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我的反动随笔

谈谈我的一点感想。有人问我在不在大陆,有人说我思想极端,有人说我不了解情况,有人说我钻牛角尖,有人说我满嘴喷粪……我的目的性,针对性很强。在网络论坛上,有形形色色的创作者。境遇大不相同,这个事情不是本人工作,不是本人事业,鲜有起色,举步维艰。当从主义过渡到现实,具体措施当中,一个人的思维就捉襟见肘了……

因地制宜

大陆的问题不是批评者造成的。监督政府的作用,被歪曲颠覆政权。这是本末倒置。现有社会不公,体制罪恶,才有鸣不平的声音。诉求是多种多样的,每个人对于政见,政府看法也不同。现状之下,“喝茶”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正因为知道政权多么邪恶,所以不敢放太开。此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人身安全,家庭安全,和现实利益交织。我尚不是全职“革命家”,或者全职异议人士,反贼。定性不是我说了算,是敌人看的最全面。反党一次和无数次结果都是打压。正如王清营蹲看守所遭受酷刑,没死都算阿弥陀佛了。壮志未酬,空有热血。这也是我反复地说,个人跟系统对抗的无奈,无能,无力。

被驱不异犬与鸡

基于信安的出发点,以后要对一些信息尽量少言。本人在网上就是裸奔,广义上安全只是自我安慰罢了。你把这种不满放大千倍百倍,就能想通,为什么内因远比外因更重要。

再苦一苦百姓,让百姓为朝廷纾忧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现代史过去曾是史学中被扭曲最甚的领域,“中共党史”这门学问所属的“一级学科”甚至不是“历史学”,而是“马列主义基础理论”。换言之,“党史”不被认为是历史,而是一种意识形态理论工作。这当然就很难实事求是。偏偏党史这类研究又十分依赖档案等“内部”资料,你如果不是已经立足的研究者连查档案的证明也很难开出来。不像研究儒家什么的就凭那些经典,没在高校立足的业余爱好者也能搞出点名堂。现在像袁腾飞这样的不按官方口径说话很大胆,但如果不仅是发发牢骚而是要讲史实,那风险是很大的。很多话未必有确凿的根据,不是他们不想研究,而是由于资料封锁,不像民主国家有一定时限之后公务档案必须开放给公众阅览的制度,没有一定身份你根本没法去查档案。而当局只公布对宣传有利的资料。那么对这种状况怎么办呢?

我想到两点:一是在实事求是方面实行大人物小人物同等尺度的要求,老百姓对头头的指责如果偏离事实,其所应承担的压力应该与头头对老百姓指责偏离事实同样。我国大量“上整下”的冤假错案如果领导人不承担责任或只承担微小责任,就不能把重大责任加之于“下怨上”而偏离事实者。

例如毛泽东指责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有根据吗?如果这根据与事实偏离而他可以不负责任,袁腾飞对他的指责与事实偏离也应当如此。“同等尺度要求”的另一个体现是:指责偏离事实应当承担的责任应当与吹捧偏离事实所承担的责任相等。如果吹捧领袖可以不顾事实而不负责任,那么要求别人为指责领袖偏离事实负责任就不合理。

这与平民百姓之间的日常褒贬是不同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说一个人的好话过分一点没什么,说他的坏话过分在某些情况下就应当被追究诽谤或名誉损害的责任,这是因为好话不会造成伤害,而坏话则会伤人。但对于公权力人物就不一样,对公权力人物的褒贬实际上是一种公共事务评论,两个方向偏离事实对公共利益的损害是一样的,所以承担责任也应该一样。

第二点就是垄断证据的一方应该负举证责任。比方说现在所有档案都垄断在你的手里,你又不让我查,那么我猜疑你(猜疑也要有根据,但那与“证实”所需的证据是不同的,猜疑可以“捕风捉影”,证实就要铁证如山)做了某事,你如果否认,就要举证证明无此事。而我只要举出怀疑的根据就够了。这种“举证责任倒置”是民主国家舆论监督、限制权力的有效办法。

当然,这并不是提倡对权势者不信任乱怀疑,更不是以怀疑代替严格证实。同时这只是舆论监督的原则而不是实证研究的原则。作为史学研究者是不应该没有充分证据就轻率地乱说的,但老百姓发牢骚你不能要求他们必须掌握铁证如山才发。这可以促使权势者比一般老百姓更加自律,也可以促使他们公开信息尊重老百姓的知情权。正是垄断证据就要负举证责任,统治者就不敢无限制封闭、乃至销毁档案了。民主国家会开放过一定时限公务档案供公众查阅,就是基于这一压力。(秦晖《忆高华》我有删减文字)

于平台而言,提供了一个场所,承担部分公民社会责任感。每天的人力资源投入,技术维护,运营这些成本。如果受到了大陆的政治打压,该怎么办?商业损失,又该怎么办?吸引用户不可能全是对政治感兴趣的群体。政治是相对小众的参与。工作,恋爱,家庭,生活这些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很难带入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中。也很难去全心全意投入政治工作中。因此创造者,文化消费习惯,平台利益。这些视野外的东西,交织着商业,公益,政治,法律方方面面。这也是我看到平台上形形色色的文章,由内而外想到的现实层面。

爱是由内而外

所以反动言论,到底是反什么?在大陆是吃力不讨好。党文化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也容易造成非黑即白的思维。党,政府,人大,政协。这需要读者有相当的心得体会。于我本人,牢骚满腹。也无风雨也无晴。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可能就是这种结局。要警惕极左言论,也要保持对极右的思考。常常是进退维谷。这种尺度和标杆,因地制宜,就陷入困境。小粉红对于意识形态的看法,这是他们的普世价值。这种价值伤害到千千万万的人,但对于拥护共产党的人而言,他们是受益的。想到这里,不寒而栗。人总是愿意去相信他所相信的。既得利益者更是会毫无保留地忠诚。尽管这个标准是时刻变化的。就像江青,华国峰,习近平都是毛的拥护者一样。区别就在于,谁得权谁得势,谁就正确。

人大代表

垄断的中国烟草集团。每年产生的利润,可以养活多少笔杆子,多少权力的打手?现在基层选村长,买票现象严重,这种复杂的现实层面下。干巴巴的呐喊,能够传播多远,影响多久呢?尤其是价值观差异巨大的情况,民主派尚且不能达成共识,这种共识又怎么推广到全社会。因此,我觉得对于语义,词汇有必要系统性的阐述。基于不断涌现的困惑,个人的知识储备就干瘪单薄了。宏观和微观层面,还仰赖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初期靠着热血是容易破题的,就像我自己遭受到的迫害。但完全依靠过去,则不可能开创出预定目的。起承转合,承在哪里?中共的恶,三天三夜说不完,罄竹难书。然后呢?然后还是该干嘛干嘛去了。大规模的社会变革,这个不是我所能影响的事情了。我的反对文章,可能戛然而止。一切看,怎么走,走多远吧。当我看到关注者时,也在想怎么提供质量文章,而不是继续扯皮。都会累的,尤其是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名利二字,尚未入流,也摆不脱江湖习气。感谢大家听我梦呓。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