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我也聊聊美团

每个人心中的公司都是不同的,社会责任,人文关怀,大了说都有情怀,达则兼济天下。可事情往往不是这样。一个公司里多少张嘴,很多人得罪不起。这些大公司背后也有资本,养大了就被中共吃掉。中国现在媒体天天骂资本,资本有这么大能量吗。

首先告诉大家,我是做过外卖的。准确地说,是专门运营线上餐饮,也是这个圈子比较早的加盟商家之一。滴滴,美团,饿了吗,大众点评等等,记忆仿佛还在昨天。

我始终觉得,最早做电商和C2C模式的企业,商家,个人是值得尊敬的。商场有商场的规矩,一个平台由小做大,当然都很开心。一直以来关于骑手的问题广受关注。中国外卖员数量破百万,确实什么样人都有。我认识的都不下20个。

任何平台一开始,都是靠推广和让利在做。前期烧钱,后期盈利。我举几个公司,像美菜,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等等。老实说做物流,仓储,供应链(商)很耗心血。烧钱不一定能回本,所以背后资本很重要,公关也很重要。不然一个食安问题,就够企业整改了。

我也是最早组建站点的,那时在某物流公司做站长。系统都是阿里开发的系统,每天负责分配专送。以前单价定的比较高,一单大概10块钱左右。最早的饿了吗几乎没什么盈利,全在推广市场。我记得那时候有会员红包,不同于现在的补贴那么花哨。以前基本是贴钱在拉人头。这在中国线上平台几乎是常态了,各种公司都在找地推。有阿里的支付码,收钱吧等等。平台刚上线的时间,基本上入驻商家卖什么赚什么。这也跟大环境经济有关。以前办健康证很容易,现在多么复杂,不说做过的都懂。首先开店的角度来看,选品,物料供应,平台成本,人工,设备,房租等等都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如果再计算加盟费用,也就是特许经营模式。那么基本商家投入是很大的。前期美团等补贴还尚可,现在嘛,确实抽成比较高。我们是解决市场痛点的,这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吗。

算账一言难尽,设身处地。骑手不断涌入,各种问题突出,运费越来越低。人多了自然会调价,哪行都是如此。我们始终要考虑,究竟是资本造成今天的局面,还是政府造成今天的局面。我觉得弄死资本不能解决问题,我也觉得我的文章不是要各打五十大板,那没意义,这行准入门槛非常低,几乎是个人都能做,送单和出单都是多劳多得的事情,商家,骑手,平台,除了平台是越来越大之外,其他两方真不好说。

我赚过很多钱,最高峰一天几万(外卖单店),也放加盟。赔过很多钱,店全部关闭,还欠一屁股债。有时候在店里心情不好,就揍骑手。我经常跟骑手打架,餐饮行业无名业火非常多。我还记得店铺一个差评是“商家威胁顾客,要弄死顾客”。确实什么人都有,恨的牙根痒痒。无理取闹的人,哪行都有嘛。

首先服务业,作息不能保证,线上餐饮有一个特点,就是风向变得特别快,基本不能一直火下去。我指的火是最少月订单一万单,一天两三百单。外卖是集中出单的生意,通常是早高峰,午高峰,以及晚高峰。有些餐品只能一单一单地做,备餐只能准备好材料下锅。你们能想象,一站一天,从五点忙到夜里十一点多,再周而复始半年的生活吗。我就这么过来的,腰椎间盘突出也是那时候落下的。骑手在这个行业被大家关注的比较多,鲜有人操心商家。大家都是弱势群体,底层非官非富,都是累死累活。

