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论中國和台灣之間的問題之一

这个问题并不是形成于古早,仅仅是近代。中国和台湾素无关系,事实上,我在马特市很容易陷入鬼打墙之中。今天说中国,中共实际上是顺应党意,无关地缘政治的缘故。又牵扯到许多内容。创作一文往往阅读十几万字资料。苦也累也。岛内红统派,民国派,亲日派等等具有各自逻辑和衍生。其实地摊文学流毒的年代,许多史料鱼目混珠,再加上各自叙述的差异。往往结果南辕北辙。这个问题怎么论呢,我只能简单的说几句。

读者往往陷入地缘政治的缘故之中。如果说存在即合理,共产党的存在合理。民进党的存在就不合理了?民进党作为左派,与国民党和共产党党建,党章,党组织,党代会几乎完全一样。近代东亚的秩序并非自身民族主义的发扬,而是各方势力下的真空。因此,各自的代理人政党纷纷登上历史舞台。亲苏,亲日,亲美的逻辑在于执政党为了稳定或夺取政权的需要。如果不是美苏争霸的大前提,毛泽东早被苏联做掉,根本不可能发动达明斯基岛冲突。这也是邓小平出使日本,美国。让旭日旗在中日战争后首次飘扬在北京。而江南案与大陆利益使得美国一度欲出卖台湾政权作为筹码。可以预见,蔡政府的亲日,和对抗中国的现实利益如出一辙。政治人物不太可能脱离政治大环境各行其是。

旭日旗在天安门
中日友好和中日交恶往往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第一岛链的说法是中共附会出的战略形式。对于政治人物往往牵扯诸多利益关节,和团体利益。如果将地图打开来看,台湾的定位并非一颗楔子。这个尴尬的定位并非国民政府决定,而是由大陆秩序崩溃后,所面临的境地。假设今天中共武统台湾,台湾势必转变成对抗美国的前哨基地。这对台湾人而言,亲中的下场照样是棋子。而且要面对美日等军事存在。沦为比金门还不如的境地。这种现实政治使得台湾内部土豪势力开始思考内生演化的道路。对于日本而言,台湾和满洲的地位不成比例。满洲之所以被统战的相当成功,恰恰是因为满洲地理和经济实在太重要了。加入了苏联的因素,使得整个满洲最终赤化。与其说台湾人在创造台湾民族。不如说民国的中华民族发明在蚕食台湾。实际上台湾今天的人口基础大头是在民国时期迁入台湾本岛的。以其在历史上的定位,多半是欧亚之间海洋贸易的中转站。比如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广东建立商行后,日本在满洲开拓之时。对台湾是不太上心的。福建巡海按察司僉事董應軫言:「舊例,瀕海居民私通外夷,貿易番貨,漏泄事情,及引海賊刼掠邊地者,正犯極刑,家人戍邊,知情故縱者罪同,比年,民往往嗜利忘禁。」上命刑部申明禁之。

汉人网络在台湾的定位如同东南亚的发展一样。区别在于台湾作为无主之地(无强权)对于满洲而言,台灣雖然劃入成為滿清的版圖,但滿人卻也不來台灣,全權交由征台大將施琅處理。但是施琅對台灣的佔有首先先求自利,就是對土地的掠奪,他個人如此就佔據擁有七千甲土地(田、園)。又對台灣人民的處理是以消極的態度,如限制移民來台,又以海盜多為理由禁止潮州、惠州人民台。 依據上書的治台理念,視台灣為敵境,對所派來台灣的官員、士兵,以三年一任,就是軍人的「班兵」制度,又不准帶家屬。如此對台灣進入了滿清的殖民統治,滿清官員士兵來台只知壓搾、奪取,福建地瘠、民貧,州、縣率多虧累,恆視臺地為調濟之區。

因此,大清在日本殖民之前,对于台湾是视作敌境。日本的殖民对于台湾而言,毋宁说满洲国对于东北而言。东南亚各国对日态度大相径庭并非全然媚日。还有防止赤化的重任。从军事角度考量,第一岛链对于中国的意义毫无图们江和海参崴意义重大。

