方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