没开店之前,就做过骑手。以前有很多类似的平台,是区域性的,没做这么大。到了饿了吗,美团,之前骑手大量走外包中介,效果不好。站点一直在愁招人问题。我的站点是包吃包住,基本小年轻做这个的多,先攒点钱。这行高度依赖资本,没资本,连前期都无从谈起。每个人压力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竞争激烈的餐饮行业。正因为什么人都能做,所以什么样人都有。骑手有高学历,也有低学历,更多的是想从头再来的。就业保障,盘活经济按理说跟我们一点没关系,但是我们直击一线。骑手跟城管,交警的冲突很多,跟保安冲突也很多,跟商家冲突更多。商家依赖平台,尤其是专门做线上的,你要知道吃平台饭,平台就等于爹。不管什么规矩,只要利润够,无条件答应。骑手也是如此啊,之前各种规定比较混乱。这跟软件有关,也跟平台战略有关。你知道刚开始不可能让人疲于奔命,那样直接一点就是招不到人。现在各个站点还有很多是提供车辆租赁的。这行做起来真不容易,物流,快递业不少人才真是用心血在做。现在顾客投诉骑手,直接一天白干。顾客权重越来越高。商家以前还能拒单,或者不怎么在乎差评,现在也是越来越重视。

中国搞生意,不管哪行,套路是少不了的。美团等平台也会杀熟,当然他们拿投资这么多轮。管理层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人。我记得当时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人跳槽去了瓜子二手车,早期如果不懂平台规则,基本上做不起来。

某品牌奶茶成本

大家想想,你办营业执照得多久,随着监管越来越严 ,证越来越难办。优势地段,房租又不断上涨。米,面,油,火,包装盒(印品牌logo定制基本千件,万件起订,不包邮得自己想办法),员工这些都是大头。骑手当然想有高收入,我们也想。一般会跑的骑手,路线,车技,头脑都比较好。倆手机接单的,骑车超快的(当然很危险),怎么规划订单路线,怎么边接单边送单都是家常便饭。骑手分众包和专送。里面屌人很多的,真是好笑,中国底层永远尿不到一块,不管劳工阶层怎么惨,但同情心很少见。我现在看到搞社运的,就头皮发麻。光看到无助的一面,没看到害人的一面。作为群体是不幸的,作为个体却有好有坏。因为这行流动频繁,离职和入职都是极其简单的。适应期心理啊,行业预期啊,都考验一个人承受能力。

点我达

平台用户多了,自然要想办法盈利。烧钱也多啊,推广,你用的平台红包都是平台出得钱。几块钱吃一顿外卖,成本基本平台承担了。商家不做可以退出,平台说倒就倒。很快的。滴滴外卖补贴这么高,也没做起来。那时候一个月骑手跑一万块钱,都很轻松。背后烧钱的资本,饿了吗明显干不过美团。骑手的收入总体当然没这么高,担的风险也小,这是正常现象。配送费这一块,也是顾客出钱,有时候商家会减一点。是这样的,每个店都有配送范围,几公里到几公里是专送,几公里到几公里是众包。专送是签好的合同,当然,你要是爆单了,该送不出去还是送不出去。一小时内一百多订单,大家见过没。我那段时间天天爆单,出单出不了,骑手有等待时间,超过之后都算商家责任,现在改没改规矩那不清楚——毕竟好多年不做了。你知道,十几个,几十个骑手挤在店里,那肯定什么人都有,后厨又热,都烦,都有火。再加上写字楼的单,是最难配送的,中午是下班高峰,都等电梯,基本都要迟的。有些骑手直接上手去做餐,当然不允许;有些是一个劲的骂,我先来的,先给我,狗日的等等;有些看一眼就走掉;有些等久了,直接上手揍我。那当然要还手。所以经常打架。这点在我当站长的时候也一样,永远会不满,怎么分配(早期),谁拿大头。跑输了路线是倒背如流,基本看你会不会抢单了。

遇到大雨天,下雨天,恶劣天气。基本要调价的,很多骑手就蹲在你店里,你不涨配送费他不送。其实商家一般对骑手没太多的恶意,毕竟都互相合作关系。我每天发的饮料,请骑手吃饭,逢年过节给点礼物都有。但毕竟都是出来赚钱的,所以客户投诉很麻烦。尤其是众包,基本一天一个新人,流动性大。像点我达那时候只要有投诉,必给你打电话。都要处理的。一个店做起来不容易,人际关系很重要,但不能怕事。骑手大部分都是抱团的,你不能压住他,他往往蹬鼻子上脸。很难说。因为这行始终是倆问题,第一是从业者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第二是长时间服务,服务质量难免下降。你一天送十几单,几十单跟一天出几百单,疲劳程度大同小异。人嘛,理解最难。

