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我为什么支持民主,普世价值。

“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法制”是保障,手段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容易被洗脑”这句话潜台词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绝对正确的思想,你们要信他,偏离他的都是错误的。所以我们要反对民主。反对民主不是不行,反对民主前提是不要剥夺笃性民主的群体各项权利。名义上的平等和结果上的平等。否则就不是反对民主主义,而是反智主义。今天的美国是共和国体,中共也是号称共和国体,俩国都号称我们是共和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等等都被共产党拿来当作“贞节牌坊”一般宣传。中共不在乎你怎么想,而是党想让你怎么想。现实问题是,在大陆任何平台开设专栏,有骂中国政府的自由吗,有宣传“民主”的自由吗,有呼吁多党制的自由吗?当然是没有的。写几篇文章能实现民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暴力机器掌握在统治阶级手里,老百姓任何岩论都是苍白的。民主也不过如此,民主当然不过如此!民主不是灵丹妙药,各国民主无不是多方势力妥协的结果。越是大政府,就越喜欢集权,越要扫清障碍,用什么手段扫清?武力和金钱。

理论和制度不是随便写写文章就能带给你的。民运现在异想天开到了一定境界,妄想美国式的民主。开什么玩笑,就凭一大堆毫无组织能力的散沙,上哪去有福分实现美式民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认真的说,全世界民主政府为什么美国具有独特性,不是毫无依凭,而是路径演化的结果。信仰和民间团体,武力和资源,缺一不可。

政治研究的核心就是权力,对权力界定的不同,政治的意涵也有所差异。有些学者认为,权力的形成、分配与运用就是的政治过程。拉斯威尔(Harold Lasswell)在其名著《政治:谁得到什么、何时得到、如何得到》指出,政治的研究就是势力和拥有势力者的研究,重点在于,谁取得什么?何时取得?如何取得?(Who gets what? when and how?)。Morgenthau认为政治为权力的斗争,权力则是某一个体支配其他个体的心志与行动。争夺权利可获取所希望的资源,达成所欲的目的,因此,不论是个人、团体或是国家长远的目标都一样,就是权利最大化。

权力不应是单一目的(维持政权),其他社会性目的,例如社会福利,国家安全,秩序与公道等也应是国家追求的目的。另外,权力应当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不应本末倒置。独裁手段,虽然每个独裁者都不一样,但运用手法很相似,利用恐吓、宣传手段、控制精英分子、创造敌人、提倡个人崇拜、政党崇拜、滥用暴力、建立秘密警察。这些都是独裁操控权力的工具。公器沦为私器,军队成为打手。

我们最正确。

美国信教人士比欧洲的多,因为信仰自由。欧洲坚定的信教者很容易排斥其他异教徒(异端),而越是搞信仰独裁,就越是引发冲突,反而会害了自己。正因为相互平等,尊重,允许差异性和多样性,才能真正保护到自己。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族群冲突看似越演越烈,实际上白人掌握了绝对的力量,但仍遵循民主原则。忽略了政权来源的合法性以及自身的武力价值,谈不谈民主都无太大意义。现实意义就是,说一千遍不如做一遍,暴力残忍但有效,共同体是有边界的,政治利益是要分赃的。今天共产党赏个政协之类的官职给他们统战和愿意效忠他们的人,大陆艳星(彭丹)可以当政协委员,诸如周星驰说,“平时开会提案少,调研少,平时时间大多数用在电影制作上。”

有人说美国也有大堆明星官员,诸如施瓦辛格。问题是,既然宣传中国政体好棒棒,就一定要拿出为什么好棒棒的证据。都一样,岂不是开玩笑?“社会学”和“政治学”不是可以量化研究的学科。就像我们谈中国的民族性,美国的民族性,日本的民族性一样。只能无限趋近真实,不能完全还原真实。任何一个政府都洗脑,认为美国政府不洗脑显然是无知的。政府是集体无意识或有意识的恶,他一定要集中全力和资源,他愿意扩张自己体量。在民主国家,人民尚可用选票控制。对他们而言,自由不是政府赐予恩惠的东西,而是作为公民的天然权利。拜登政府的一些政策惹怒了持枪者,华人和社区。那么就寻求司法解决,如果司法不能解决,美国人当然有推翻政府的权利。但无论怎么说,美国的敌人不等于中国的朋友,中国的敌人不等于美国的朋友。各个团体之间博弈不一定能大吃小。美国有庞大的军工复合体和安保公司,暗杀,腐败,战争也是家常便饭。区别于中共的保利公司对老百姓讳莫如深一样,公民调查团,事后追责,以及反抗的精神。全世界精英为何在明知华尔街贪婪和战争机器的情况下仍源源不绝移民美国?唯制度论是无知的,美国是个众说纷纭的美国,美国可以衰落,这不代表人们就要容忍专制与独裁。所以的问题都是透过现象解读,并不是本质研究。反共与舔美没有绝对关系,最舔美的恰恰是中国共产党,我们没有美金,也没有家属在美国。事实上左翼美国和右翼美国就是两个美国。美国人之所以是美国人,是他们对于“自由”的理解和实践。美国民族看似最不团结,实际上是最团结的力量。正因为释放出各个团体的力量,所以民主,自由是绝对优势的基础。大家都知道斯诺登,有意思的是,斯诺登自己在推特上揭露了中国政府的审核和全球监控,以及删减他的图书内容之后,中国政府再也不宣传他这号人物了。知道民主会付出什么代价,你就更能明白民主的价值。

