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i,here is my space.

自白週記

我是小三,在工作裡的小三。

身為一名代理老師,要做的事情就是乖乖聽話做好份內的事,否則明年就不會有你的位子,也有人說:「代理老師就是跪著要飯的。」我們就像是免洗餐具,用完即丟,再怎麼好用的免洗餐具也不會有人珍惜,因為在名義上就是隨時可被替代。

所以我總是一直覺得自己就像小三,可是怎麼會有人生下來追求的夢想就是當個小三呢?於是我不斷的追求想當個正宮,考個正式老師,想讓自己光明正大的「出得了廳堂、上得了廚房、進得了臥房」,想讓自己的牌位進得了宗祠,不想再當無名無姓的過客。

追求的過程何其容易,第一年拚進複試,用了全力準備,請來了各方同事朋友為了完成這偉大的夢,每一次的練習對我來說都是一次的折磨,沒有基礎只能讓人擺佈的木偶,每一次試教都是腎上腺素的激發,不知道你是否體驗過內心想哭,表面在笑,同時血衝腦門的麻脹感?我以為可以很好,在經歷過了這些地獄般的磨練,在踏進考場幾進腿軟昏頭的感覺過後,我以為可以很好。但自以為支撐著的意志力在落榜的那刻剎那潰堤,只會覺得那瞬間自己彷彿老了十歲,無止盡的下墜沒有人能夠承接住那麼沈重的我。

在經歷了無數次的下墜時刻,我發現每一次都有更深的恨意,腦中像是有個倒帶鍵一次次的播放著備考的點點滴滴,我像是偵探想找出其中的不對勁,想層層剝開找出失敗原因,不斷的在傷口上一次次地撕開越大越深,儘管是血淋淋也樂此不疲,終於我發現了,最深的恨意是恨我自己。

曾經的滿懷熱血和雄心壯志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扎在心中,無法抽出。

我是小三,直到現在仍是,無法正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