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氏

沉舟侧畔千帆过……

短评说说一国社会主义问题等

發布於

斯大林搜罗了列宁对建立社会主义的观点集结成以下的文字:

 “在一个国家内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还不等于保证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社会主义的主要任务即组织社会主义生产的任务尚待解决。没有几个先进国家中无产者的共同努力,能不能在一个国家内获得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呢?不,不能。为了推翻资产阶级,一个国家的努力就够了,这是我国革命的历史给我们说明了的。为了获得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为了组织社会主义生产,单靠一个国家的努力,特别是像俄国这样一个农民国家的努力就不够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有几个先进国家中无产者的共同努力。1924年二月,《论列宁主义的基础》

托洛茨基在1906年的《总结与前瞻》第八章(俄国的工人政府和社会主义)中,写道:“没有欧洲无产阶级直接的国家援助,俄国工人阶级就不能保持政权,这是一分钟也不能怀疑的……俄国工人阶级如果孤立无援的话,就必然会在农民背弃它的时候被反革命所击溃。列宁的立场怎么说都不是“源自于不断革命论”已经很清楚了。

“只有在一种情形下,就是说,只有在革命蔓延到实现社会主义的条件已经相当<?>成熟的西欧先进国家去的时候,社会民主党才应当主动地努力夺取政权,并且尽可能长久地把政权保持在自己手里。在这种情形下,俄国革命有限的历史范围就能大大扩大,那时就有可能走上社会主义改革的道路。”列宁,中文版全集,第11卷,第65页,《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PDF)(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PDF/Lenin-collected-works/11.pdf)
托洛斯基《一国社会主义?》

Октябрьский переворот мы свели в последнем счете не к факту отсталости России, а к закону комбинированного развития. Историческая диалектика не знает голой отсталости, как и химически чистой прогрессивности. Все дело в конкретных соотношениях. Нынешняя история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 полна "парадоксов", не столь грандиозных, как возникновение пролетарской диктатуры в отсталой стране, но подобного же исторического типа. Тот факт, что студенты и рабочие отсталого Китая жадно усваивают доктрину марксизма, тогда как рабочие вожди цивилизованной Англии верят магической силе церковных заклинаний, свидетельствует с несомненностью, что в известных областях Китай обогнал Англию. Но презрение китайских рабочих к средневековому тупоумию Макдональда не дает оснований для вывода, что по общему развитию Китай выше Великобритании. Наоборот,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и культурный перевес последней может быть выражен точными цифрами. Их внушительность не помешает, однако, тому, что рабочие Китая могут оказаться у власти раньше, чем рабочие Великобритании. В свою очередь, диктатура китайского пролетариата вовсе еще не будет означать построение социализма в границах Великой китайской стены. Школьные, прямолинейно-педантские или слишком короткие национальные критерии не годятся для нашей эпохи. Россию из ее отсталости и азиатчины выбило мировое развитие. Вне переплета его путей не может быть понята и ее дальнейшая судьба.(托洛斯基拿中国举例)

马克思的一个著名的论点,即“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2卷第33页。

中国主流对于斯大林的批判和对托派的同情。使得这个问题被一再放大失实。一个几乎被论证百年的问题,一个压根就痴人说梦的问题。我问马教徒,斯大林在当时的算盘是什么,共产党人以何种方式在国内宣传?空想的马克思究竟为什么一定要打着他的旗号?