以前有个公知叫北大飞,本来也是反党人士,但是川普上台以后彻底疯逼了,在推特上到处宣扬共和党还不如共产党,后来甚至开始给观察者网撰稿抹黑美国,基本上可以认定是个五毛了。从公知到五毛,就是这么简单。我听说很多中国来的博士,在美国找不到高薪工作,只能端盘子;有的人在美国被抢劫之后,从此转变为美黑分子。这样的人,我劝你别来美国,美国不是天堂,我们来到美国只是为了逃离地狱。

费拉右派和费拉左派仍旧是费拉

白人就是靠着不断的自我反思,才成为地表最强种族。万事万物都不可能没有缺点,政客自然有能力从每个人的所有欲望当中找到可以为己所用的缺陷,仅此而已。人人对外人都是残暴的,对自己人都是友好的。没有弄懂共同体的边界,小三投怀,冒充正妻,当然要挨打。所以我们要搞清楚,民主是对谁的民主。谁支撑起来的民主。也要弄明白,对谁普世,谁值得我们普世。我们如果能看到墙国左派的做法,和墙国右派的做法,就知道为什么追求民主就是自救。

如果你自己相信民众群体中有一半都是人渣,你还要把政治权力交托给这个一半人渣的群体,这是什么行为?明知中共什么德行,还要选择同流合污,是把自己奉献给魔鬼。多拜中共的操弄,以至于海外华人自我审查,不断向非华裔宣传,搞到最后排华,一个都跑不了。为什么中国人形象就是不如其他亚洲国家的人,甚至是台湾人?

阿富汗人在微博反对塔利班,被中国网民教育,称其为阿富汗“公知”,五毛属于比阿富汗人还了解阿富汗了。

当初岳昕被抓的时候居然有一群反贼替她打抱不平,我就奇了怪了:就其立场而言岳昕迟早有一天要公开武斗资本家,那些赞同她的人莫非是做好了一起下水的准备不成?而且在费拉们不停放低底线统战岳昕的时候,岳昕对他们的仇恨倒是溢于言表。他们也从不琢磨一下岳昕作为毛主席的好学生为什么不学习毛主席去统战他们——我就直说了吧,毛腊肉统战的向来都是有统战价值的人。自甘费拉还想着统战,连岳昕都看不上你们,不屑于统战你们。也就法轮功和姨粉在意识形态上接近你们,而你们最仇恨的就是姨粉和法轮功。

岳昕都惨成那样了都不屑于统战你们,你们还指望美国人会高看你们一眼?你还别跟我谈道义,论道义的话我不知道有哪个红脖子会把半个美国的民众视作寇仇,可费拉右派做到了。最有可能同情中国人的恰恰是费拉们口中的那群圣母婊,可费拉最恨他们。是,我也看白左搞的很多事情很不爽,可是有话你去骂政客啊?白左民众那种同情眼前的苦难而忽视自己看不到的苦难的做法是有问题,可他们毕竟活在你们心心念念的民主世界,迟早会纠正自己犯下的错误,用得着你们说三道四?你骂白左之前有没有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你们能不能做到?白左民众那种同情眼前的苦难而忽视自己看不到的苦难的做法并不对,但它确实是人所俱来的本性,就算是真右派也不敢说自己能摆脱这种本性,可是费拉敢。但要我说,这根本就是无知者无畏,你自己就没有人性,当然觉得摆脱白左民众的那种错误再容易不过了。<网络言论,非本人言论>

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储安平《中国的政局》

可以说,你愿意相信什么,愿意为什么背书,肯定有你的动机。这不一定给你带来增益和正面的反馈。民主解决不解决问题,显然不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政府有了权力和武力之后,是必然要做恶的,喊不喊民主这样的词,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决策和行为意志。

