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白

粗通汉语,英语,法语,精通呓语

起义/暴动?黑警or爱港后盾?

發布於

  看见视点节目请到了杜汶泽与陈百祥这两位立场迥异的艺人谈笑风生,一开局就讲到了香港警察的“警暴”问题。随之就进入了“你骂我黑警,我骂你暴徒”的鸡生蛋、蛋生鸡的叙事。这应该是讨论香港话题的日常了吧?

杜汶泽的嘲讽


  从事实层面看,双方陈述的其实都是事实:警察有使用excessive force,示威者也不是善茬。双方及各自的支持者在泥潭里僵持着,都指着对方鼻子,要求对方先让步。

  或许我们可以先思考得更一层,虽然也不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但也有助于认清局势。

  1. 手段不是问题,议题/立场才是核心

现阶段是乱局是政治纷争而非简单的治安问题。政治的问题,就不能用法律生搬硬套。用这个逻辑去解释现实:示威者烧店铺确实不对,但只要他们烧的是中资店铺、而且不顺走财物,那就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也就没有从“示威者”(Protestor)上升为“暴徒”(Rioter)

把视角再往前,推到清末时代,当时的进步势力与现今的主流叙事绝对不会谴责革命党人的一系列暗杀行动;他们各类暴力行动被描述为“起义”而非“暴动”。

因此得证,手段不是问题,议题或立场才是核心。

不过,matters上泛黄的朋友们有没有想过,相同的逻辑,其实也适用于香港警察?法律意义上错误的excessive force可以通过政治赋权(Political empowerment)以合理化,这个论证过程是示威者的“是你们让我们知道,和平示威没有用”逻辑的镜像翻版。

这样我们大概就可以理解僵局之所在了——暴徒不是真正的暴徒,他们是压抑已久并持续发泄怒火的香港市民;黑警不是真正的黑警,他们作为群体在忠诚履行职责,作为个体是满怀愤恨的香港市民。

当然,既然议题/立场才是核心,双方理解沟通的核心其实在于对各自立场的理解:内地需要理解一国两制的“两制”意义何在;泛蓝需要理解年轻人的失意与苦闷;泛黄需要理解一国两制的“一国”意义何在;黑勇武需要理解CCP确实具有合法性。说到这里,我觉得吹爆CCP的根本不是中宣部,而是这些民主斗士。毕竟在他们的叙事里,CCP完全颠覆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朴素政治原理,其镇压能力只有在反乌托邦小说里才能找到。

说回 如果双方都对手段与议题的区别有更多了解,是否就不会陷入互相指责对方手段的泥潭呢?

(在这里先求求各位民主斗士放过我,在手段方面,我真的很了解香港警察的misconduct,同时也请您们关心一下被打到扑街还被扒内裤的男士)

2.警察不是社区的一分子,警察是国家暴力机器

和香港的同学朋友交流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一种观点:“香港警察已经沦为政治工具。”说真的,听到这句话我是摸不着头脑的。难道警察这种暴力机关作为国家暴力机器,参与政治、维护政权不是题中之义?

不提中国内地。从时间上先看运动遍地开花的2019年,加泰罗尼亚、智利、伊拉克等开花地的警察对待示威者远比香港警察更严苛;再往前推,巴顿将军动用军队对付前来华盛顿示威的一战退伍老兵,开创了动用坦克镇压示威的先河。

如果我对国家暴力机器的理解无误的话,香港人对于警察的理解,似乎只是将其当成了社区的一分子:警察和医生、会计师等专业人士无异,区别只在于警察的职责是缉盗破案。回想起《重庆森林》这部电影,梁朝伟就是警察嘛。这位阿sir在放工之后来小吃店,先是给家里的女朋友带吃的,之后又跟店里的王菲擦出了火花——电影里对个体警察的刻画角度与这个群体的具体职能并不挂钩,因此警察这份职业只是个背景板而已,它已经融入了整个社区。

然而这种对警察的理解与反修例/反政府运动里警察扮演的角色产生了巨大冲突。一句话概括:“大楼保安还能介入业主之间的利益冲突?您配吗??”由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何香港警察在民调里的表现如此之差。

至于香港人为何会对警察有“政治中立”/“社区一分子”的理解,我没有思考清楚。或许与港英时期的去政治化有关?

如果香港的朋友对广义的“警察”这一群体的角色有更多维、更丰富的了解,对问题的看法,或许也能更多元一些。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