彭述之

   共产党的民族主义堕落倾向。(托洛斯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侵占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攻打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越南-红色高棉;中国-越南战争;中-苏联战争……)

第三国际各国支部在「第三时期」内所起的作用,除了替斯大林在苏联所干的经济冒险从事虚伪的宣传外,就是在它们本国内进行政治的军事的冒险来补充。按照「第三时期」的哲学,世界资本主义已到了最后时期,无论何时何地,共产党都可以举行暴动,夺取政权,实际上,这是前一时期的机会主义的惨败之一种极端的反动,也就是完全脱离群众监督的官僚之肆无忌惮的冒险和盲动。这种盲动和冒险,首先被光顾的是中国。斯大林不管资产阶级如何压平了城市无产阶级,反动势力如何取得了全般的胜利,还是命令中国共产党继续武装暴动,在穷乡僻壤组织「苏维埃」,建立「红军」,成立「苏维埃政府」。实际上,这正是以冒险主义来补充过去的机会主义,并替同一机会主义掩盖其破产的罪行。(彭述之)

苏联以一个工人国家的资格从十月革命中出现,生产手段国有这一社会主义发展的必须前提条件,开展了主产力迅速生长的可能性,但同时这个工人国家的机关,却已经历了彻头彻尾的堕落;它已由一种工人阶级的武器,变成一种反对工人阶级的官僚暴力的武器。而且越来越成为对国家经济怠工的武器了。一个落后和孤立的工人国家的官僚化。以及官僚之转变成为全能的特权等级——这不仅在理论上,此刻就是在实际上,也是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这个理论之最有力的反驳了。(托洛茨基一九三八年为第四国际写的「过渡纲领」)

厦门大学研究院
毛左网站乌有之乡
其他研究

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中苏争议是一场奇怪的事变,在两个正统健康的工人国家之间是绝不会发生的。这不只是对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造成数不清的伤害,而且是站在对中苏两国工农利益的对立面。不论何处,取得政权与否,那些所谓的“共产党”都显露出所有民族主义取向退步的丑恶性质。

蒙中交恶

以上是托派对此问题的回应。或者说是原教旨主义者。但实际上,在不信马克思的我眼里,共产党都是一丘之貉。忽略了现实世界,尤其是曲解了事实现象。

共产党的组织逻辑
毛泽东的逻辑
斯大林的逻辑
陈独秀的逻辑
陈独秀的理解

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那么怎样才能确保目的的正当性?托洛斯基在作为反对派时,是高呼党内民主和苏维埃民主制度的。布尔什维克的中央集权恰恰是他和斯大林都在做的。这种道德说教,给老百姓带来的伤害,与“一国建成社会主义”有什么关系?托洛斯基鼓励肃清反革命分子,毫不仁慈,内战屠杀俄罗斯同胞。托洛斯基的正当是什么?是征服自然的能力和终结人压迫人的社会。这个理由正当吗?为了使工人阶级得到“解放”,任何破坏性行为都可以被允许。这也是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调查报告》中写的,就可以到地主小姐牙床上滚一滚。

彻头彻尾的流氓。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马克思。什么原教旨,这就是原教旨。马克思提出这个暴力论,如《共产党宣言》,号称要以暴力手段进行革命。这是什么混账话。也正因为流氓无产者一无所有,也无所失去。激进成为了他们捞取利益的不二法门。试问鼓吹马克思的,你能保证每一个共产党都是纯洁的,都是和平的,都是理性的?而你们定义的纯洁和高尚,又是什么标准呢?资本主义也在进步,各种政治理念层出不穷。政治实践的复杂性马克思并不能解释。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共产党在我们眼里毫无区别的原因。斯大林和托洛斯基,陈独秀和毛泽东,邓小平和毛泽东,习近平和邓小平,压根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狂热的马教徒,崇拜马列,走火入魔。但凡有一丝丝人性,都应该唾弃马列主义。像毛泽东号称工农领袖,自己天天山珍海味,吃的似猪一样。饿死的工农,他关心了吗?你生下来就得对他顶礼膜拜,这他妈还不是邪教?他年轻不拜光绪吗,他有这个胆子吗。他爹腿不给他打断。他要真硬气,也不会给他爹种地多少年了。斯诺为他写的《西行漫记》,你信吗?今天还有吹毛吹马克思的。俩人一个躲英国靠朋友救济,一个跟皇帝一样无恶不作。俩人都拿稿费,你敢信?

4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