所谓的国家利益,就是各个政治团体所拥有的共同利益。美国的安保公司不是民团,却受制于民团。人的权利不受公权力的侵犯,保守主义者仍没法忘却自由。财富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这个制度就是民主制度。民主搞不好,自由也保不住。正因为美国的民主是独特的,所以全球精英,不管是爱是恨,还是选择用脚投票。在美国大学做研究骂政府,是他们的自由,也是他们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可以在美国骂“民主”,不能在中国求“自由”的原因。

白左为什么要给自己栓根绳?你愿意跟小粉红一起生活,还是跟白左一起生活?这就是储安平说的,自由度多和少是量的问题,有和无是质的问题。

很多陆生在台湾很横,在学校里经常给同学洗脑,经常举报同学台独,校方也很头疼。不是没人治的了这些陆生。权利与义务对等。陆生有自然权利(财产权等),所没有的是政治权利,社会福利。陆生从来不是台湾人的共同体,包括我也一样。反对政治权利的普适性,当然是大错特错。不是台湾公民,没有投票权。(第五纵队也有投票权)外国人来中国,共产党就不尊重人家财产权吗?花出的义务是什么,尊从公正秩序。要想自己的权利不受侵犯,就要不去侵犯其他人权利。美国两党是柔性政党,他们不像列宁党那样组织严密,所以很容易被渗透到千疮百孔。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我不相信元朗白衣人出来砍杀是“爱国者”,黑社会是哪里来的呢?众所周知在独裁政府,枪口抬高一寸都是奢望,香港人对新界北警区警司韋華高(Vasco Gareth Llewellyn Williams)看到有員警在踢一件「黃色的物體(yellow object)」记忆尚未遗忘。独裁政府可以让你不得不合群。关你禁闭,停发工资,思想调查,强迫参与镇压,有的是各种办法。反而听说光头警长儿子申请国外学校?怎么回事呢?不相信深圳教育质量?在这种意识下,香港人追求民主就是原罪,大陆陈秋实至今失踪。五毛是没有逻辑的,什么理中客,你让他骂共产党一句话试试,他保证吓的半死。因为他知道哪个政权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陈平:我在美国不怕暗杀。越是反对美国越要去美国。

博弈过程中,处于不平等状态。一方有绝对的支配地位,即使是和平示威,也会被无情镇压。实际上我们看得很清楚。如何区分五毛和中共同路人,看他对香港的态度即可。当枪使的付国豪离职了,原因是工作不足以负担家庭开销和医疗。越中战争后,徐良上访,据说其反应的问题是第一个被解决的,理由是影响太大。而他的战友们,不要说拿不到任何补贴,反而被强力弹压。

安全的中国,你看治安多好啊。
拿枪的告诉手无寸铁的市民,你们涉嫌颠覆国家。


不言而喻,郑州水灾后地铁站被围也是如此。

回形针出过一期节目。为什么中国足球不好看。结论是钱都没用在正路上。至于为什么用不在正路上,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一个举国体制的政府,区区足球算什么。全红婵的例子告诉我们,韭菜选择是无关紧要的,在中国,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你就能知道,你只有被动的自由,没有主动的自由。国足成立了党支部,恒大又爆雷了,who care?

中国的政客们可以不谈经济、不谈竞选承诺(选不选韭菜管的着吗)随便连几条横幅都不拉就能内定选票,为什么不干呢?反正解决不了就业(我们有六亿人月收入一千元),甩锅给台湾和美国,共产党可以把矛头转移到意识形态上,乐得清闲,为何不干呢?反正圈地抬高房价,甩锅给台湾,我在中国经商和生活,一次大选也没经历过,倒上有天乡里说三个代表,三个代表,结果就来了一个领导代表,害我们准备一桌子菜都浪费了,反正是民脂民膏可以报销,关我什么事。平时同龄人所抱怨的无非就是月收入3k,就业难,没钱找不到女朋友,工具人好惨blabla;一到了美国,台湾大选忽然摇身一变,谈的都是根据约翰什么大学,美国疫情死完了、留岛不留人、2k人民币大于3k美元、贏麻了,阿迪辱华啦,谁穿阿迪谁汉奸、今夜我们都是孟晚舟之类的。让我不禁怀疑,我在看Truman Show吗?哪个才是真正的人格?“爱国”表演性人格最终会下沉到战狼五毛身上。

台湾年轻人跟大陆年轻人,哪个更“精神分裂”?呵呵

(以上全部真实,众所周知中国的房价有多高,不用我解释;众所周知中国三千万光棍多么饥渴,也不用我解释;众所周知中国每年几百万应届生,如何“灵活就业”,如何为了毕业证书而跑去工厂实习,每月一千元,甚至是无偿。)

平时应该多看操菊华。
你明天饭钱有着落了吗?台湾还没解放,自己的事是小事。我哭了,你们呢。

我希望“取消”意识形态式的、大而无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原其政治体制的本来内涵。其政治体制号称共和,共和就是民主,民主就是共和!