如果没有美团,这些人能干什么?这些人基本没学历,又什么都不会。除了学手艺之外就是混黑社会。师徒制在各个行业,好处是能言传身教。坏处是任何岗位都是铁板一块。餐饮行业用人比较不那么挑,外卖讲究去中心化,很多快餐,简餐不依赖厨师。培训上手都快,就是繁琐、累。所以很多骑手实际上不愿意去饭店里做事。一些商场有规矩,禁烟火,骑手专门要走员工通道等等。我们既然出来揾食了,都是做顾客的生意,都要学会忍。店做大之后,基本就不待在店里了,教给店长打理。自己想办法扩张融资。骑手很难理解商家,也是因为感情淡薄。大家走的路不同,尤其是成年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你好说话,他就不急着送你家的餐。很多这样的骑手,反正都推给你解决,有客诉就丢给你。

能怪他们目光短浅吗?都是生活所迫,家里有孩子要吃,要喝。有老婆,有老人。当然我也一样,经营失败那损失的可不是一点点。没人是轻松的,也包括平台。

美团一直都是被中共吃的死死地
腐败

平台专门对接商家的,叫市场经理。主要负责解决上平台,审核,区域划分等等问题。每个时期规则不一样,有些店是平台专门扶持的,给的曝光特别高。他们权利大,就有腐败,吃点,吃回扣很正常。对接的商家多,项目也多。不懂行的人,就是被牵着鼻子走。再加上平台这个资金回款比较慢。十四天的时间,任务也是月底结算,所以商家经营压力很大。这还没讲到供应商和供应链的问题。因为我一直在做生意,所以一直对这些很敏感。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大家都想着开店,都不想上班。因为都觉得开店能挣钱,大家生活压力都大。这些大环境的问题,肯定是政府要考虑的。马云创造了不少岗位,苏宁,京东,包括美团。吸收的都比较多。这里面何况很多就是政府部门人在参股,在搞。他们家属怎么捞钱,怎么洗钱。

客观讲,为什么有这些劳动力,农民工,工人下岗再就业。跑外卖说出去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在路上受气,多了去了。骑着电瓶车在机动车道上经常被人骂,“妈的,不要命了”。确实是弱势群体,可他们又能干什么呢。年纪大的人各行都不要啊,劳动局不好说话,你招一个五六十岁的,在正规厂子,五险一金教着,劳动局找你,员工风险都要担的。入行人越多,工资肯定越低,替代性太强了。我们商家经常也因为评分睡不着觉。我那段时间没一天是轻松的。车有一天停店门口,让骑手给刮了,撞了,骑手直接跑了,我看着都无语了。等他来了也没说什么。这还不够意思吗。社会上不存在我欠你的,恶一点也就恶了,将心比心,都不是坏人。谁的责任?不能说全算平台身上。恨平台,但平台肯定不是主因。就像马云说的,地主死了你不一定能发财。

工商,医院,政府,城管哪个没点责任。联合执法天天让整改,天天罚款,今天一个标准,明天一个标准。今天禁摩,禁电,明天又解禁。这就是折腾啊。大实话,老百姓骂你两句,要你命了?今天抓人,明天揍人。谁是一见面就耍横的,没那胆子,都逼出来的。

像刷单,也都便宜骑手了。今天整美团肯定共产党是会这么干的。关键还是给小微企业,民企更大的自主空间。税这么高,哪个企业能做下去?我在国企的时候,天天开会,打印纸要正反两面都用,结果呢?月月亏损,年年靠国家补贴,那国家的钱全是老百姓的税,都是血汗钱。说到底是便宜了谁?更别提,厂子拆迁,分房,出纳,厂长,会计一个人拿几十套,什么概念。集体资产贪起来一点不心疼。搞安全生产,搞演习,几百万花了,该出事,该爆炸照样出事。形式主义,贪腐严重。能有民心吗。

我当年的公司旁边就是正在新建的阿里大厦,如今穷光蛋了,阿里还站着。那时候总开玩笑,公司做起来了就卖给阿里。现在想想,一言难尽。阿里被共产了,孙大午被关了。以后还能有人,兢兢业业做大做强企业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