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对于五毛的不可理解之处

發布於

这几天五毛,网评员,小粉红又开始闻声起武,很是下功夫,很是勤劳。对于西方社会的黑暗面,检举揭发毫不留情。往往是发出感慨,“原来你西方净是男盗女娼,假模假式!”

但你换成中国,这些人马上就变了嘴脸,反而是亲亲相护,亲亲相隐了。我来这里写文章之初,是看不惯这里五毛的弱智言论和历史缺失于歪曲。后来发现,都是徒劳。也难怪刘仲敬说“心里先有七八分,再找史料来反证”。文章写的及其容易,及其模版化,甚至是洗稿,通稿,固定套路写作。

这个平台写作不是我的本职工作,说是博客也有点牵强,内涵太低。也不能形成个人很强的风格。我平常读很多中国政府的官样文章,包括各种政府网站的PDF文稿,模版。这些东西说实在话,就是政府里面的从业人员都很少去看。比如正要样表这些。因为它不是新闻,没有三要素,没有吸引眼球的功能,也不是学术交流。但这不妨碍我去从一个方面看待御用文人的写作功底。从阅览的平台来看,简体中文圈,都少不了五毛。哪怕是完全的娱乐性质的网站和生活,技术功能的网站,都能看到泛政治言论,和发表这些言论的用户。这是网络冲浪中,最头大,最无奈的时刻。你不可能在任何网站去一一反驳。就好像打电子游戏,突然出现五毛言论,难道要在游戏频道内发言长篇大论吗?比如某些玩家起个名字,叫“蔡英文的爹”,“特朗普的爹”之类的。这真是令人感到不解。

很多五毛写作者的套路,几乎是照抄照搬反共人士的文宣。或者说这种批判式大字报风格,本身就是共产党的发明,或者共产党继承了国民党那一套,批评北洋。追来溯回,已不可考。这次澳洲事件,我又看到大量同类文章。列举出西方愤青如何暴论,然后得出,原来西方也有小粉红啊这样的结论。其实你们真too young.而且往往是偷换概念。(关于澳洲的事,我会在其他文章中说说。)西方小粉红的历史由来已久,算起来,中国民粹,民族主义都是舶来品,又何以奇怪西方有小粉红呢。在这方面做文章,以显示网民的反智,试图淡化战狼们的不理性,真的是南辕北辙。

先说下保守主义和反智主义。这都是西方人的政治斗争,以及学术成果。这些词表述的现象,在西方是很久的历史。太平天国战争中的华尔,按现在二次元的话说,叫中二青年。17岁的华尔在入伍失败后,远走中美洲投身著名的职业雇佣兵团"菲利巴斯特"。和普通雇佣兵不同,"菲利巴斯特"们并不满足于拿钱卖命,他们的理想是象昔日十字军骑士团那样征服土地,建立起军阀国家。华尔投入圈内偶像沃克麾下,他们趁着尼加拉瓜内战想要建立一个"扬基国"。沃克的事业以当上短命的"尼加拉瓜总统"而登上顶峰,后来迅速跌入低谷,被英军以"违反中立原则"逮捕。华尔因此流窜到中国。又开始做梦,幻想依靠战争实现目的。但在中国史书中,就变成了美国人如何在中国打内战的。这时候放大的身份,是为了突出那个时代的无序和无奈。可对于美国政府而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能代表美国政府吗?说好听叫野心家,不好听就是雇佣兵。完全的追逐利益,有今天没明天。这类人,就是中国都有很多。什么悍匪白宝山,只是时代给他们留下的舞台,不如历史上的日本浪人,美国牛仔那样。有施展的舞台。今天在网络上,这种低门槛发言,不仅仅是中国有愤青,西方一样有愤青。可这跟五毛产生的土壤,那能一样吗?按共产党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怎么能跟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宣传一样呢?成果怎么能一样呢?不然何来的最先进一说呢。

所以五毛们不是因为互联网普及而产生,而是体制催生出,驯化出,培养出的产物。西方有“五毛”,也有天然独,无政府主义。西方媒体有娱乐致死奶头乐,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简体中文圈都在海外开疆拓土这么多年了。甚至油管,你只看简体中文视频,乃至广告,都不会让你感到这跟墙内有什么不同。你说你在油管不能看到大外宣,不能看到营销号?所以五毛的断章取义,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这个点我还是留到其他文章中说。毕竟积累素材是很缓慢的过程。还有现在年轻人的聚落。各种消息都给你提供证据证明。这样使得双方都认为自己掌握的料特别多。其实都是冰山一角。

美国媒体谈过妖魔化中国的话题,台湾智库谈过反共自媒体不客观的事情。五毛可以去搜搜看。为反而反,注定不长久,更多的是苦共久矣。因此只要立场相近,哪怕是胡说八道,也听之任之了。我看五毛在油管的留言,有粗口,有复制粘贴,有举证,有群起而攻之。反之,反共人士亦然。你把这个政治观念,换成其他概念。比如粽子该吃甜的还是咸的。同样的套路用在咸甜这种辩论上,一样适用。你把这当成个人言论,一时言论,不客观言论,还是严肃言论,甚至是现在年轻人经常反话正说。还有meme传播,鬼畜视频,恶搞。这些手段都在用。效果怎么样?我看对于事件的厘清,远不如强化共同体作用强。

内因和外因。这时候辩证法还管不管用?双标是否存在,要放大到整个舆论环境。仅仅看某位政治观念支持者的不当言论,往往不可取。有时候夸大其词的反共,也是一种套路,这跟共产党夸大其词西方有多么罪恶是一样的。也是族群撕裂的现状。这方面的话题,一个人感受苍白无力,你开心不开心,对于其他认同者来说,都过于天真。为什么我的眼泪常含泪水?艾青与艾未未两代人两种路,不同选择。网络把个人言论放大,也把个人过失放大。个人不能给集体负责,但个人又好像,总是无形中符号化其他集体对附属集体的印象。

文章好写,事难办。我不理解五毛,为什么要强化言论中的攻击性一面。而时常少了些淡然。天下乌鸦,一般黑吗?白天鹅和灰犀牛,既然在中国有奇迹,为什么西方,就往往到了特定语境中,五毛们就视而不见它的好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