遏制阿拉斯加和白令海峡对美国伤害更大,也是苏联与美国冷战争夺要地

如张景惠(满洲总理大臣)儿子张梦实为中共第七届人大政协委员。于静纯的父亲于冲汉曾任张作霖的总参议,九一八事变后投日,任奉天地方自治指导部部长,参与筹划建立满洲国并任监察院长,被日本称作满洲国“建国最高功劳者”。宪东,是溥仪的外甥、川岛芳子的亲弟弟,他在东京接触共产主义思想后便投入“救亡会”,回国后担任满洲国炮兵指挥,解放战争中成了中共东北野战军的炮兵旅长。史明,作为台独标杆人物。早年加入中共刺杀蒋介石……对于辜宽敏和蔡英文家族,本身在日制时期和现今的关系如同江浙买办在中共统治之后的本土化转型。江泽民的生父江世峻作为汉奸,其本人能够钻营到中共之中,本身就体现出山东老干部派的损失殆尽。这类人物在广东和福建多有出现。地下阵线的作用如同日制时期的台湾大家族。建构主义有四个核心的关键词:观念、身份、认同、利益。建构主义认为,自我的身份和利益是与他者的互动过程中建构的。台湾社会在李登辉统治时期开始直至陈水扁时期,岛内的“日本情结”膨胀,同时台湾人的“本土意识”也不断得到提升。近几年,“我是台湾人”的身份认同已经被台湾社会所接受,变成了一种社会事实。

Hsiao Frank和Sullivan Laurence以文化为中心,发明了一套简单粗暴的台湾公式:如果你接受儒家—中国思想教化,就会变成中国人。如果反过来脱离中国文化圈,就会非中国化。台湾人由于接受了日本的影响,所以具备台湾民族的特质。1928年,日本共产党领袖渡边政之助和佐野学为他们的台湾支部制定了政治大纲:“台湾民族的发展”。他们主张:“台湾最初的原住民是高砂族,其次是南中国移民后裔。明清时期渡海移民的危险性甚大,因此大部分渡台汉民皆为男性。台湾民族的结构由汉民男性和高砂女性的联姻造成。前者属于汉藏系,后者属于马来波利尼西亚系。”Patricia Tsurumi认为:老自治派的领袖仍然希望日本帝国继续统治台湾,最终充分接纳台湾人为日本国民。在后期马克思主义的世界秩序图解中,民族解放与阶级解放、资产阶级与帝国主义都具备同构性质。这种理论倾向于将殖民地由地区改造为国家,将殖民地居民改造为民族。“你是台湾人,你头载台湾天,脚踏台湾地,眼睛所看的是台湾的状况,耳孔所听的是台湾的消息,时间所历的是台湾的经验,嘴里所说的亦是台湾的语言,所以你的那支如椽的健笔,生花的彩笔,亦应该去写台湾的文学了……你是要写会感动激发广大群众的文艺吗?你是要广大群众心里发生和你同样的感觉吗?不要呢?那就没有话说了。如果要的,那么,不管你是支配阶级的代辩者,还是劳苦群众的领导者,你总须以劳苦群众为对象去做文艺,便应该起来提倡乡土文学,应该起来建没乡土文学。”乡土文学要“用台湾话做文,用台湾话做诗,用台湾话做小说,用台湾话做歌谣,描写台湾的事物”。(刘仲敬)

粤民史

固此,台湾社会的身份认同复杂化在于被不断构建的民族认同。这点并非台湾人精神错乱。从甲午开始,诸如梁启超等维新派在日清战争后极力吹捧日本。整个中国(大陆)学习日本,包括中共对日的态度分分合合。诸如改革开放中的日本助力协会。几乎日共,间谍组织横跨二十世纪的东亚。这种形式之下。国民党的政策在强调中华民国身份。控制语言,“国语运动”。就连布袋戏也要加入“中国强”这一角色。外省人的榨取使得本省人往往有种“走了狼,来了虎”的感慨。对于中共极力构建的历史而言,实际上往往是统治的艺术。

就像落后就要挨打的观念。像infinite这类红统人士。往往得到不正确的历史而愿意建构中共史观。实际上作为台湾人,共产党和国民党都属外来政权。台湾人的认同有中华民国台湾和台湾人的台湾两种观念。日本的失败于自身的关系极小,这种复杂不仅仅是起源于卢沟桥(解密文件显示,吉星文的部队中共产党地下党极力挑起冲突)。如果红统人士的弱肉强食论成立。处于政治强者的民进党显然具备像中共一样处理张安乐这样第五纵队的能力。可见中国对台湾的牺牲毫不在乎。而现实逻辑显然不是共产党的这套。

外资
出口
台湾进出口中国大陆数据
大陆数据
统计图

现状是大陆与台湾权贵在联手割大陆韭菜而已。对外输出的民族主义和统一思想丝毫不影响共产党与民进党之间的双簧。民进党政府与中共的关系千丝万缕。两岸的现状不仅仅是中国为了台湾或台湾为了中国。现实逻辑中,两岸政府统治逻辑是第一位的。就像中共屡次挑起民族主义情绪,又屡次打压激进民主派。两岸篡改历史就不足为奇了……(2020上海仓硕打死人事件镇压工人和富士康血汗工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