我一直觉得习近平能当选,说明中国不愧老牌独裁国家,不愧是三千年独裁帝制的国家,轻易就做到了民主国家做不到的事,早在胡锦涛时期就有人预言习会当选了,你看社会主义真伟大!百姓民主素养确实低。这和习近平的政见无关,请问你相信中国梦吗?请问你熟读《习近平治国理政》吗?请问你对雄安新区怎么看。一个政客顶着全球主流媒体的炮轰能够当选本身(这点台湾绝对做不到),就说明中国新闻审核的排他性。你或许要觉得我又支持习近平的扰民政策啦、加速政策啦,我没有。我只是说这体现了一定的独裁素养,独裁归根结底只是个流于纸面的词,只是我们伟大的习总书记给我们诠释了这个概念。违背了政治协商制度还算独裁吗?还是说中国的政治协商制度就是骗人的把戏,社会主义铁拳砸到你你疼不疼?不如想想是谁在中国制造这个概念逐渐日常化,谁是中国真正的受益者。

月经警察跟你闹着玩?计划生育杀婴的,有几个有心理阴影的。哪国在管子宫,这他妈还用说?

孔子曰:“夫《礼》言其极不是过也。男子二十而冠,有为人父之端。女子十五而嫁,有适人之道,于此而往,则自婚矣。群生闭藏乎阴,而化为膏之始,故圣人因时以偶合男女,穷天数之极。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冰泮而农桑起,婚礼杀于此。”(《孔子家语·本命解》)

没有一个人房事不调能怪到“民主”身上,风马牛不相及。下半身革命是我党的传统,生殖器治国,红色江山传红色血脉,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娶妻不仅是政治任务,更是革命传统。

《新婚夫妻手册》第一页上半部分是红彤彤的嵌框大号字--“毛主席语录--要斗私批修!”再往后翻,记不住是第几页,只见上面写着:“革命夫妻在新婚之夜,要先团结,后紧张,本着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原则。尤其是男同志在一开始时,要特别注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关心和爱护革命女同志。”再下一页接着写到:“革命夫妻每一次不宜将运动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以免影响休息。要保持充分的睡眠,以便第二天能以饱满的激情投入到火热的革命工作中去。”

孔子敢跟共产党比?孔子哪有共产党缺德啊。共产党的抗日=炕日。孔子老人家凡事讲“礼”,哪敢随心所欲。

明代笑话跟现实历史比,脑子抽抽了才会以古笑话辱“民主”,令人费解。
这不南街村吗,怎么破产了。好家伙。
  • 子路问于孔子曰:「由闻丈夫居世,富贵不能有益于物,处贫贱之地,而不能屈节以求伸,则不足以论乎人之域矣。」
  • 孔子曰:「君子之行己,期于必达于己。可以屈则屈,可以伸则伸。故屈节者,所以有待,求伸者,所以及时。是以虽受屈而不毁其节,志达而不犯于义。」

政治平衡的作用

每个政府都收取收入……费用、税收、关税等等。这笔钱怎么花?谁拿钱?他们得到多少?他们什么时候收到?这是由管理政府的人决定的。
政治决定了这些人是谁。
民主决定了你能选择这些人是谁。

自己选择独裁无可厚非,毕竟较真儿看,中国人压根没任何政治选择权利。但跑到墙外到处拉别人下水,这是否有点……

神情庄重的说,那是我们的祖国啊!


我们中国站起来了,我们中国就是独裁怎么了,你们美国拿什么实力跟我对话?

美国,弱暴了。

众所周知,朝鲜也有几个附属党派,党领导党是我国一大发明。

轮流发生性行为也跟轮奸不是一回事,什么李天一。
弹幕全清空

我不知道民主有什么好处,但我知道独裁有什么坏处。

和谐的中国防疫
1984?2021!

(以上所有梗,不懂的请自行查阅资料)

五毛的话,一个字也不要听,记住,民主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猪是不可能拥有民主的。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世界上逻辑有很多,核心逻辑只有一个——武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为什么反对民主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